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荒鹅逃

=江无名,你想叫江无鹅也行x

大概是曲线产粮

甜饼流瑞金,激情流雷安,干敲碗流雷卡(——。

双贱合璧式修伞。

目前修伞《人间居正》大纲已搞定,不坑不坑,由于学业而且篇幅有点长决定于寒假施工

找我玩找我玩←话废的挣扎

热爱评论和被评论

rio,请评论吧——!
想要听到你们的声音呀

【修伞】雪国之春 1

#不会火球术的法师x没有盾的骑士

#他们在一个很冷的雪国


1

  “你是一个魔法师。”叶修说。


  “是啊。”苏沐秋点点头。


  “可是你居然不会火球术。”叶修难以置信。


  “这没什么!”苏沐秋坚持说,“我可以用冰箭术!”


    茫茫冰原上一阵冰渣风刮过,雪层蓬松,像隆起的松塔饼,叶修站在上方的雪坎上,苏沐秋仰头望着他。


  “可是这是在雪国,没人需要一个不会火球术的搭档。”叶修蹲了下来,好奇地看着他。


  “…那真是太糟糕了……”苏沐秋讷讷地攥紧了山毛榉法杖,默不作声地低着头,看起来有些失落。


    这里很少有外乡人过来了,叶修感到有些新奇。


  “你还会什么法术吗?”于是他又歪着头问他。


  “其实,我搓冰箭真的超快的!”感到似乎还有转机的苏沐秋立即努力比划了几下。


    叶修懂他想掩盖的意思——没了,我就会这一个,于是他拢了一团雪,轻飘飘地扔下去,准确的砸在了小法师的肩膀上。


    苏沐秋吓了一跳,眼睫上沾了一些溅开的碎雪,他眨眨眼睛,不明所以地看向砸他雪球的人。


  “你看,我团雪球也很快,”叶修告诉他,“在这里,与其浪费法力搓箭还不如直接蹲下来捡雪团呢。”


  “而且,”他又说,“明显我更快嘛!”


  “啊…是吗……我可以……”苏沐秋还是想努力争取一下。


  “而且,你等级有点低啊!”叶修截口打断他,指了指他头上飘着的淡蓝色的Level—一个孤单的3。


    苏沐秋抬头仔细看了看骑士的头顶,雪盖住了他的半边盔甲,一个同样孤零零的7飘在上边。


    于是苏沐秋拍掉肩上的雪,不服气的说,“但你也只比我高一点点啊!”


  “什么?”叶修顺着他的目光看向自己头顶,“哦,你说这个吗?”他恍然的笑了一下。


    苏沐秋愣愣的看着他把那个“7”摘下来,用力在雪地上抖了抖,就像掸他长袍上的灰,“7”上盖着的雪簌簌落下来,然后露出了后边的一个“3”。


  “我73级呢!”他说。


>>

  “你走吧,我不会再缠着你了。”苏沐秋抱着他的法杖坐到雪坎下边,难过的把脸埋进了长袍里。


    叶修张望了一下,看不见他,只听到了他闷闷的声音。


  “真是太抱歉了,”苏沐秋歉意的低声说,“我不知道你等级有这么高,我只是想找个同伴。”


  “同伴的话,等级高了不行吗?”叶修从雪堆上跳下来,这才终于找到了小法师。


    松软的雪层被他踩的嚓嚓响,盔甲撞在一起的声音沉顿有力,苏沐秋闻声抬起头,诧异的看着眼前突然冒出来的骑士,“可你不是嫌弃我不会火球术还等级低吗?”他问。


  “老实说,”叶修话音顿了一下,继续向他走近,“我其实是第一次在这儿见到活的法师。”


  “还是不会火球术的。”他又补了一句。


  “我是冰系的啊……”苏沐秋叹了口气又愤愤道,“你怎么能奢望一个冰系的法师用出火球术呢,他的法杖会因此化掉的!”


  “唔,说的也是,”叶修想了想,“不过你一定还会学到其它法术的,除了冰箭术之外。”


    苏沐秋不明所以地看着他。


  “所以,我想你可以跟我走。”他诚恳地欠身,并向苏沐秋伸出了一只手。


是否加入叶修的队伍?

 

>>

    苏沐秋被他从地上拉起来,有点怀疑这可能是个玩笑,“可我的等级怎么办?”

 

  “你可以A怪升级。”叶修不确定的说。

 
  “你要我去揍它们?!”苏沐秋不可置信地指了指他身后那些头顶Level45的雪人,缺了半边的胡萝卜插在它们头上,这让它们看起来有些滑稽。


“我会被它们摁在地上疯狂锤!!!”法师冲他大叫。


    好吧,伤害是一点也不滑稽。


  “呃,”叶修摸了摸下巴,很快作出了决定,“那就跟着我!”


