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荒鹅逃

=江无名,你想叫江无鹅也行x

大概是曲线产粮

甜饼流瑞金,激情流雷安,干敲碗流雷卡(——。

双贱合璧式修伞。

目前修伞《人间居正》大纲已搞定,不坑不坑,由于学业而且篇幅有点长决定于寒假施工

找我玩找我玩←话废的挣扎

热爱评论和被评论

rio,请评论吧——!
想要听到你们的声音呀

【修伞/西幻】愿赌服输 18

#海盗苏沐秋和意外落网的情报贩子叶修的冒险故事

#他们在一块风起云涌的大陆上

#“我爱他,一生如此。”


留门:(1)


#################


18

 

叶修在摇摇晃晃中醒来,离开维尔图斯德后他就毫无预兆的倒在了苏沐秋身上,谁知道他为什么他会忽然站不住,叶修昏迷了一会儿,半睡半醒间只知道苏沐秋背着他在往谷外走。

 

树木擦过他的发顶,头发被蹭的乱糟糟的,阳光疏落,点染绿溪,叶修虚弱的睁开眼睛,心神恍惚。

 

伤口被简单地包扎了一下,叶修转头看见那些边缘粗暴的布条,再看一眼苏沐秋破烂的衬衣,不由得笑了一下——这没用。

 

这没用,他们都心知肚明。

 

没有可以被包扎治愈的毒素。

 

叶修轻轻呼出了一口气,知道自己装不下去了,或许他不该强撑的,因为他本来就注定会露馅,不是一个小时,就是两个小时,而他这一倒,本来就心思细的苏沐秋肯定就全明白了。

 

他会生气吗?

 

叶修无法集中注意力的想,他维持着原来的动作安静地伏在苏沐秋背上,感觉半边身体都麻了,毒素在他衰竭的血脉里欢愉的歌唱,奔腾着欢呼,脸侧渗出苍白冰冷的汗珠,山谷顶上太阳当空照,可他只感到冷,喧闹发狂的寒冷。

 

那东西肯定是神经毒素,真疼,叶修心想。

 

像格格不入的异教徒被发了疯的刀戟死去活来的穿刺捅扎,扎得绑住他的木桩子都鲜血淋漓,无辜受累。

 

干什么,我又没做错什么,他甚至有些莫名的委屈,这些渣滓,卑劣的神经操控家,为什么不直接结果他,要这么磨他,往他脑子里灌重到不能再重的汞。

 

似乎毫无察觉的苏沐秋吃力地背着叶修,或许已经走了很远,叶修看到了山麓后的海岸线,于是心情稍微轻快了一些。

 

大海总是让人心情开阔,阳光在幽蓝色的波光上跃动,但糟糕的是,他好像已经失去了嗅觉,闻不到空中湿重的海风的咸气,又或许他感知迟钝,早就已经和天地融为一体,死的不能再透了。

 

哦,死,我会在这里死去吗?

 

叶修不受控制的冒出一个想法,他现在其实有很多想法,因为他有些不得动弹,这倒更方便脑子能全心全意地胡思乱想。

 

想点什么,随便想点什么,什么都好。

 

“醒了就别装。”苏沐秋没好气地掐断他的思维创作。

 

哦,苏沐秋。叶修抓住了这个词。

 

“啊,”叶修慢吞吞地回过神来,“被你发现了。”

 

“你感觉怎么样?”话一出口,苏沐秋就后悔了,这说的什么白痴话。

 

“哈哈,”叶修笑了一声,并没有回答他的问题,“我打赌我已经成功了。”

 

“……成功什么?”苏沐秋问。

 

“成功的偷走了你的心。”

 

“……”苏沐秋停了一下,很快又继续往前走,他不自在地违心道,“你就不怕是自作多情?”

 

叶修毫不在意的问他:“你知道你现在做什么吗?”

 

“……什么?”

 

“你在救我。”叶修说。

 

人类全部的智慧都包括在两个词里,等待和希望,有时候一个人的名字,便能既是等待,又是希望。

 

苏沐秋心乱地感受叶修贴在他耳边一字一顿道:

“你的身体在救我,你的心在爱我。”

 

这个虚弱的家伙笑起来,苏沐秋听到了他轻轻的笑声,于是他愤愤地咬咬牙,耳根有些红了,反对道:“你根本不是个小偷,叶修。”

 

“哦?那我是什么?”叶修问。

 

“你就是个强盗。”苏沐秋眼睛眨也不眨地说。

 

“哈哈,对,”叶修困倦的合上眼,可他的确很高兴,“我就是个强盗。”

 

叶修没再说话,寒冷的瘟疫死灰复燃,潮水般涌来,他有点累,想睡一觉,谁也不知道会睡多久。

 

苏沐秋默不作声地把他往上托了托,眼眶有些发红,可他极力维持着冷静,下唇咬出了血也没发觉。

 

陷入爱的心无药可救,特别是破碎的心。

 

根本无处可逃。

 

苏沐秋背着昏迷的叶修走上山坡上的一块平地,四面八方的山风呼唤着穿入森林,激荡的心神若有所触动,然后他忽然想起来什么似的,激动地把叶修放下来,掀起口袋倒豆子似地抖出里边的东西。

 

一串红珊瑚链,一块枫叶形的吊坠,一只金色的轮子,一柄冰蓝的小剑……

 

但并不是一切都无药可救的。


不是吗?

 

“嚯,你好。”一个白袍的老头笑眯眯地出现在他面前。

 

“请救他。”苏沐秋毫不犹豫。

 

这是他的愿望,付诸一切的愿望。

 

赌上他满口袋的勇气和忠诚,荣誉与坦荡,他知道他爱他,还知道他绝不会输。

 

苏沐秋站在山坡上,呼哨一声抬手接住了空中落下的猫头鹰,银色的斯诺伐克亲昵地碰了碰它久违的主人,在它身后,从远处海岸线上驶来的海盗船正缓缓入湾。

 

我爱他,一生如此。

 

##########

还差一个尾声。

呼,长出一口气。

评论(3)
热度(81)

© 落荒鹅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