落荒鹅逃

=江无名,你想叫江无鹅也行x

大概是曲线产粮

甜饼流瑞金,激情流雷安,干敲碗流雷卡(——。

双贱合璧式修伞。

目前修伞《人间居正》大纲已搞定,不坑不坑,由于学业而且篇幅有点长决定于寒假施工

找我玩找我玩←话废的挣扎

热爱评论和被评论

rio,请评论吧——!
想要听到你们的声音呀

[叶苏]书香年景

*才子游侠

*苏沐秋1021生贺



——「想得家中夜深坐,还应说着远行人。」


1

江山浮雪,鹅盐飘飘然积落在灰青瓦楞上,衬着鸳瓦下衔雪的白梅越发素淡,暗香浮动,梅枝横生,雪霁天晴,一方说大不小石头宅院清明闲静。


时辰正好。


苏沐秋小心翼翼地揭开瓦盖,乳白的气雾扑了个迎面,裹挟着茶雪相融的清冽涩香,他捏着圆嘴壶想提起来,却错估了余下的火温,一刹被烫得往后一跳,腰侧系的剑鞘连着磕在木几上,叶修淡笑一声拉开他,把怀里的暖汤婆子推了过去。


我来。叶修上前用褂布包了柄端起来,跟着苏沐秋一起回了后院的书室。


为什么不让我喝你的桃花春啊,我伤早好了。苏沐秋盘腿坐在书室案前的蒲团上,双手捧着搪瓷盏去接倒出的茶,茶是好茶,山栀茶,馥香清涩,只是总比不得酒酿痛怀。


别想糊弄我,我那酒性烈,你这半伤病的肺腑要一浸,今年都别想再出长安城。叶修在案左的蒲团上入座,自顾自拾起案上半摊的书卷,端着茶,颇闲适地边抿边读。


苏沐秋盯了一会儿山栀叶上浮起的小细沫,半响叹口气,叠指敲敲书案,叶修抬眼看向他。


也给我一本,杂谈游记都行。苏沐秋按着杯沿说。


诗集看不看?叶修在桌案上翻出一卷书册。


别,你讲我才看的进去,苏沐秋打了个哈欠又想起来问,上次那本南疆游记放哪儿了,我没看完呢。


我这就是,过来坐。叶修不在意地抖了抖手上书册,露出一侧的提名。


好啊,你把大氅解开,我也要进去。苏沐秋说着喝干净茶盏起身。


书室里没有点熏香,只因搁架是沉香木头的,清净冷淡的室间不由得融了些安神的川木香,他们同披一件白毛大氅,雪白狐裘系领,施施然拥着矜贵,一册游记平摊在书案上,窗外空色微明,偶有嘤鸟细鸣,木格凝霜,天地无声。


2

三吴会,盛夏当啷莲花落。


端一白瓷碗的莲子羹,小匙叮叮当当地碰着瓷壁,香入肺腑,只是藕粉清糯黏丝,叶修爱惜书怕纸张不意间沾上,只好轻轻置于一侧桌案,一拂袖回去捋书卷。


只是读着读着,书页下忽探出个脑袋,自下而上地望着他。


干什么?叶修笑用书敲他。


出去玩啊。苏沐秋浑然被敲了也不在意。


去哪儿?叶修奇问。


我知道个好去处。苏沐秋眨眨眼。


荷色元佳,荷景堪夸,荷外云霞,荷下人家。


船行莲坞间,堆着满舟的荷花绿蓬,折下来的碧盖大荷倒扣在木板上,抬眼便是满目绿边天幕。


多亏了是清平世,翰林院缺了你叶大才子这得多吃味啊。苏沐秋点评着把自己埋进荷叶里,只露出一双灵动的乌眸。


那不成,在朝永不如在野,我要没递了辞呈告病回来,现在还没日没夜地忙着编书纂册呢,哪落到这般轻缓日子。叶修靠在船舷边,闲闲地支着下巴看莲房下几只细尾红鲤四下打转。


说的也是,苏沐秋打了个哈欠,不过要说荷花,还得数瘦西湖的最是好看,就是远了点,赶明儿带你同去。


你倒还真是个云游四方的江湖人。叶修笑看小鱼儿凑到木舟边,轻轻吞水,咬食木板侧的青苔。


小舟儿无风自停,接天叶子下暑气荡清,盛夏暖人,叶修惬意的眯了眯双目,随手拈了一顶荷叶盖脸上。


如亭如盖,绿意广植。


你要不睡会儿?叶修又把荷边掀开一条缝问。


苏沐秋未答话,时日悠然,塘风恍尔,船顶的一泼荷叶忽得一翻倾倒,一只蛙落到船头,呱。


苏沐秋?