    他拎起他的骑士剑大步冲向雪人群,几个穿梭来回后,雪块被他暴力的砍碎了一地。


exp+233,

exp+233,

exp+233

……

 

    第一次享受到队伍加成的苏沐秋张了张嘴,呆呆地仰头盯着自己蹭蹭蹭不断往上跳动的等级。

 

    Level11

 

    这是他最后停下来的等级。

 

  “好了,这边也清干净了!”叶修拎着他的剑走回来,怀着欣慰打量了一下苏沐秋的头顶,“等级低就是好升级啊。”

 

  “啊,谢谢,”苏沐秋回过神,又转向骑士忍不住问道,“可是 m你为什么没有盾呢?”

 

    他奇怪于自己的新发现——一个不用盾牌的骑士。

 

  “我吗?”叶修诧异地指了指自己,得到确定后便坦言告诉他,“这里只有我一个骑士,已经很久没有能伤到我的人了,而且我好像也没有需要保护的同伴。”

 

    苏沐秋看着他,就像小孩看糖水。

 

  “不过现在或许我有了买一门盾牌的理由,”叶修扫了小法师一眼,叹了口气,“就因为我多了一个同伴。”

 

  “……你好像很遗憾?”

 

  “是啊,”叶修赞同的说,“这意味着我要多一笔开销,以及我的房子又要变挤了。”

 

  “这都是因为你。”他又指出。

 

  “呃……因为我。”苏沐秋不知道说什么好,只能一边点点头,一边跟着骑士继续往前走。

 

    他其实很高兴的,因为他有了一个骑士。


>>

    骑士和他的小法师顺着雪坡往上走,旷野空荡,雪层被他们踩的嚓嚓响,一直响到可以看到山脚下的小镇。


  “看!”苏沐秋指了指雪山顶那些露出来的岩石,“这是‘头破雪流’!”


  “好吧,”叶修被他的双关冷笑话逗乐了,“那么‘雪天雪地’,我们终于快到了。”


  “雪国只有这一个镇吗?”苏沐秋闪现了一丝兴趣的火花,他从一棵雪松下走过,雪盖从枝干上滑下来,把他盖成了一个Level11的雪人。


  “是啊,”叶修慢悠悠地退回去,把他从雪堆里捞出来,“乐于享受雪的人比较少,因为这里太冷了,你不觉得吗?”


  “谢谢,”苏沐秋打了个小喷嚏,然后赞同的揉揉鼻尖,“确实有点,这会是没有火系法师的原因吗?”


    叶修摊摊手,“被你说中了,就是这样。”


>>

    他们滑下洁白的雪山,然后遇到了一只推着蓝色小车的兔子。


 “草莓味和冰块味,2块硬币和3块硬币的差别。”卖棒冰的兔子说。


    苏沐秋停了下来,他搞不懂为什么草莓会比冰块便宜。


    叶修侧头看了他一眼,正好两个苹果的高度差,于是他忍不住把手放在小法师的头上,随手揉了揉他软软的头发。


    细暖的日光落在上面,像涂了一层淡金色的糖霜。


    因为糖霜。


  “你看起来可真好吃。”叶修说。


  “啊?”


  “不对,”叶修纠正自己,“我的意思是,我饿了。”


  “你是说……你也想吃棒冰!”苏沐秋顿时很高兴地看向推小车的兔子,这样他就可以问出他的疑惑了。


  “草莓味和冰块味,2块硬币和3块硬币的差别。”兔子马上又重复了一遍。


    叶修翻了翻自己的口袋,“可我忘记带钱了。”


  “稍等,或许我有……”苏沐秋低头抖了抖长袍里的口袋,一只小口琴,一根断了半截的羽毛笔,还有一只火柴盒落在了雪地上。


  “呃…看来我也没带钱。”他发愁起来。


  “等一下等一下!”兔子用力拍了拍它的蓝色小车,于是他们都看向它。


  “你是魔法师吗?”兔子问,它看到了他手上的法杖。


    苏沐秋点点头。


  “那么,”兔子好像很期待,“你可以给我变一个火球术来交换棒冰。”


  “呃…我不会那个。”


  “你不是魔法师吗?”兔子疑惑地揪住了它的长耳朵。


  “哈哈。”叶修笑出了声。


  “……或许我可以给你一根冰箭代替。”苏沐秋只好讷讷地举起了他的法杖,用了一点法力。


    一只冰蓝色的小箭飘在空中。


  “哇,”兔子接过它,富有感情地给出评价,“它看起来就像我搅冰块用的长棍子。”


  “嗯…”苏沐秋抓抓头发,不知道能不能过关。


    他想吃草莓,有点。


    兔子在他的注视下咂吧着嘴把小箭收起来,然后摘下了一根棒冰递给他。


  “因为你是一个魔法师。”它说,然后又摘了一根给他,“因为你为我变的长棍子。”


「 看起来很奇怪的棒冰x2」

 

    苏沐秋惊喜地举着两根棒冰,“请问它们是草莓味的吗?”

