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荒鹅逃

=江无名,你想叫江无鹅也行x

大概是曲线产粮

甜饼流瑞金,激情流雷安,干敲碗流雷卡(——。

双贱合璧式修伞。

目前修伞《人间居正》大纲已搞定,不坑不坑,由于学业而且篇幅有点长决定于寒假施工

找我玩找我玩←话废的挣扎

热爱评论和被评论

rio,请评论吧——!
想要听到你们的声音呀

【修伞/西幻】愿赌服输 14

#海盗苏沐秋和意外落网的情报贩子叶修的冒险故事

#他们在一块风起云涌的大陆上

#“苏沐秋举着玉米粒扔到叶修身上,叫嚷着我要吃肉!”


留门:(1)


#################


14


“你这样挺可爱的,说真的。”


叶修的眼神很真诚,如果他没有笑的话。


“我可去你的!”苏沐秋挥舞着毛绒绒的爪子,恼火地在举着他的手臂上留下了几道浅浅的红印。


“就是太小了,你那猫头鹰都比你大一圈。”叶修不为所动地把他举高,苏沐秋瞪他瞪得眼睛溜圆,像两只湛澈的蓝瑙石。


他们在开满水仙花的平原上前进,身后草屑纷飞,原风拂卷,先前堵截他们的公会带着残兵败将一溜烟逃远,不多会儿便消失在远处,透过夕阳怎么也看不见了。


这无疑是一场完胜,如果不算上苏沐秋意外变成了一只巴掌大的独角兽的话。


“哪个杀千刀的术士乱扔变形术!!!我要揍的他满地找牙!!!”


苏沐秋咆哮着,声音细细软软的,杀伤力与他毛绒绒的爪子不相上下。



百花的山谷像一道圆形的小门,鹅卵石一样的山峦青翠,赤尾的鸫鸟在松枝间蹦跳,翅羽扑腾,山谷风穿林而过,像一段手摇风琴悠长的呜吟。


叶修走在山脉西麓的盆地间,苏沐秋被他装在胸前的口袋里,两只爪子搭在口袋边上东张西望,荡啊荡,荡啊荡。


“哎哟你可悠着点啊。”叶修小心低头护住他,以免他摔下去。


苏沐秋踮着脚在叶修的口袋里蹦跶,有些糟心的发现了自己没有这个口袋高的事实,于是他边跳边着急道:“你倒是快算算我什么时候才能变回来!”


“估计在今晚半夜左右,早得很呢!”叶修说着眉开眼笑地去挠他的下巴,苏沐秋当即抗拒无比地仰头往旁边一躲,口中叫道:“别戳我!走开!”


叶修“啧”了一声,抬手就把他弹进了口袋里。


“叶!!修!!你要死吗!!”又摔回去的苏沐秋简直快被气死了。


叶修一边不紧不慢地往口袋里填了些青草团子,一边亲切的笑了笑:“这可由不得你,现在我大我说了算,小东西。”


遭受无情嘲笑的苏沐秋选择隔着衬衣挠他,张牙加舞爪,当然,没什么用就是了。


说话间他们走进了一座山脚下的小村落,转了一圈却不免奇怪起来——这里每间木屋都是大门紧闭,边窗里却透出朦胧的灯光。


这时天色渐黑,他们不得不先考虑一下床的问题。


“那个……请问?”


正当他们疑惑地转来转去时,一个男人从身后叫住了他们。


叶修闻声转过去,身后不远处的地方出现了一个高大魁梧的中年男人,他飞快地打量了一下对方简陋的装束,别在兽皮腰带上的斧头告诉叶修这人应该是个樵夫。


于是叶修调度出一个外乡人应有的腼腆笑容,招呼道:“你好,我是路过这里的驯兽师。”


“驯兽师,你来这里做什么呢?”樵夫不住搓着双手,神色间似乎有些紧张。


叶修礼貌地答道:“我想找个地方住一晚,不过这里——”他指了指周围,接着道:“可以请问下这里发生了什么吗?”


“哦!你不知道吗?”樵夫闻言似乎松了半口气,然后神叨叨地告诉他:“听说那两个魔神要到百花来,我们这边已经全部戒严啦!”


