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荒鹅逃

=江无名,你想叫江无鹅也行x

大概是曲线产粮

甜饼流瑞金,激情流雷安,干敲碗流雷卡(——。

双贱合璧式修伞。

目前修伞《人间居正》大纲已搞定,不坑不坑,由于学业而且篇幅有点长决定于寒假施工

找我玩找我玩←话废的挣扎

热爱评论和被评论

rio,请评论吧——!
想要听到你们的声音呀

【修伞】请让我原地毕业 2

#历史系研究生苏同学和他丧心病狂的叶导师

#他们在一个很大的学校

*本文已坑


2

“在这个地方,我们需要注意凯恩斯的观点……”


叶修滚动着ppt,抽空往教室后排看了一眼,不由得微笑了一下,前排的女生不经意间抬头看到了,立马捂住脸冒起粉红色的小心心,还有几个胆大的女生直接掏出了相机偷偷拍他。


“哎哎,上课呢上课呢。”叶修卷着书上下摇了摇,却并没有生气。


女生们嬉笑:“叶老师,我们拍板书做笔记呀!”


叶修敲敲讲桌说:“少来啊,我板书就一大字标题,上大半节课了还不知道学了什么骗谁呢你们?”


教室前方笑闹着,而后排的苏沐秋却毫不知情,他竖了一本书挡在脸前,半身伏在桌面上,呼吸和缓,看来是已经顺其自然的就寝了。


该睡睡,这家伙才不会轻易勉强自己。


叶修笑着收回目光,抬腕看了一眼表,金属时针慢悠悠地奔向“9”,然后终于抱住了它,于是叶修在铃声中啪得合上了电脑,头也不抬地对下边蠢蠢欲动的学生宣布:


“十秒钟内离开教室不准滞留,有问题私下问,顺便请后排的同学帮我把苏沐秋拍醒叫他下来帮我抱电脑。”


学生们欢呼一声呼啦啦涌出教室,顺路的便一个接一个的在仍陷于睡梦中的苏沐秋身上拍一下,把惊坐起的他拍的一愣一愣的,见是同学才勉强压制住了因肢体接触而引起的不快。


“叶老师叫你下去抱电脑呢!”同学告诉他。


“哦…”苏沐秋嘟囔着撑起来,不情不愿地起身走下阶梯,“就知道拿我当自由劳动力……”


街巷两侧载满了黄澄澄的银杏树,小扇子一样的杏叶扑了满路,像呼扇着双翅的金蝶,打着转飘下来,入秋后渐重的水汽把它们凝在路面上,偶尔飞驰而过的自行车碾过都悄无声息。


苏沐秋抱着笔记本走在西校区的林荫路上,忍不住仰天打了个哈欠,大步走在前面的叶修见了笑一声,退回来和他并列。


叶修拍拍他的脸:“醒醒,别走着走着睡着了啊!”


苏沐秋没什么反应的望着他,张了张嘴,“啊——我好困。”


叶修说:“困就回去睡,我开车送你。”


苏沐秋吐吐舌头:“睡不着了,你昨天为什么就不能把我搀回来或者背回来?”


“因为理论上来说,扛起来就跑比较快,”叶修边走边说,“而且你平时也不让我扛,就当让我过把瘾呗。”


苏沐秋沉默了一下,没头没脑地冒出来一句,“昨天男生公寓停水了。”


“我知道啊,”叶修奇怪的看了他一眼,“所以我昨天帮你把换下来的衣服带回去了,现在应该还在我公寓里。”


哦,饶了我吧……苏沐秋麻木地想。


叶修欣赏了一下苏沐秋僵住的表情,“睡衣是我帮你换的,身材不错。”


“……谢谢您我下午就去拿。”苏沐秋忍住了把他的头按进路旁喷水池的冲动。


“为什么不是现在?”叶修心情很好的转着手上的车钥匙,哼着歌走向他的车。


苏沐秋毫无表情地看着他:“我要先找个地方洗澡。”


“那不正好,”叶修拉开车门,先把苏沐秋推进去,然后快活的打了个响指,“我公寓就没停水!”