 

  “都是冰块,草莓是我随口编的。”它说。

 

    兔子哼着小曲,推着蓝色小车走了。

 

  “呃。”苏沐秋目送它。

 

    叶修指了指冰块味棒冰,“你要分一根给我吗?”

 

    苏沐秋收回目光,对叶修点点头,“当然。”

 

    他比较了一下,把大一点的那根递给叶修,补充了一句,“我还不是很饿。”

 

    冰块就冰块吧,他想着咬了一口,然后打了个激灵。


>>

    他们走过白雪山和蓝湖泊,然后在镇外不远处的雪地上停住了,一个兽耳少年坐在一块有冰箱那么高的石头上,挡住了他们的路。


  “瞧瞧我发现了什么!”黄少天蹦蹦跳跳地从石头上溜下来。


    他激动地指着叶修,“一个七级的骑士!”


    苏沐秋转头去看叶修的头顶,好吧,他的“3”又被雪埋住了。


  “还有一个1级的不知道什么东西!”黄少天又激动地说。


    被他以奇怪方式点名的苏沐秋愣了一下,然后感觉好像有人从他头顶拍下了一团雪。


  “你也是。”叶修收回手,他刚才弹了一下苏沐秋头上顶着的两个“1”。


  “嚯,”不知什么时候跳回去的黄少天从石头后边探出脑袋,“原来是11级吗,看来我要认真对待了!”


    黄少天说着把他的Level调成了闪烁模式,一团“15”在他毛绒绒的耳朵尖上骄傲的闪啊闪。


    然而这并不是一场打斗,苏沐秋举起法杖,轻轻敲了一下叶修的“3”,把上边的积雪扫了下来。


  “放开我!!你放开我!!我要咬你!!”黄少天愤怒的挣扎。

  

  “哇,好软!”苏沐秋拉拉他的兽耳。


    叶修把黄少天提远了一点,让他咬了个空,“大概是从雪山里跑出来的,可以把他交给我们雪国的执行官。”


    苏沐秋:“执行官?”


  “一个严肃的家伙,马上就会见到了。”叶修绕开了石头,继续往前走。


    黄少天:“我不要进去!!不要!!放开放开!!”


  “别担心,我从不伤害小动物。”叶修不怎么在意的拎着他走进了雪国。


>>

    这里很安静,温馨又安宁。


    两只小恐龙在两座隔街相对的石头房子间跑来跑去。


  “好了,现在轮到我送你了!”一只小恐龙高兴的说。


  “好的!我们走吧!”另一只小恐龙同样高兴的说。


    它们在一个门口转身,然后跑向另一个门口。


    叶修小心地走过,不撞到它们,一边给苏沐秋解释,“它们一直这样,每天能玩的很开心。”


  “真好啊,它们一定是一对好朋友。”苏沐秋打量了一下说。


  “唔唔!!”黄少天被叶修嫌吵堵住了嘴,用一大团雪,这让他看起来就像多了一把白胡子。


  “日安,骑士先生。”这时一个冷淡的声音在他们身后说。


    叶修“唔”了一声,转过头,“日安,执行官。”


    张新杰穿着一身洁净的白袍,四格的扣眼上挂着一块蓝山徽章,他胸前抱着一本厚书,金属框边的镜片让他的眼神犀利又冷感,就像他幽蓝色的Level67一样。


  “外乡人?”他看向苏沐秋,提出问题。


    苏沐秋莫名紧张地点点头。


  “那这个呢?”执行官转向兽耳少年,不明白他为什么一直乱扑腾。


  “哦这个小家伙,”叶修晃晃他,“在镇外试图打劫被我抓到了。”


    张新杰一边听一边翻开他的厚书,摸出羽毛笔记,在米白的纸张上唰唰地留下记录,他写完后合上书脊看向叶修说,“我认为应该把他送去药剂师那儿,罚做一个月学徒。”


    叶修叹了口气,“你是想让我替你跑一趟腿吧。”


 “麻烦你了,”张新杰抬头推了一下眼镜,“我得带这个外乡人去办个签证。”


  “好吧,”叶修转向苏沐秋,告诉他,“办完了你可以叫他带你来找我,我在雪三十七路等你。”


  “需要办很久吗?”苏沐秋小声问。


  “不用很久,”叶修想了想,“这个家伙会盘问你一些奇怪的问题,别担心。”



——————。

忽然挖坑,猝不及防

给我点小心心吗(探头探脑

评论(15)
热度(175)

© 落荒鹅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