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荒鹅逃

=江无名,你想叫江无鹅也行x

大概是曲线产粮

甜饼流瑞金,激情流雷安,干敲碗流雷卡(——。

双贱合璧式修伞。

目前修伞《人间居正》大纲已搞定,不坑不坑,由于学业而且篇幅有点长决定于寒假施工

找我玩找我玩←话废的挣扎

热爱评论和被评论

rio,请评论吧——!
想要听到你们的声音呀

【修伞/西幻】愿赌服输 17

#海盗苏沐秋和意外落网的情报贩子叶修的冒险故事

#他们在一块风起云涌的大陆上

#“你的对手是我。”

 

留门:(1)


#################


17

状如钢铁堡垒的维尔图斯德很快变成了一家规模宏大的疯人院,士兵们举止癫狂又唱又笑,两个罪魁祸首弯身趁百花忙着调人换班的漏洞,偷偷摸摸地混入了玻璃温室,事实上,这里才是真正的“维尔图斯德”。

 

当之无愧的花之温房,春天国度。

 

玻璃花窗撑起整个螺旋圆顶,阳光从那些冰凉的无机质石头中脱身而出,在铺满卵石的土地上投下绚丽光怪的炫影,娇艳清丽的花束沾着透亮的露水擦过脸侧,熙熙攘攘的花道被填的不留余隙,轻轻一拨,便又是一番花容烂漫的新国都,两人在过人高的花圃间穿梭,很快身上便沾满了缤纷香彩的花粉。

 

“我要不行了。”苏沐秋率先打了个喷嚏,狼狈地冲出来。

 

“呃,”叶修拨开枝叶走出来,“其实我也差不多。”

 

苏沐秋一个喷嚏打完连忙警惕地捂住了嘴,左转右转的目光乱扫,“这里没人吧?”

 

叶修点点头:“他们好像都不进来,或者说没想到有人能进来。”

 

“那就好,”苏沐秋大大松了一口气,边拍打衣服上的花粉边问,“你知道现在百花管事儿的是谁吗?”

 

叶修想了想:“好像是于锋,一个蓝雨人。”

 

苏沐秋继续问:“那你觉得他会被我们成功放倒吗?”

 

叶修盯着玻璃穹顶的中心判断位置,回答道:“应该不会,所以我们得在警卫恢复之前动作快点。”

 

“去那边,”叶修眯起眼睛望向一个方位,“根据我的精准目测,应该就是穹顶垂直落下的中心。”

 

他们向花房中心走去,河灯似的八瓣莲飘飘忽忽的悬在半空,有时升上头顶,垂下的花铃轻轻碰荡,摇出细碎的淡金色花粉,似乎感触到有人接近,它们轻轻落下来,温顺的亲吻卵石地面,而它们中心,最大的花苞紧紧束着,金底赤纹的花瓣层层叠叠,固执的端居石台不肯开放。

 

“是它吗?”苏沐秋走进侧头敲敲它,花瓣似乎被触怒,卷的更紧了。

 

叶修探查着四周情况,回身抛给他一把开好刃的短匕,随口道:“管它呢,撬开不就知道了。”

 

“你说这什么鬼花,”苏沐秋一边动手剖花一边忍下了一个喷嚏,“花粉该不会有毒吧?”

 

叶修说:“不是他们百花的圣花‘八送夜光莲’吗?我记得好像还能吃,书上说是在晚上开的……”

 

叶修回忆着看过的书上记载,忽然发现不对劲,他猛地抬头盯住那些飘摇的八送夜光莲,它们旖旎地旋荡,花瓣擦过风的声音像一段飘渺的乐声,娇小的花灵翩翩舞动,忘却烦扰,忘却时间,满心的欢喜……还有恍惚。

 

这不是什么八送夜光莲,现在可是大白天。

 

叶修警惕地咬住舌尖,用疼痛把自己从恍惚中逼出来,冷声判道:“快走,这花不对劲。”

 

叶修转身去拉苏沐秋,却只见他出神的站在那只巨大的八瓣莲前,神情分明悲伤无法自抑,转而又变成了喜色的极乐,八瓣的赤色莲从石台上浮起来,自顾自的悠悠转着,花蕊中捧出来一把金色的小钥匙。