仍无应答。


叶修探身一看,原来这位江湖人早在不知不觉间睡着了。


3


三秋桂,黄梅子入泥听雨眠。


我去趟江南。苏沐秋抱剑靠在门扉上。


住官驿吗?叶修一颔首研开徽墨,提羊毫笔点了点,书案上铺着一张苏白宣。


住吧。苏沐秋想了想。


二水白鹭洲,三山青天外,一身侠骨总当仗义入世,正邪分明,爱憎分明。


离开长安三天,苏沐秋大步踏进驿站,觅着木梯向楼上走去。


师门凋敝啊,这小师妹也忒能闯祸,千里奔袭一场,谁叫是亲妹子呢!苏沐秋想着想着,又转念落到长安城里的叶修身上。


在看书,这个时辰。苏沐秋估摸一下,推门进屋,将佩剑轻轻搁在木桌上,余光一瞥,忽发觉桌正中有份驿站送上来的包裹,心念一动折了来,一展,是一卷宣画。


眉容英气的侠客踏波而行,并刀如水,雅韵风清,背负满月雕弓,人生天地间,飞盖入云庭。


苏沐秋笑将画轴一展,见侧书一行小篆:


「抖落满身星斗,苏苏然降于世。」


真是有闲情。苏沐秋一摇头,收了画卷置于床幔边。


正待一人一马从江南星夜兼程至北上,叶修拉开窗门,挽袖接过丫鬟呈来的素布包,心中一笑,回身掩了门去案上拆,捧出一盒草纸包的桂花沫子,细香郁郁,半张字条飘下,拾起一看,字迹清峻姿扬,再熟悉不了了——


「专程找的秋桂花,寄的时候正好三天,不日回长安,且让我来赶它。」


叶修含笑一算,吩咐了管家开府门,转而去找屋后埋着的桃花春。


一日不见,三秋兮,三十日不见,可叫我好等啊。叶修摇摇头,拢了拢袖子立于阶上。


府前枣红马长嘶,蹄子磨蹭,被苏沐秋拽着原地乱转。


不算太迟吧,我的桃花春可替我暖好了吗?苏沐秋牵马一跳,衣衫胜雪,带笑前问。


4

堂前燕子过,花坞春晓时。


叶修拈着一枚白子思索,身前棋盘已是疏密同分,没下多久,却也有了些时候,对坐无人,乍一看倒像是自博自弈。院落内吹落桃花纷纷扬,缀在棋盘上,石板上,发丝上,更多是素色衣襟上,仅供那簌簌的桃花绘扇作。


别摇了,再摇它可就秃了。叶修头也不抬地敲了敲石桌边的一只空坛子,意思是这桃花树秃了,酒可就没份儿了。


不早说!你用的这株吗?树上一个清朗声音立即道,语气有些懊恼。


棋该你啦。叶修只是笑。


好吧好吧,那我走南十六。树上声音想了想。


叶修应言取了对盘的黑子,下在它该落的位置,正是两沟方正之交。


你输了。叶修略一思索接着说。


你少唬我。树上不信。


叶修把自己的子一落,摊了棋盘指给他看,果真胜负已分。


旗鼓相当的黑白间,纵横错错难舍难分,唯有偏偏西南角,黑子缠缠作网,白子一步皆失,只得入缚。


好在世间无网,只得清平。


下来吧你,我看你练剑。叶修笑着抬起头。


只见桃花树上,十分红处里,正是锦衣灵秀客。


冬夏秋春年年赴,四时半生人间来。




——————

陪你千秋万代的四季,大概就是这样清朗馥香的感情吧

秋宝生日快乐!!w第一次为你庆祝生日!!

虫爹说下册实体书37连胜那里沐秋上封,真是官方糖啊呜呜呜呜呜

之前怕来不及还码了一篇HPparo的生贺提前发,看来这次我是赶上了(巨熊狂笑

挑了末班车,晚安!


评论(12)
热度(118)

© 落荒鹅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