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荒鹅逃

=江无名,你想叫江无鹅也行x

大概是曲线产粮

甜饼流瑞金,激情流雷安,干敲碗流雷卡(——。

双贱合璧式修伞。

目前修伞《人间居正》大纲已搞定,不坑不坑,由于学业而且篇幅有点长决定于寒假施工

找我玩找我玩←话废的挣扎

热爱评论和被评论

rio,请评论吧——!
想要听到你们的声音呀

[雷安]安迷修选择接受治疗后

*安哥脸盲症设定

迷之发明家金设定

*又名当全世界都是雷狮脸

*以防被打准备溜了


#################


安迷修的脸盲症越来越严重了,几乎到了见面扭头就忘的程度,对此金决定帮他进行治疗。


“我认为脸盲症可以靠加深性格理解来治疗,你的大脑记住了一个人的性格,然后就能渐渐认出他的脸。”


金一边说着一边帮坐在金属球座椅上的安迷修系上安全带,他骄傲地宣布自己的发明:“所以当治疗仪开启模拟程序的时候,为了排除干扰,你会进入一个同脸世界!”


“同脸世界?”安迷修愣了一下。


“治疗舱会把你传送到附近的街区,只是你见到的每个人都是同一张脸!”金解释着低头调试基础设置,想了想又说,“这张脸最好是印象深刻的人比较好,我记得你说过你讨厌雷狮是吧!那我就帮你设置他了哦!”


“等……”安迷修心里咯噔一下。


“来试试吧!”金兴奋的按下了红色启动按钮。


于是安迷修还没来得及说完他的话,金属球就强制合上了,“好好想想雷狮的性格,然后找到真正的他吧!”——这是安迷修所听到的金冲他喊的最后一句话。


眼前白光一闪,光影呈螺旋状后退,他出现在了一条街道上,似乎的确是在实验室附近。


太阳很大,安迷修仰头看看天,刺得眼睛疼,然后低头,他吃惊地退了一步,忍不住揉了揉眼睛。


好多雷狮!到处都是雷狮!街道上走来走去的全是雷狮!


“我要它!呜呜呜我就是要这个!!”


安迷修一回头,看到一个扎羊角辫的小萝莉雷狮指玻璃橱窗里的洋娃娃哭闹。


再远处的斑马线上,一个老大爷雷狮正挥舞着拐杖要人扶他过马路。


“你好,要来试试我们的新产品吗?”有人端着一个托盘拍拍他的肩膀。


安迷修再次回头,迎上了推销员雷狮灿烂的笑脸,像……向日葵一样的发光。


“不不不不,谢谢谢谢!”安迷修惊恐的摆摆手扭头就跑。


他飞一般地冲过广场,然后在一座喷泉池旁停下了脚步,安迷修喘着气坐在喷泉池边石沿上,心情迷茫又复杂,这么多人,怎么可能准确的找到那家伙。


“哟。”


安迷修诧异地转过去,喷泉池另一边的雷狮叼着冰棒冲他挑了挑眉。


“这个样子的你看起来终于正常多了。”安迷修似乎松了一口气。


“什么?”叼冰棒的雷狮很疑惑。


“没什么,”安迷修捧起喷泉水扑了扑脸,忽然燃起希望地又转头问他:“请问你知道科学实验室往哪儿走吗?”


“喏。”叼冰棒的雷狮懒洋洋的用冰棒尾的小木条指了个方向。


“谢谢。”安迷修低声冲他道谢,然后跑向了那个方向,说实话向和恶党同一张脸的人道谢让他很不习惯。


在经过河边垂钓的老大爷雷狮和小公园里打太极拳的老大爷雷狮后,安迷修终于找到了科学实验室的大门,离喷泉并不远,然而他失望的发现门是紧锁的,这意味着他得继续寻找真正的雷狮。


想想性格想想性格!


雷狮的性格……随心所欲不就是那家伙最乐意干的事么。


安迷修苦恼的走来走去的思索着,这时头顶忽然传来了金歉意的声音:


“哎呀!安迷修我搞错设定了太对不起!”


安迷修仰头看天:“金?!!你说什么?”


“我调错模式了!本来我是要选择【找寻印象深刻的那个人】,这个模式下只要找到他你就能出来,但是我好像手滑选择的是……”


安迷修有不好的预感:“你选的什么……?”


“【找寻深爱的恋人】。”


安迷修:“……”


安迷修沉默了一会儿:“所以我要怎么做?”


“这个嘛,”金咳了一声,“找到他,然后热情地亲吻他。”


“……部位有强制吗?”


“好消息!没有的!”


“……需要征得他的同意吗?”


“你可以强吻哦!”


