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荒鹅逃

=江无名,你想叫江无鹅也行x

大概是曲线产粮

甜饼流瑞金,激情流雷安,干敲碗流雷卡(——。

双贱合璧式修伞。

目前修伞《人间居正》大纲已搞定,不坑不坑,由于学业而且篇幅有点长决定于寒假施工

找我玩找我玩←话废的挣扎

热爱评论和被评论

rio,请评论吧——!
想要听到你们的声音呀

【修伞】请让我原地毕业 1

#历史系研究生苏同学和他丧心病狂的叶导师

#他们在一个很大的学校

*本文已坑


1

“试论自由民权运动的历史作用……”


S大历史系和中文系的辩论赛从周六早上开到了周日下午,由于疯狂的加时赛,校方不得不每六个小时换一次裁判,好让裁判们能够去休息,这惨烈的一仗一直打到最后只剩历史系这边的一辩苏沐秋和对面垂死挣扎的三辩。


口沫横飞是不存在的,嗓子哑掉的他们在外接键盘上噼里啪啦地敲字,然后再把那些犀利的驳斥打到大屏幕上。


在最后一次交锋,中文系的屏幕上赫然打出一行大字:


你赢了,我要睡觉。

(对面桌子传来一声脑袋撞上的巨响,人群呼啦啦的围过去。


苏沐秋刷的站起来,张满血丝的眼睛亮的像黑空下的夜枭,他张了张嘴,似乎想大笑,然后就撑着桌沿倒了下去,扑通一声滑到地上。


再然后全校师生就看到了历史系的研导叶老师飞身翻出栏杆,一个箭步冲上去扛起他的学生并杀回了男生宿舍,这师生友爱的一幕。


“叶老师的尾巴烧着了哟。”同班的方锐感慨起来。


站他旁边的林敬言指出:“毕竟是他最喜欢的学生嘛!”


一个女生尖叫:“我站叶苏!!”


“口胡!你看叶老师那着急心疼样,妥妥的被攻啊!”


“那也得是忠犬攻!”


“诸君!我爱别扭受!”


女生们叽叽喳喳地讨论了起来,方锐捂着脸拉着不明所以的林敬言走了,他才不想说他全听懂了好吗!



苏沐秋昏昏沉沉的睡了一个晚上,过载的脑力消耗让他本想一次性安眠上好几个世纪,然而良好的生物钟准时在早上七点帮他撑开了千斤重的眼皮,如此贴心,如此贴心。


苏沐秋躺在床上,感觉就像躺在棺材里,还是个没棺材板的。


今天好像有叶修那家伙的课……他晕乎乎地想。


“哎哟,我们历史系的铁嘴小王八活过来了!”方锐从上铺往下探出个脑袋,苏沐秋有气无力地一个抱枕飞上去正中他的嬉皮笑脸,“滚蛋。”


“可别说,”被砸的方锐自顾自地一把捞住空中落下去的抱枕,开始发表激动他心的演讲,“伟大的一辩选手您实在是太给我们历史系脸了,听到小学妹们的尖叫声了吗!这是一个洋溢着青春与桃花的时代!我从来……哎!”


苏沐秋扬手又给了他一记抱枕冲击,这位顽强不屈的功臣死去活来地爬起来,然后疑惑地低头盯住了自己的睡衣。


苏沐秋皱起脸:“你给我换的衣服?”


方锐忽然想起这家伙有洁癖这事儿,特别严重,谁没经允许碰他……


“不敢不敢,”他见苏沐秋要发毛忙摆手说,“是叶老师给你换的。”


苏沐秋心里咯噔一下:“……等等,我昨天怎么回来的?”


方锐回忆:“你是被叶老师扛回来的,还是以一种扛大米的姿态高调杀进男寝,长腿一迈,直飞咱们五楼502寝!”


苏沐秋露出了一个牙疼的表情,心情挣扎。


方锐又帮他补刀:“全楼的人都看到了呢!”


“我……我要,”苏沐秋化牙疼为复仇的火焰,挣扎着下床,“欺师灭祖替天行道现在就提刀去除了这姓叶的刁奸贼寇!”


