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荒鹅逃

=江无名,你想叫江无鹅也行x

大概是曲线产粮

甜饼流瑞金,激情流雷安,干敲碗流雷卡(——。

双贱合璧式修伞。

目前修伞《人间居正》大纲已搞定,不坑不坑,由于学业而且篇幅有点长决定于寒假施工

找我玩找我玩←话废的挣扎

热爱评论和被评论

rio,请评论吧——!
想要听到你们的声音呀

【修伞/西幻】愿赌服输 15

#海盗苏沐秋和意外落网的情报贩子叶修的冒险故事

#他们在一块风起云涌的大陆上

#“你先把裤子穿上。”


留门:(1)


################


15


翻涌不息的月光穿过银河与荆棘,自天穹落下,乘着山风打在小房间的天窗上,像身披银鳞的巨兽探头探脑地往里窥视。


叶修一动不动地平躺在床上,仰面朝上的看着天花板,暗处里黑鸦似的双目因长久的等待而越发明亮,他没有离开,他在等待一场未卜先知的暴动。


枕头边上的苏沐秋在睡梦中哼哼几声,打了个滚趴到叶修脸上。


“……你怎么变成这样睡相还能这么差。”


叶修暗暗好笑,拎着他的后颈放到一边,想了想又怕一翻身压到他,只好又提过来,让他横七竖八的趴在自己身上。


“Zzzzzzzzzzzz……”苏沐秋无意识地咂咂嘴,看来睡得正香。


那么小一只,刚好可以揣进口袋里。


真棒,叶修忍不住想。


这时,一阵地板下传来的喧闹声惊动了他,有彤彤的火光从屋外自下而上,四面八方地映到玻璃窗上,叶修屏住呼吸,依稀从黑暗中捕捉到了诸如“跑不了”“一定要抓住”的字眼。


来了。


叶修刚要起身,只听“砰”一声轻响,他眼前一闪,接着就被突如其来的一身重负压了回去,倒在床铺上。


是时限到了。


苏沐秋伏在他身上,迷迷糊糊地半睁开眼,“早。”他打了个招呼。


“……”叶修只好拍拍他的脸,提醒道:“快走吧,这家店有工会的人。”


“…什么?”苏沐秋还在小鸡啄米地打瞌睡。


“你啊。”叶修叹了口气,就势提膝顶了顶苏沐秋腿间,这让对方一个激灵顿时回神,飞快地从他身上爬了起来,惊恐地盯着他。


叶修大尾巴狼似的笑了笑:“醒了没?”


苏沐秋神色复杂地看着他,点了点头,似乎被勾起了什么不太好的回忆——比如一间昏暗的地牢。


“那就走吧,他们要上来了。”叶修若无其事地起身走向门口,简单的给他讲了讲情况。


苏沐秋倒是听着一惊:“你怎么不早点走,要是被抓到了,咱俩乐子可就大了!”


“我等你变回来啊,“叶修贴在门板上听着下边越来越大的动静,又补充道:”顺便帮我们找个免费向导,直接去王都,这都绕路几天了,太费时间了。”


叶修的小算盘打的啪啪响,他们的确在这片山脉里找了挺久。


“听着还行,但我们好像已经被围住了。”苏沐秋说着跳上圆桌,非常有行动力地掀了天窗就打算往外翻。


叶修一回头,见了忙叫住他。


——“你等下。”


“还干什么?”


“你先把裤子穿上。”



来势汹汹的佣兵大力破开木门,脆弱的木头裂出猫抓玻璃一样的刺声,高举火把的佣兵们猝不及防地和空荡荡的房间来了个面面相觑,仿佛嚣张的气焰一拳打空,“有人告密!”“该死!去哪儿了!”“一定没逃远!快追!”


