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荒鹅逃

=江无名,你想叫江无鹅也行x

大概是曲线产粮

甜饼流瑞金,激情流雷安,干敲碗流雷卡(——。

双贱合璧式修伞。

目前修伞《人间居正》大纲已搞定,不坑不坑,由于学业而且篇幅有点长决定于寒假施工

找我玩找我玩←话废的挣扎

热爱评论和被评论

rio,请评论吧——!
想要听到你们的声音呀

【修伞/西幻】愿赌服输 13

#海盗苏沐秋和意外落网的情报贩子叶修的冒险故事

#他们在一块风起云涌的大陆上

#“他守着这处屋顶,仿佛守着整个世界。”


留门:(1)


#################


13


“哇!叶修——”抱着狗的剑客眼睛一亮。


“打住!”叶修连忙大吼一声,生生把他后边儿的连珠炮堵了回去。


“……”黄少天被他一吓,只刹出来了两字——“……pk?”


“行,”叶修一口答应,“还是按你那规矩?”


“当然!谁怕你!”黄少天叫道,很高兴地转身领他们去找地儿。


“……什么规矩?”完全没搞清楚状况的苏沐秋一愣,茫然的把枪收了回去,转头小声问叶修:“我们不应该抓他吗?”


“他这人有个规矩,谁赢了他就能带走他身上一件东西,”叶修边走边给他解释,“换句话说,只要把他打趴下凭证就是我们的了。”


“哦……”苏沐秋的目光落到了叶修手上。


叶修正把他的帽子一圈一圈转在手里,哼着一只不知名的小曲儿,神情轻松愉快。


于是苏沐秋挑挑眉:“你好像很有信心,能稳赢?”


“赢是肯定的,”叶修坦然地摇了摇食指,“毕竟保底咱们还可以二打一。”


“……”苏沐秋没什么表情,“那你一打二吧,我和黄少天一起群殴你。”



黄少天带着他们西转东转,勉为其难地选了一处盆型广场,黑沉的夜拥着柔和的月光落在脚下的石板上,凹凸不平地做一群无声的旁观者,黄少天提着冰雨站在一边,对面是手无寸铁的叶修。


“哦!”叶修一拍脑门,转向和狗一起蹲在高处台阶上的苏沐秋,“枪借我,子弹全卸掉!”他喊道。


这是一场老熟人之间的比试,即是勇者剑客的一较高下,又是带了几分感慨意味的欢迎仪式,他们挺久不见,没必要见伤见血。


苏沐秋手下麻利地卸了弹夹,黄铜子弹叮叮当当地掉了一地,黄少天见状公平的一摊手,明白道:“好吧,那我就用剑鞘跟你打。”


叶修一边低头熟悉枪一边对他胡乱点头,黄少天则动手用一根布条封住了冰雨,细致的在剑身上缠了好几道后,他满意地抖了抖这把暂时出不了鞘的名剑,提剑横切空气,剑柄上的宝石映出他跃跃欲试的满目英气。


“准备好迎战了吗你这消失了大半年的家伙!别忘了上次输给我你还欠我一顿盐酥烤羊排!别想赖别想赖啊!”


黄少天叫嚷着一步踏上,一柄明亮的小剑在他眉心间若隐若现地一闪而过,无锋的钝剑眨眼间直斩叶修身前。


“开什么玩笑,”叶修不慌不忙地用双枪架下了这一剑,“不是你欠我的吗?”


黄少天当即叨叨着怒斩扑下,叶修从容的一挡一拆,无弹的双枪使得像两把来去自如的短匕。


两人吵吵嚷嚷地对招,兵器铛当直响,一转眼就走了十几招,从广场一头乒乒乓乓地打到了另一头。


苏沐秋先是抱着狗看了一会儿,没多久就低下头,托起了一只狗爪子,不明就里的多格眨巴着眼仰头看他。


“真该庆幸,”苏沐秋叹了口气,对它说,“你没你主人那么吵。”


多格被他笑摸狗头,依旧什么也不明白,只知道这人在跟自己说话,受到关注总是能让狗兴奋,于是它跳上苏沐秋的肩膀,试图疯狂舔他以表谢意。


叶修打斗之余还有空瞥到了这边一眼,黄少天也不知道他看到了什么,只见叶修瞪了瞪眼惊讶道:“苏沐秋你俩干什么呢?”


“哈?怎么了?”于是黄少天也跟着仰头转过去看。


然而苏沐秋和狗原本待着的台阶上现在已是空空如也。


这时一个声音从最下面的台阶传了出来——“没事!”


黄少天循着声音向下找,在最底层的台阶上找到了正和狗滚做一团的苏沐秋。


只见他仰躺在地上,一脸嫌弃地举着狗,多格的四条小短腿在空中欢快地扑腾着,一身白毛滚得脏到看不出原来的颜色。


“汪汪汪!汪汪!”它说,明显很高兴有人和它一起耍。


叶修奇道:“你干什么呢?”


