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荒鹅逃

=江无名,你想叫江无鹅也行x

大概是曲线产粮

甜饼流瑞金,激情流雷安,干敲碗流雷卡(——。

双贱合璧式修伞。

目前修伞《人间居正》大纲已搞定,不坑不坑,由于学业而且篇幅有点长决定于寒假施工

找我玩找我玩←话废的挣扎

热爱评论和被评论

rio,请评论吧——!
想要听到你们的声音呀

【修伞/西幻】愿赌服输 12

#海盗苏沐秋和意外落网的情报贩子叶修的冒险故事

#他们在一块风起云涌的大陆上

#“所有的巧合都如此美妙,特别是和爱人一起。”


留门:(1)


#################



12

 

蓝雨的边陲小镇斯普特尼上,正是一片张灯结彩,男人和女人在夜色下忙碌的进出,连不到一杆猎枪高的小孩子也成群结队地爬上了屋顶,搭了个小棚子看热闹。

 

初来乍到的叶修和苏沐秋惊叹着从热闹的夜市中穿过,尽管他们抵达时已是华灯初上的傍晚,但这并不能丝毫阻碍当地人热情庆祝他们一年中最盛大的节日——乌拉节,感谢他们所信奉的乌拉神,慷慨的赠予他们丰收,阳光和雨水。

 

小教堂的白塔下有信徒齐声唱颂圣歌福音,几个挽着小木篮子的小女孩叽叽喳喳地坐在广场中的喷泉池边上,棕黄色的麻花辫让人不由想起了同样叽叽喳喳的小麻雀,苏沐秋从她们旁边走过,意外地得到了一只沾着水珠的铃兰花环。

 

“明明很好看啊,”叶修走在他身边说,“为什么要取下来?”

 

“这么湿,我的帽子怎么办?”苏沐秋小心地拎着花环,水珠打湿了他的袖口。

 

其实他想说的是我一大老爷们戴什么花环啊,不过在一群小姑娘们期待的目光下,他得换个理由。

 

“好说,”叶修趁他不注意,抬手摘了他的靴帽,反扣在自己头上,边笑边躲他想抢回来的手,“这不就行了?”

 

抢不回来的苏沐秋:“……”

 

他不好发作,只能气愤地把花环扣在了脑袋上,不过他的动作其实很轻巧,一点也没弄散那些编在一起的铃兰枝条,喷泉池边的小姑娘们拍着手惊喜欢呼,苏沐秋回头报以她们一个微笑。

 

淡金色的发丝压在洁白的铃兰串下,像挂了串软白的小铃铛,风儿呼啦啦卷过水珠,挂在飘起来的几缕发梢上,暖黄的挂灯映得它们越发透亮,眉目端正的温和青年转过身,恶狠狠的踹了叶修一脚,“饿死了!快找地方吃饭!”

 

叶修:“……你怎么区别对待呢?”

 

苏沐秋只是顶着花环大步往前走,不理他。

 

“哇!”小姑娘们好奇地看了过来。

 

“瞧,”叶修对她们指了指苏沐秋,笑道:“他害羞了。”

 

 

他们东转西转地走进了一家名为“ice”的旅馆,摆设布景偏冷色系,不过气氛很温馨,就是有点冷,或者说很有点冷。

 

苏沐秋拽了拽椅子,没拽动,低头一看,木缝边儿结了一层冰凌——这是给冻在了地上。

 

“哇,蓝雨的冰系法术吗?”苏沐秋赞叹着怡然踹了椅子一脚,简单粗暴,冰碎了。

 

拿出法杖准备念解冻咒的侍者:“……”

 

叶修笑了一声,指指桌子,“请把这个化开就好,谢谢。”

 

苏沐秋在一边“当当”地敲了敲木桌上的茶壶,揭开壶盖一看,里边的茶水原来也已经冻成了一大块硬邦邦的冰坨。

 

侍者依言摇着法杖低吟起来,桌面和银餐具上冷白色的冰霜层很快褪了下去,茶壶里的茶水又重新流动起来。

 

然而,在与侍者的一阵尴尬对话之后。

 

“你的消息准确吗,黄少天真的在这个镇子上?”目送着侍者离开,苏沐秋有气无力地问叶修。

 

他的宽沿礼帽和花环都挂在石墙边的冰钩上,而他自己则饿得两眼发绿地趴在桌上,对面是正嘎吱嘎吱嚼冰块的叶修,桌子上有一个大碗,碗里全是盛好的冰块。

 

“当然,我查过他籍贯,就在这儿,过节肯定得回来一趟,”叶修含着冰块,声音有些含含糊糊的,他把碗推向苏沐秋,安慰道:“树莓味的,我觉得还可以,就是有点酸。”

 

“…我想吃肉……”苏沐秋闭上眼睛,痛苦地捡了一块跟他一起嚼。

 

没办法,钱不够。

 

曾经一掷千金的海盗团长兼伯爵和曾经金银不愁的情报买卖界巨头,坐在蓝雨边境的一个小镇子里的一家旅馆餐厅里,共同分享一碗便宜到仅售一银币的树莓冰块,而这珍贵的一银币还是从苏沐秋的帽子里翻出来的。

 

真是没了钱的海盗不如鸡……呸。

 

“你为什么不带钱……?”叶修这么问。

 

“我以为你带了……”苏沐秋这么说。

 

“巧了,我也是这么以为的……”叶修回答。

 

“我们身怀全大陆心心念念的五块凭证,却因身无分文而悲惨地饿死在路上???”苏沐秋抱着脑袋哀鸣一声,仿佛已经预见到自己的悲惨结局。

 

这时他忽然感觉有什么东西在疯狂蹭他的腿,疑惑地伸手从黑暗的桌底一捞,捞起来一只圆滚滚的毛团,动来动去,动来动去。

 

它好像很兴奋,说:“汪!”

