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荒鹅逃

=江无名,你想叫江无鹅也行x

大概是曲线产粮

甜饼流瑞金,激情流雷安,干敲碗流雷卡(——。

双贱合璧式修伞。

目前修伞《人间居正》大纲已搞定,不坑不坑,由于学业而且篇幅有点长决定于寒假施工

找我玩找我玩←话废的挣扎

热爱评论和被评论

rio,请评论吧——!
想要听到你们的声音呀

【修伞/西幻】愿赌服输 16

#海盗苏沐秋和意外落网的情报贩子叶修的冒险故事

#他们在一块风起云涌的大陆上

#“你怎么好像什么都会一点?”


留门:(1)


################


16

 

“这儿守备也太严了!”苏沐秋叫苦道,回头问叶修,“凭证被百花的人保护在哪儿你知道吗?”

 

叶修按着花纹富丽的门柱,跟着苏沐秋躲在楼梯角下,想也不想地答道:“当然是在守卫最严的地方,他们不就怕这个吗?没多余心思跟我们玩虚的。”

 

两队士兵分别从两侧巡逻过来,苏沐秋见了忙竖起食指贴在自己唇边,示意他噤声。

 

“一切正常。”

 

“一切正常。”

 

两位士兵长彼此立正敬礼,交接任务,从面部表情到肃黑制服上的每一粒纽扣都是一丝不苟的严穆,或者说整个维尔图斯德都是如此,像一座活生生的军事监狱,重兵把守的出入口像一张捕天罗地的蛛丝网,多立克柱式的圆顶大厅看似空荡恢弘,每处立柱的阴影下却都有一名沉默立矛的警示守卫。

 

“我猜是他们的温室,你说呢?”苏沐秋压低声音指了指几丈外那座蜂巢般的玻璃建筑。

 

“一点没错,”叶修思索着在空中划了几个半圆,得出结论,“那是巡逻网的中心。”

 

苏沐秋的目光落在那些警惕的士兵身上,露出有些苦恼的神色,“可我们怎么混的进去?这儿分明连只绿油油的长毛大苍蝇都飞不过去!”

 

“……你这描述真恶心。”叶修评价了一下,然后打了个无声的响指,苏沐秋看向他,感觉这家伙好像已经有了主意。

 

“所以,”叶修伸手比出一把小手枪,直指那座玻璃圆顶的温室,挑眉道:

 

“猜猜这座城堡最薄弱的地方在哪儿?”

 

苏沐秋打量了一下温室亮闪闪的玻璃壁,“我觉得吧,狗洞属于不可测因素,你不能妄想他们还能再有一个。”

 

“……我没说这个,”叶修被他噎了一下,解释道:“我的意思是,我们可以去一个狗能混进去的地方,你看到先前那条土狗宝贝不行的烤鸡没?”

 

“看是看到了,”苏沐秋回想着点点头,又疑惑道:“可狗能进的地方,不就是狗洞吗?”

 

“你到底是有多关注狗洞……”叶修说。

 

苏沐秋正要说话,叶修却忽然打定主意,不跟他废话的一个箭步冲了出去,拽着他东躲西藏地在士兵不断移动的视线死角里飞速行进,像一把深入腹地的尖刀,“这是要去哪儿?”苏沐秋跑的跌跌撞撞,被他拖的上气不接下气。

 

“厨房,狗可不会自己拔毛烤鸡,我认为那是它偷的。”叶修回头说着,然后跃下石台在拐角的门廊后来了一个急停,害得苏沐秋也跟着一个踉跄,差点咬到自己的舌头。

 

“你打个招呼再停会死啊……”苏沐秋没好气地捶了他一拳。

 

“啊,我忘了,”叶修笑了一声蹲下来开始撬门,敲了敲门板继续对苏沐秋说:“你看,这里就是他们的厨房。”

 

“厨房怎么了?”苏沐秋疑惑的帮他按住门板。

 