苏沐秋从对面的房顶上探出来,漆黑的夜色是忠实可靠的掩护家,暴怒的士兵似乎忘了探查高处的屋顶,他们分成一支支小队,成群结队地四散涌入一切可见的小巷。


苏沐秋随意一扫,眼尖地瞥见了一个有些熟悉的身影——那所旅店的老板,他站在他的小木屋前,披着一件素布的白袍,正严肃地指挥调度着手下。


这个男人无意间转了个方向,火把的光亮映得他胸前挂着的铭牌一闪,那上边刻着一个精致的图纹——一颗开在荆棘丛中的子弹。


“他是轮回的人!”苏沐秋不由得把头抬高了一点,想看个底细明白。


叶修飞快地一抬手把他脑袋按下来,低声道:“别乱动,他们带了犬鹰。”


苏沐秋一听,便默不作声地伏低了身形,他偷眼朝上望去,只见四五只漆漆的黑影正在同色的夜幕间盘旋,不细看还真难发现它们的存在。


这些训练有素的侦察兵就外形来看,与其说是鹰,倒不如说是长了翅膀的黑犬,它们时不时抽动几下灵敏的鼻子,机警地分辨高空气流中可疑的气味,不一会便转得离他们藏身的屋顶更近了。


它们是完美的高空侦查者,没有它们忘得掉的气味。


“找到没!它们快过来了!”苏沐秋一面盯着它们一面催促叶修。


“快了快了。”叶修比了个“嘘”的手势,游寻的目光一瞬锐利起来,牢牢地锁定了一支小队——领头的队长侧身举着一门盾牌,镂着繁复的百花式银纹。


这就是他们要找的便宜“向导”了。


“那边。”叶修冲苏沐秋打了个手势,卡着时间从房壁飞快地溜了下去,一只巡视的犬鹰在几次呼吸后飞过了这处房顶,它循着高处的气味疑惑地转了一圈,只有空无一物的房顶敞开了任它看。


而这处房顶曾经的两个暂居者则跟着他们新找到的“免费向导”逐步深入了百花谷地的山林,在天快亮的黎明时分终于东转西转地抵达了他们此行的目的地——一座山湖边的城堡。


维尔图斯德,意为百花的温园。



身披铁色甲胄的士兵列队走过放下来的悬链浮桥,肃穆有序的进入城堡,两位不速之客静悄悄地守在城外的森林边,覆盆子的灌木丛提供了恰如其分的掩护。


他们耐心地等待浮桥拉上,然后趁着渐薄的夜色向城堡探近,然而绕着这座庞然大物转了几圈,却连一个豁口也没找到,高耸挺立的石墙坚不可摧,密密麻麻地设下了警示意味的禁制。


“你有什么想法吗?”叶修偏头看向乱转的苏沐秋,漫无目的地用匕首在墙缝间凿凿凿。


苏沐秋没吭声,凝神似乎在听什么动静,半晌他忽然“咦”了一声,随即背着手鬼祟地往城堡后边转,他边走边招手示意叶修跟上,什么也没说。


叶修只好半信半疑地跟着他走到了城堡的对边。


“汪!”只见一条土狗站在他们身前,直眉楞眼地冲他们叫了一声。


“去去,找的不是你。”苏沐秋敷衍的挥挥手赶开它,大步走到了这只狗刚才钻出来的草丛边。


叶修在他身后摸了摸下巴,好像有些猜到他要干什么。


“你知道有狗的地方一定有什么吗?”苏沐秋蹲下来,不慌不忙地转头问叶修,满是笑意的眼睛忍不住弯了弯,像矿工掘到了钻石矿脉,小孩端起了玫瑰糖水。


叶修呼了一口气,露出一个微笑:“有狗洞。”


圆润的湖泊兜着满星幕的光,在天边渐亮的晨曦里一点一点地送还,土狗抱着脑袋躲在树边,有些担忧地往两人的方向探头探脑,而当他们刚钻进城堡,它就烧着了尾巴似地飞蹿出来,然后在狗洞里安心的找到了自己藏好的半只鸡腿。


太棒了!完好无损!它欢呼。


这位功臣美滋滋的开始享受它从厨房偷出来的早餐,对于自己立下的功劳一无所知。


###########

TBC-


这周在动手改前边的各种细节和伏笔!刚刚弄完所以来晚了!


点心!点心!

评论(4)
热度(89)

© 落荒鹅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