安迷修在金的声音消失后无力地在金属大门上靠了好一会儿,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命运要这么不公的惩罚他,最终不屈的精神支撑安迷修重新站起来返回了广场。


看到那个叼冰棒的雷狮还在喷泉池边,安迷修又松了一口气,他走上前,发现对方正在玩psp,好像是一款动感赛车竞速游戏。


“打扰一下,”安迷修小声问着在他眼前挥了挥,“你知道雷狮家在哪儿吗?”


被挡住psp屏幕的雷狮看起来很不爽,然而他听到安迷修的后半句话后似乎愣了愣,雷狮抬起头眯眼看向他。


“你知道他在哪儿吗?”


安迷修:“我觉得他应该会在他家……吧。”


雷狮继续玩他的psp,冷漠回答:“不知道。”


他的手指在屏幕上滑动着,似乎并没有认真操控他的赛车,但如果安迷修低头就会发现,他的唇角是勾着的。


然而安迷修并没有这么做,他挠了挠头,转身走开了,他站在红绿灯下东张西望,苦恼于正确的方向。


这里每个人似乎都很忙碌,推销员忙着向走过的人介绍店里的新产品,制作糖醋鱼的大厨眉头紧皱着,生怕做出来的鱼卖相不好,学生背着书包步伐匆匆地去上课,穿着西装的男人接着电话飞奔着拦下一辆计程车,安迷修不知道该找谁去问路,似乎只要他问,就会打扰到别人正在做的事情,而且他也并不知道雷狮家在哪里。


随心所欲……随心所欲……安迷修皱着眉反复咀嚼这两个他按印象归纳出的雷狮的个性。


如果是他,应该不会把自己弄的这么忙碌。


安迷修冒出了一个或许可行的念头,于是他抱着试试看的想法快步走了回去,然后抱着双臂站在那个仍在玩psp的雷狮面前。


“在其他人都很忙碌的时候,”他看着电子屏幕上炫酷的的蓝橘色赛车,低声说,“坐在喷泉池旁边边吃冰棒边玩psp,是不是有些太过于悠闲了?”


“是吗?”雷狮操作着赛车第一个冲过了终点线,并没有抬头看安迷修。


“你就是我要找的恶党吧?”安迷修不确定的问,他看不见雷狮的表情,只好弯身和这家伙的视线齐平。


雷狮懒懒对上他的目光,大方承认:“是我,你找我有事?”


“……”安迷修想了半天问,“我能对你行骑士礼吗”


雷狮放下psp,审视地看着眼前的安迷修:“一开始我就很奇怪,你到处抓着别人问对方是不是我,然后又到这边来问我知不知道我家在哪儿,现在又问能不能对我行你宝贵得要死的骑士礼……”


雷狮的眼神带上了戏谑,“你想干什么,安迷修?”


说什么?我想治病?


不要,这么说会被恶党嘲笑到死吧!


“……”安迷修豁出去了的说,“我想对你行骑士礼。”


雷狮只是戏谑地看着他,一言不发。


“当你默许!”安迷修气恼的抓住了对方的手腕,低头开始念礼词。


“美丽的公zhu……呃…雷狮,见到你是我的荣幸……”


安迷修闭上眼睛磕磕巴巴念着,准备亲吻假象中美丽公主的手背。


他低着头,嘴唇小声的一张一合,睫毛因受到审视而紧张地颤动,这正是一个适合被强吻的姿势,雷狮玩味的看着他,然后毫无预兆地伸手拽住安迷修的领带,把他侧身拉进了喷泉池里。


水花扑进了衣领,安迷修吓了一跳,他满脸是水的挣开眼睛,嘴唇被堵住,这让他无法开口,只能瞪着同样满脸是水的雷狮。


他的嘴唇有点甜,很干净。安迷修忽然冒出了一个不合时宜的念头。


在眼前白光冒出前,安迷修看到雷狮调笑着做了个口型——“我早就想这么做了。”


安迷修惊魂未定地回到了球型治疗舱中,金属球门打开,有人从外边向他伸出了一只手要拉他出来,安迷修松了口气握住它,忍不住抱怨:“金你可害死我了……”


然而他话还没得及说完,就在光线明亮的治疗舱外见到了那只手的主人,安迷修就像被按了静音般一下沉默了。


坑了他一把的金从治疗仪后探出了一个脑袋辩解:“不是我叫他来的!他自己从实验室外最进来的!”


安迷修似乎并没有听到金的话,他不可置信看着牵着他的人。


“雷……雷狮??!!”


雷狮牵着他笑了一声:“我是谁你最好搞清楚,我可不喜欢被人搞混。”


安迷修发愣的张了张嘴,甚至没来得及高兴自己居然成功认出了一个人。


雷狮盯着他低下头:“你们骑士礼真含蓄,见过海盗礼吗?”


他笑了笑伸手一拽,把安迷修拉近然后一口咬住了他的下唇,含糊着开口:


“见到你,是我的荣幸。”



评论(3)
热度(80)

© 落荒鹅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