方锐提醒他:“醒醒吧,你顶多提个笔,还是个圆珠笔。”


苏沐秋狠狠瞪了他一眼,然后一心一意地埋头给自己套袜子。


方锐懒洋洋地趴在抱枕上,往下望着他开口:“今天有他的课,你要去吗?”


“不然呢,”苏沐秋没好气的说,“我这学期要是敢翘他的课,我还能活到毕业吗?”


“唔,那你最好快点了,”方锐打了个哈欠准备掉头睡个回笼觉,“今天理论课好像有那个什么弗兰克的中国中心论,友情提醒,重点是在西校区!”


“我靠!!!你不早说!还有你怎么不去!!”被友情到的苏沐秋大惊,顾不上找鞋就一阵风似的冲进了卫生间。


方锐仰天大笑说:“我又不是他最喜欢的学生,想翘就翘,哈哈。”


从宿舍到新建的西校区得坐快三十分钟的公汽,而世界通史这门是七点半的课,迟到在向苏沐秋招手,地狱之旅啊地狱之旅。


然而苏沐秋很快又冲出来了,伴随着嘶哑的咆哮:“方锐!!今早停的水吗?!”


“哎哟哎哟!”刚拾起困意的方锐被他吼得差点从床上滚下来,“您淡定淡定,准确来说昨儿就停了!”


“shift!”苏沐秋骂了一句听起来比较文明的shit自主改良版,然后余光一撇看到了空掉的洗衣筐,这让他一瞬间明白了一件事情并抓狂起来。


方锐幸灾乐祸地注视着苏沐秋摔门出去,然后圆润地滑回了被窝里。



苏沐秋轻手轻脚地顶开了阶梯教室的门缝,然后开始摸墙疾走。


“哎哟,苏沐秋同学。”讲台上那个修长的人影忽然出声叫住了从后门潜入并试图若无其事混进座位的苏沐秋,一瞬间无数道钦佩仰慕好奇的视线从四面八方封杀了他的退路,掀起了一阵小轰动。


“报告……”苏沐秋痛苦地直起身,“叶老师我迟到了。”


“迟到了就迟到了吧,”叶修不在意地拍拍手,把粉笔扔回盒子里,转而对学生们说,“剩下时间大家完成我所点到的习题,请保持安静。”


苏沐秋有些尴尬地放下书,一只钢笔被他拿在手上拧来拧去,叶修从容地沿着短台阶走上来,停在了他的桌边,苏沐秋以为他有什么话要说,只好认命般抬起头准备挨批。


而叶修只是点了点他眼眶下的黑眼圈,压低声音说:“干什么,我不是让你回去睡觉的吗?”


苏沐秋状似不经意地往后躲他的手,小声回答:“你说的,‘敢翘我的课你就死定了’”


叶修啧了一声,“我那是开玩笑,特殊情况不算,你这都超负荷工作了。”


苏沐秋欲言又止地看着他,一双眼睛疯狂请示——“我会说话我会说话我真的会说话请让我说话让我说句话”


他可忘不了去年因为翘了这位尊敬的叶老师一节世界通史,结果就被叶修打包扔到了狗不拉屎的苗岭十万大山的惨痛经历,还美名其曰地扣了一顶名为实地考察的帽子。


叶修抬手用书挡住苏沐秋那双“会说话的眼睛”,轻轻干咳一声洗白说:“我那是丰富你的实践经验和操作能力,这可是填充你毕业论文的实用报告啊!”


苏沐秋给他表演了一个假笑,推推书:“是,您说的都是,点什么题了,帮我勾下?”


“勉为其难地夸你刻苦,”叶修摇摇头,翻开他的书在上面打了几个圈,随口说,“这些你都没问题,动个脑子就明白了。”


苏沐秋梗着脖子看他:“得,我又被您放养了。”


“放养多好,原生态!”叶修说着把书还给他。


“您说的都对都对,好了没您事儿了,别看我,您可以到处走动走动。”苏沐秋礼貌地冲他挥挥手,开始埋头啃书。


叶修耸耸肩,迈步离开,然而他走出一段后又折了回来,低声明目张胆地给他这位最喜欢的学生开后门:“你要受不了就直接睡,我的课风纪会的人不敢进来。”


“好的好的我谢谢您。”苏沐秋没抬头,只是伸手推推叶修,催他快去走动。


#####################

TBC-


评论(12)
热度(195)

© 落荒鹅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