 

百花的凭证。

 

“现在走,不觉得太晚了吗?”一个声音在他们身后冷冷道,伴随着重剑拖曳在地的划动声。

 

叶修缓缓回头,凝视着那个高大的身影,不由得冷笑一声,“是有点晚,不过未必不能走的掉。”

 

于锋双手提着一把重剑,随着他的站定,剑刃叮一声落进了卵石间的缝隙里,目光沉敛而镇定,仿佛终生镇守于此的骑士。

 

一只八瓣赤莲在这时状似无意地飘到了苏沐秋头顶,如果仔细观察就会发现它的花瓣是内卷的,擦过风的时候也不会有那阵夺人心神的歌声,但这并不意味着它不危险,实际上,它才是最危险的。

 

一树八瓣赤莲的真身。

 

叶修在它俯冲落下的一瞬间反应过来,耀眼的赤影直追而下,内卷的花瓣旋转着翻开,露出内壁那些细小的尖齿,蓝汪汪的花牙对准了犹在原地冥想的苏沐秋。

 

它的速度太快,近乎擦着飞出的匕首而过,叶修想也不想地扑下了苏沐秋,而这个过程又是漫长的,漫长到回过神来的苏沐秋可以清醒的看到一切,叶修猝然咬紧的牙,他肩膀上伏着的那朵邪花,以及飞快在衬衣上染开的血。

 

那血是黑色的,从翻卷的皮肉里渗出,带着倒钩的尖齿挂在上面,只是蓝汪汪的光泽不复存在。

 

叶修低低骂了一句,反手一刀劈下了身后的藤条,脸色白了白,身形几乎不稳。

 

“叶修!!”

 

苏沐秋心乱如麻的扶住他,心脏似乎一瞬间被一只大手紧紧攥住,他愤怒的咬住后槽牙,无数激涌上泛的暴戾情绪冲的牙关咯咯作响,苏沐秋拔枪把那棵赤莲木的根须射了个稀巴烂,而叶修只是笑笑,冲他摆摆手,“我没事,还有一仗要打呢!”

 

说着他挣开了苏沐秋的手,什么也没借助的独自站起来,叶修面无表情地活动了一下肩膀,那些狰狞的细小伤口和蓝汪汪的倒刺似乎失去了它们应有的效用,他再一次顶天立地的站定,目光如剑的杀向对面驻足抱臂的于锋。

 

“收好它。”叶修头也不回的抛给苏沐秋一件金属物,是那把金色的小钥匙。

 

“真不愧是斗神,”于锋笑了一声提剑走过来,“你就不怕……”

 

毒素在你剧烈动作的一瞬间疯狂的涌向你的心脏吗?

 

然而他的话没能说完,叶修不耐烦的截口打断他,“少磨磨蹭蹭的,你是不会打架了吗?”

 

“那倒不会,”于锋敛神握住了剑柄,一字一顿道,“这一战,乐意至极。”

 

一道风一般的影子在这时从树顶跳下,声音同样发冷,

“你的对手不是他,于锋,你倒不如来跟我好好干一架。”

 

于锋愣愣的看着他:“你……”

 

从天而降的黄少天冷笑着拉开剑鞘,凌冽的剑光雪亮,冰冷的剑意如顷刻过境的暴风雪,奔涌着四面八方排开,他还在说话,而夹杂着风雷之势的一剑却已经劈向了于锋。

 

“那边两个,没你们的事了最好快走。”

 

黄少天冷着脸错步,接连几剑刁钻地刺向对方脆弱的腰腹,逼的于锋不得不横剑撤步。

 

“我不是想帮忙,我只是过来找这个家伙算账。”

 

这突如其来的变故并没有分去苏沐秋多少心神,他担忧地注视着叶修,发觉他除了脸色苍白之外暂时并没有什么可怖的异状,不由得轻轻松了一口气。

 

“我们走吧。”叶修转身扯出一个有些勉强的微笑,牵住了苏沐秋的手。

 

“嗯!”

 


############

TBC-

从口袋里抛出一大把虐


点心!点心!

评论(3)
热度(70)

© 落荒鹅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