“百花的人吃不吃饭?”叶修又忙活着问。

 

“吃……”苏沐秋瞪大了眼睛,意识到他想干什么。

 

“那不就行了,我决定给他们见识见识我的手艺!”叶修大笑一声,气势汹汹地推开门大步闯了进去。

 

 

叶修摇摇晃晃地踩在缺了一条腿的小圆凳上,揭开锡锅被热气不住顶起的瓦盖,鲜美的肉汤在锅里沸腾着,“咕噜咕噜”的冒泡,苏沐秋抱着五六只玻璃圆罐倒着用肩膀抵开门走了进来。

 

“怎么拿了这么多?”叶修转身有些费力的从他手上一起接过,掂量着摇了摇,玻璃壁一个打滑差点脱手。

 

“你慢点慢点!给我几个。”苏沐秋只好又帮他拿了两罐下来,一边拧开盖子一边告诉叶修,“他们药室挺大的,这些是我认识的所有带副作用的药了。”

 

叶修挑着眉擦了擦几个罐子上的标签,侧身对着光,惊奇的一个一个辨认,“每三十一秒作用一次的泻药,认为自己美艳无匹并进行语无伦次吹捧的致幻剂,打嗝到让对方无法动弹的愚人节整蛊利器……”他震惊地卡壳了一下,“这怎么还有个作用写让人疯狂大笑以及强制要求周围人跟他一起大笑的标签??”

 

细长卷曲的拉丁字母门无辜地趴在标签上,一点也看不出它们所象征的那些丧心病狂的功效。

 

“哈哈,厉害吧!”苏沐秋悠然地跳上箱子,凑在锡锅的把手边,有些眼馋地盯着那些翻滚的肉块,忍不住吞了吞口水,“我也想吃。”

 

“想吃就吃,”叶修从圆凳上退下来,摇了摇手上的几只玻璃罐问他,“现在距离餐点还有多久,我得研究一下。”

 

苏沐秋想了想,低头摸出怀表瞅了一眼,“还差两个半钟头。”

 

“那这一锅就都归你了,”叶修半开玩笑地说,“我还来得及在厨娘过来之前再炖一锅。”

 

“这可是你说的!”苏沐秋不跟他客气,立即笑嘻嘻的开始动手捞勺子。

 

他又接着补了一句,“不过老实说,你居然会烹饪,真让我吃了一惊。”

 

叶修耸耸肩随口道:“你要是想吃,随时都能给你做。”

 

于是但厨娘推门进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样奇异的一幕——苏沐秋按照叶修的指挥正大力搅动着长勺,乱七八糟的药粉被叶修一股脑倒进锡锅里,他仍在意犹未尽地一下下拍着玻璃瓶底,苏沐秋则在一边狞笑着,提着长勺像个正在炼制魔药的邪恶巫师,他们犹在你一句我一句地热烈讨论着,丝毫没注意到厨房的门已经被推开了。

 

“你……你们……”被吓得不轻的厨娘指着他们说不出话来。

 

苏沐秋猛地转过头,并拍了拍叶修的肩膀。

 

叶修猛地转过头,并在厨娘尖叫之前飞快的抬手飞出一个玻璃盖砸晕了她。

 

“这可怎么办……?”苏沐秋托着软绵绵的厨娘,一脸“糟糕了”的表情望向叶修。

 

“不急不急,”叶修卷起袖子走过来,“我给她做个催眠就好!”

 

他说着取了半碗清水端到厨娘脑袋边,闭上眼睛就准备开工。

 

“你怎么好像什么都会一点?”苏沐秋没事干地绕着他转圈。

 

“谢谢你的赞美。”叶修表演了一个得体的微笑,大方地让他打量。



###########

TBC-


写这段的时候网易正好放到三位一体2的Trine 2 Theme,满满的,魔法的香气啊!(深吸


点心!点心!



评论(4)
热度(69)

© 落荒鹅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