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荒鹅逃

=江无名,你想叫江无鹅也行x

大概是曲线产粮

甜饼流瑞金,激情流雷安,干敲碗流雷卡(——。

双贱合璧式修伞。

目前修伞《人间居正》大纲已搞定,不坑不坑,由于学业而且篇幅有点长决定于寒假施工

找我玩找我玩←话废的挣扎

热爱评论和被评论

rio,请评论吧——!
想要听到你们的声音呀

「修伞」一位旅客突然拥有了梦想 a

*苏沐秋视角

*环境地质学家的旅行日志

*他们在全世界

bgm推荐:你好我是这次被推荐的bgm

*感谢国家地理伪科学请不要较真but可以当科普看


下面请翻开这本日志吧!


******************************


扉页,


地质学说白了也就是研究有关地球的一切,实际上,我觉得有点像刺激的野外求生,像贝爷那样!两条腿徒步或者是开车自驾满大洲地到处跑,这是一项很棒的事业!跑野外回来做的事大概也就是做实验、处理数据、研究讨论结果和写报告之类的,虽然有点枯燥,但还是乐在其中,或许像叶修说的那样,我本来就挺崇尚冒险精神?呃……一不留神写了好多,我先得想想我应该在哪儿写名字,让我找找——


(纸张是干净的米白色,车线点点碎碎的,让人易于想起玩毛线团的猫咪,还有那个黑眼睛的年轻人咬着羽毛笔哼哧哼哧写写画画的样子。)


*******************************


a 戴恩雨林(澳洲)


管他几月几号呢,搞地质的偶尔失联几天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吗,泡在沼泽里的时候,机械手表有什么好指望的……


模模糊糊记一下,是今年。


我们从南纬16°的道格拉斯港出发,叶修掏钱租了皮划艇,我们像两个原始的土著人一样,在河道里一边划水一边向雨林前进,维基上说我们本来可以坐皮卡车,但是出于省经费的原因我严辞拒绝了叶修的提议,他居然还生我气!!他只是不想动手,叶修每天都在变得越来越懒!!


我趴在船舷上观察经过的鳄鱼,红树林下的戴恩树河把我的脸映得绿油油的,水面浮着很多藻类,就像爬满了薯片袋上的绿帽大苍蝇……


噫这个比喻真糟糕,叶修也很认可。


这里的土著是库库亚兰吉人,他们慷慨的借给我们了一栋树屋,木栅栏上有很多羊耳草,就像小山羊的耳朵一样,当然,摸起来更像。


然而很快我们就开始吃苦头了,我们到这里的时候正好是雨季,两只落汤鸡蹲在浓郁的树冠下找栖息在这里的蛙类,不过我们找到了据说胆子很小的食火鸡,衷心夸奖一下它这个响亮的名字,老师说它是濒危物种,但到底能不能吞火球我也不知道,叶修认为应该是不能的,所以说到底哪个家伙给它起的名字!!!不负责!


土著人说这里的瀑布具有治愈的力量,于是有所发现后,我立即冲进了那条“绿带”里,唔……满怀期待的,叶修紧随我后,我们在里边转了好一会儿之后才不得不承认,除了有点甜味之外好像并没有什么神奇的感受,当叶修从外边石头上把我拎出瀑布的时候,我的头发上还在滴绿河水……


真糟糕。


现在外边已经天黑了,他们在开篝火派对,还有点时间,所以随手记一下笔记好了……


戴恩雨林是这个世界上最古老的雨林,这片郁郁葱葱的雨林是近400多种鸟类的家园,拂晓时它们滑翔过河面,溪流清澈,就像某种神秘又叶修(写错了划掉)呃……野性的呼唤,嘿,叶修的缩写是野性,YX,这样!但我可不怎么认同,他明明是个懒骨头!


嗯……叶修在外边叫我的名字,我得出去了,好像有烤小羊排的香气。


就这样吧!我饿死了!


(他放下了笔)


 

##############

TBC-


刨新坑使我快乐!翻资料翻了挺久的,希望你喜欢qoqqq


评论(10)
热度(57)

© 落荒鹅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