身不由己的苏沐秋把脸贴在车窗上,隔着玻璃冲他做了一个鬼脸,“略。”



方锐是被开门声吵醒的,他懒懒地掀起眼皮,只见刚下解剖课的林敬言不可置信地两步走到铁架床边,然后不可置信的再两步开始试图把他从被子里拖出来,而不甘就此赴死的革命斗士方锐选择了激烈的挣扎。


拖半米爬半米,拖半米爬半米,势均力敌的两人陷入了僵持。


“干什么干什么!”方锐扣住了床板打死不松手,他死死盯着浑身飘着福尔马林试剂气味的林敬言,表情惊恐万分,“你们医学系缺样本要抓我去解剖吗!”


“你知道现在几点了吗方锐?!”林敬言一边痛心疾首地拽他一边低头嗅了嗅自己的白大褂,好像味儿是挺大的,他皱了皱鼻子。


方锐仔细想了想说:“不是七点半吗,苏沐秋刚走呢!”


林敬言深深的凝视他:“二辩选手方锐,现在是北京时间上午十点半,马上就是该吃午饭的时间。”


方锐同样也参加了周六的跨系辩论赛,但他在周六晚上就已经先苏沐秋一步光荣阵亡,然而战损较轻的他却俨然把自己睡成了智力迟缓。


“哈?”方锐没什么感觉的望着他,直到气力不敌地被林敬言硬拖下床。


“残忍!无情!”方锐一边指责他一边从地上爬起来。


林敬言视而不见的跨过他,指着空掉的下铺问:“苏沐秋呢?他去哪儿了?”


“上课啊,”方锐说着又纳闷起来,“不过这个时间应该早下了,他怎么还没回来?”


“你打个电话问问。”林敬言卷着袖子走开说待会儿出去吃火锅,他先去换个衣服。


“哎哟,你请啊?”方锐溜达着走进洗手间。


林敬言笑骂他:“天天跟着我蹭吃蹭喝,你的远大理想被自己吃了吗?”


“那可不一样,”方锐从门边探出来,“你可已经开始实习了,作为劳动者,自然是要给广大人民群众剥削的!”


林敬言猛地转过身。


空袭!警告——空袭!——


方锐眼疾手快地躲开了他扔过来的一沓抽纸,又振振有词地补了一句:“而且我还能陪你一起吃喝玩!总好过让海底捞的工作人员带着可怜又同情的眼神往你对面位子上放个布偶熊吧!”


林敬言不想理他,摇摇头翻柜子去了,路上经过苏沐秋因走的匆忙而凌乱无比的床铺,不由得停了下来,转头问方锐:“我要不要帮他整理下床,太乱了我看得难受啊。”


“别,你可得忍着,”方锐忙说,提醒他关于苏沐秋的可怕洁癖,“那家伙要知道你碰了他的床说不准要跟你拼命呢!”



方锐颠儿颠儿地叼着牙刷拨出一串号码,数字键被他动次打次地以三拍子按下,他一边涂牙膏块一边开了免提等着,电话没响几声就接通了:


方锐咕噜咕噜地刷牙:“歪苏沐秋你在哪儿,中午老林请我们吃火锅你来吗!”


对面是一个随和的男声:“哎哟,小方锐啊!”


方锐听了这声音一惊:“叶……叶老师?”


叶修从扶手椅上伸个懒腰站起来,随口应道:“是我,找苏沐秋?他还在浴室里呢!”


“浴……浴室?!?”方锐一个手抖差点把手机摔进水池里。


“是啊,”叶修看着苏沐秋擦着湿漉漉的头发从浴室里出来,“他中午和我一起吃,好好享受你们的火锅吧,不说了,他出来了。”


方锐“哦哦”地挂了电话,盯着屏幕,忍不住挑挑眉毛。


“怎么说?”林敬言的声音从外边传来。


“和叶老师在一起呢,他们一起吃。”方锐回答。


林敬言说:“那我们俩先走吧!”


############

TBC-


评论(6)
热度(181)

© 落荒鹅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