“魔神?”叶修和苏沐秋都愣了一下。


樵夫小步走了过来,从怀里掏出了几只皱巴巴的纸团,散发着奇怪的味道,反正是不太好闻,他舔了舔手指将它们分开捋平,捡了两张递给叶修。


叶修心情复杂地接过,低头研究了一下,发现这好像是两张手写的通缉令,以及画像是相当的粗制滥造。


“这个呢,是叶修,他在轮回施法降下天谴炸了皇宫,还绑架了微草的小王子,听说弗莱大婶家的母猪下不了崽也是他干的。”樵夫严肃的给他指了指左边那张画——眼睛画在额头上,还是个对眼。


“……”叶修按住了笑得快从口袋里一头栽下来的苏沐秋。


“这个呢,就是苏沐秋了!他堵了轮回的下水道,据说地下河里的水全漫出来淹了半个主城!”樵夫感慨着拍了拍右边那张——眼睛不是眼睛,鼻子不是鼻子,也就是想表达两个字——狰狞。


“这都谁画的……?”叶修忍不住问道。


“据说是见过魔神的人,”樵夫说着被这个驯兽师乱鼓的口袋吸引了注意力,好奇地指了指苏沐秋问:“这是你的宠物狗吗?”


“……”苏沐秋笑不出来了。


敢情这老兄是没见过独角兽,叶修一边忍笑一边想。


“是啊!”他回答着,顺手把苏沐秋捞出来,暗地里给了他一个示意配合的眼神。


于是苏沐秋相当不情愿的张了张嘴,“汪…汪汪……”


声音带着浓重的自我嫌弃。


樵夫似乎想摸摸苏沐秋,然而叶修不动声色地避开了他的手,同时煞有介事地解释道:“很凶,会咬人的。”


“……”苏沐秋趴在叶修的手臂上,开始盘算着要不要咬死他。


“哦哦,”樵夫连忙收回手,然后他忽然想起来什么似的继续道:“你们是想要找个旅馆是吧,我带你们去!”


“那实在是太感谢不过了!”叶修说。


热心的樵夫带着他们找到了一座小旅馆,敲了门和不怎么放心的老板解释一番后便很快离去了。


这是一间简陋的木屋,不过床壁桌椅还算一应俱全,地上泛起泥土的气息,木桌旁点了一盏油灯,黄澄的光刚好能填满整个小房间。


“我感觉这边守卫越来越重了,估计各大工会都想来淌一淌这趟浑水,我们一路到百花可就被堵了不下上十次。”


叶修说着站在床边把苏沐秋抖出来,让他像弹子珠一样滚了一圈。


“堵了就打,有什么好怕的,叶修你这是变相虐待……明天我要和你公平正义地干一架!”苏沐秋有气无力地威胁道。


“得了吧,现在我可是想把你翻过来,”叶修笑呵呵地蹲下,轻松把他拨了一个跟头,“你就不能翻过去。”


苏沐秋滚啊滚,从一边滚到另一边。


“……停停,你再拨我就要吐了。”苏沐秋最终忍无可忍地抱住了他的手。


叶修颇为满意的接受他的示软,探身从小桌上端过一只写着“我是晚餐”的餐盘,随手扔给他几颗玉米。


苏沐秋才不买账,他举着玉米粒扔到叶修身上,吵嚷着“我要吃肉!”


“要求真多,”叶修只好叼着甜甜圈切了一小块肉排,拿叉子叉了递给他,“喏,自己拿着。”


苏沐秋如愿以偿地把肉排从叉子上拽下来,然后嘎吱嘎吱吃得满嘴胡椒酱。


叶修刚咬了一口甜甜圈,忽然神色一凛呸了出来,他警觉的站起来,无声地走向门口。


“怎么了……?”苏沐秋满嘴食物,含含糊糊地抬头问他,神色却不知为何渐渐迷离。


“嘘。”叶修小声说着,没有回头。


他轻手轻脚地搭上了门把手,然后猛得一把旋开,这让偷偷趴在门后偷听的人猝不及防地撞到了鼻子。


“有什么事吗?”叶修站定,眼神沉了沉,却仍是彬彬有礼地询问门口不住揉着鼻子痛叫的老板。


“啊!……没什么没什么,我就是……呃……”老板惊慌地摆摆手,似乎看到他还站着非常惊讶,结结巴巴了半天才接上话:“我就是来送个茶!没事没事!”


他忙把手上的茶壶塞进叶修怀里,急于掩饰什么似的一转身蹿下了楼。


“真要命……”叶修拎着茶壶关上门,龇牙咧嘴地伸出舌头,转身对苏沐秋道:“别吃了,我舌头都麻了,有药。”


而他却没有得到任何回应。


因为苏沐秋已经淌着口水趴在床铺上睡死了。


“看来是想把我们先放倒吗……”叶修叹了口气。



############

TBC-


我只想说,独角兽是不用穿衣服的,所以当沐秋变回来的时候,也是dhdkfhd的(bushi


点心!点心!


评论(6)
热度(92)

© 落荒鹅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