 

“咦……”苏沐秋撩起它垂下来的长耳朵,露出了一双淡蓝的圆眼睛,它仰起头,友好地舔了舔苏沐秋的手心。

 

“这是蓝雨的一种长毛狗,多格,”叶修咂着嘴奇道:“不过一般都是黄眼睛,这只居然是蓝色的,我还没到见过,应该是和主人走丢了吧。”

 

苏沐秋好像一个字也没听进去,他只是捧着小狗的脸,忧伤地看着它:“你也饿,是吗?”

 

狗:“汪!”

 

苏沐秋看看狗,狗看看叶修,叶修看看苏沐秋。

 

“……不能这样下去了!”叶修一拍桌子站了起来,递给了苏沐秋一只笛子。

 

“干什么?”苏沐秋举起笛子对光看了看,粗制滥造,放下来,不禁怀疑道:“这东西值钱吗?”

 

“不卖,我自个儿做的,”叶修拉起他,宣布:“走,我们卖艺去。”

 

 

“唱的好!”

 

“吹的妙!”

 

(鼓掌声)

 

一点月色如烟似纱,轻轻落在渐渐安宁的小镇上,浑重的钟声一圈圈地荡开,走来走去的鸽子啪啪啪啪啪啪飞起来,广场的喷泉边,叶修一边抛着几块赚来的银币,一边举着块榛子松饼喂苏沐秋,苏沐秋咬了一口,把笛子搁在石阶上,他的礼帽就放在一边,里边还有好些叮叮当当的硬币,他咀嚼着评价道:“好吃。”

 

“汪!汪汪!”多格在他怀里扭来扭去。

 

苏沐秋“唔”了一声,把抱着的狗放下来,也撕了几块喂它,多格摇着尾巴趴在他的膝盖上,兴奋地张嘴接受投喂。

 

叶修往后一仰双手撑在喷泉池边上,感叹道:“你居然是嘉世人,我还真没想到。”他想起刚才苏沐秋吹的那只牧歌,婉转悠长,不免有些感慨和回忆。

 

“是啊,”苏沐秋边吃边点头,“你不也是,老乡,哈哈。”

 

叶修只是笑,顺手往喷泉池里扔了一枚硬币,“我还以为这个国家已经彻底消失到一点痕迹都没有了呢。”

 

“哦,”苏沐秋好像忽然像起来什么,他把试图往他脸上爬的多格按下去,转过头斟酌的问叶修,“你和嘉世之间发生了什么,能说吗?”他打定主意,叶修只要有一点犹豫,他就转话题。

 

“能啊,跟你还有什么不能说的,”叶修懒洋洋地直起身来,摸了摸下巴似乎在回忆,“我想想,弗洛德大叛乱平定之后,我好像就特别不受皇室待见了,一个个看我眼神躲躲闪闪的,好像生怕我哪天起兴杀进皇宫跟他们抢皇位似的。”

 

苏沐秋一边吃一边喂狗,听得很认真。

 

“然后我就被越派越远,他们就继续猜忌我会在国境边造反,我哪个王子的队都没站,所以每个王子就认为我是搞潜伏的,成天想这想那,于是我的危险程度就越来越高了,”叶修说着又手痒地去拽狗尾巴,多格似乎忙着吃东西没空理这货,只留给他了一个圆滚滚的狗屁股,“这时被我挡了财路的几个议员找了个谋反的理由争先恐后地试图弹劾我,两边一拍即合都觉得我是个祸害,飞快地下了通缉令,这不,我一逃出来嘉世就垮了,几个蠢货王子争着搞政变,我才不陪他们玩这个,哈哈。”

 

苏沐秋打个响指给出总结:“这就是传说中的功高震主。”

 

叶修点点头,笑意淡淡的。

 

苏沐秋眼尖地看出他的唏嘘,“其实你对嘉世还是有感情的吧?”

 

“废话,”叶修想也不想的回答,“从小长大的地方,能没感情吗?”

 

“我好像就还好,不过我是在海上过了几十年,”苏沐秋伸了个大大的懒腰,继续道:“政变之前我去过几次嘉世,是个很美的地方。”

 

“嗯,是的……哎哎狗!狗!!”叶修叫着一下跳起来。

 

多格不知瞧见了什么,猛地从苏沐秋怀里窜了出去,欢快地汪汪汪奔向了前方。

 

苏沐秋看着它屁颠屁颠扑到一个正在无知无觉啃棒冰的剑客身上,奇道:“它怎么了这是?”

 

“这狗居然是黄少天养的……”叶修顿时百感交集,给苏沐秋指了指那个现在正惊喜地跟狗一起打滚的剑客。

 

苏沐秋挑挑眉,转头看向叶修诚恳道:“这比我们同时都糟糕的相信对方带了钱更为巧合。”

 

“别这么说,”叶修笑了起来,“要不是没钱吃饭,我就不会知道你的曲儿吹这么好了,要知道,卖艺也是生活的一种方式,特别是和爱人一起。”

 

长长的影子温顺地伏在地面的大理石上,喷泉的水花卷高,像撑起了一柄旋转着的小伞,他们在涌动的水幕后接吻,隐秘而心怀甜蜜。


###########


TBC-

评论有人说这是不是蓝雨篇这是养老篇笑死了哈哈哈哈或


点心!点心!


评论(5)
热度(91)

© 落荒鹅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