“它想请我吃口水,但是我不想,”苏沐秋一边回答一边试图把淌着口水的多格有多远举多远,“所以在拒绝它的过程中,我们一个不小心从上边滚下来了……”


“哦……”叶修拖着长音转过来,不打招呼地抬手一枪托砸在黄少天的剑柄上,险些把他砸脱手,“管管你家的狗,别瞎舔舔,听到没?”他指责狗主人。


 差点被偷袭得手的黄少天顿时大怒:“我去你大爷的我这就替我家狗砍死你!!”


这场打斗没有持续太久,苏沐秋也并没有得到出场的机会,叶修最终成功挑飞了黄少天的剑,在他跳脚的气骂中无惊无险地赢了下来。


叶修一边手里有一下没一下地抛着一把冰蓝色的小剑,一边溜达上屋顶找苏沐秋——这家伙在他们打到一半就溜去找肉吃了,只远远地告诉他在屋顶等。


“唔,”坐在屋脊上的苏沐秋听到声响,叼着半块烧鸡转过身,看到了走上来的叶修,便含含糊糊地问他:“赢了?”


“是啊,”叶修冲他亮了亮手上的小剑,慢悠悠地走上前和他并排坐下,“你上这儿来干什么?”


“吃鸡,”苏沐秋回答,“顺便看星星,你吃吗?”他说着撕下一块鸡肉递给叶修。


“吃啊,”叶修抓着他的手腕咬住那块鸡肉,嚼啊嚼,点点头认真评价:“挺香的。”


“那是,也不看看谁烤的。”苏沐秋笑着拍干净手。


“你烤的?哪儿来的鸡?”叶修问。


苏沐秋给他指了指一边儿的灰堆,挡在黑暗里不仔细看还真注意不到,灰堆上空简陋地支起了一个三角木架,烧灭的几块木柴还埋在里边,捻一捻灰烬还有余温,看来刚熄不久。


“鸡是森林里抓的,应该没毒。”苏沐秋补充道。


“但愿吧……不过你好像挺熟练啊?你不是一直待海上在吗?”叶修诧异地接过他用树叶包裹住的半只烧鸡,朴实的肉香里有树叶涩涩又清辛的味道。


“这个嘛,”苏沐秋双手向后撑在屋脊上,懒懒道:“我们海上遇到暴风雨的时候一般都会就近找个荒岛躲起来,其他时候漂到哪儿是哪儿,这活儿其实挺熟的。”


“真是自由自在,海盗真是个风一样的职业。”叶修感慨。


“是吧,不过黄少天呢?他就这么心甘情愿地把凭证给你了?”苏沐秋忽然想起来这茬,不免有些奇怪。


“他已经走了,据他说他得在天亮之前赶回王都星罗城,毕竟很多国务都需要他,多亏了还有个喻文州顶着,”叶修边笑边说,“这么一比,皇族还真是个锚一样又沉又累的职业。”


苏沐秋颇为赞同的点点头,等着叶修继续说下去,这同时也是他抛掉伯爵名衔的原因,这时他忍不住打了个哈欠,感到眼皮有些沉重。


夜其实已经很深了,明亮遥远的星光下只有蝈蝈还在叫唤,一群无知无觉,彻夜不眠的音乐家,准确来说,是以及这两个还未入梦乡的人类。


叶修继续回忆道:“至于凭证嘛,黄少天说各个王国要它无非是想要国家更强,但他认为只有自己努力出来的东西才是货真价实的,靠祈愿得来的,不算,他也不屑走这样的捷径,所以大大方方地就抛给我了。”


“他这人可真有意思,居然嫌弃近路想自己去搞定。”苏沐秋感慨着,声音渐低到几不可闻。


“是啊,”叶修点头,“没什么幻想能绊住他,他自己就能实现一切,真是勇敢无畏,狮子般的男人。”


叶修说着忽然感觉肩膀一重,他转头一看,苏沐秋已经歪在他肩上睡着了,低敛的睫毛轻轻颤动几下,呼吸悠长而安宁,像一只仲夏夜的小夜曲。


“喂喂,别在这儿睡啊。”叶修无奈的拍拍他的脸。


“唔……”苏沐秋半阖着眼睛浅浅哼了一声。


见他完全没有挪窝的意思,叶修只好自己挪了挪,让他无知无觉地滑下来睡在自己怀里,叶修轻轻搂着他,一抬头便是漫天清光,星海如斗,光珥恢宏,这世间如此安定,他守在一块屋顶上,便仿佛守着整个世界。



##################

于是蓝雨篇就这么结束了,再之后就是百花篇了(开始数数


点心!点心!


评论(4)
热度(95)

© 落荒鹅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