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荒鹅逃

=江无名,你想叫江无鹅也行x

大概是曲线产粮

甜饼流瑞金,激情流雷安,干敲碗流雷卡(——。

双贱合璧式修伞。

目前修伞《人间居正》大纲已搞定,不坑不坑,由于学业而且篇幅有点长决定于寒假施工

找我玩找我玩←话废的挣扎

热爱评论和被评论

rio,请评论吧——!
想要听到你们的声音呀

【修伞/西幻】愿赌服输 11

#海盗苏沐秋和意外落网的情报贩子叶修的冒险故事

#他们在一块风起云涌的大陆上

#“他要这个人,一生如此。”



留门:(1)


#################


11

 

“啊——————!!!!”

 

叶修尝到了口腔里的血味,于是他意犹未尽地松开牙,舔舔嘴唇半是无奈地抬头道:“你别叫这么惨啊……”

 

说着他心满意足地摸了摸对方线条漂亮的锁骨上那个他所咬出来的牙印。

 

苏沐秋一瞬间很委屈,他愤怒的朝叶修咆哮:“你咬我!!你还好意思怪我!!”

 

高潮后的沙哑声音还有些发抖,叶修用匕首撬开了他手上的铁拷,让他得以有气无力地伏在地上,苏沐秋眼前金星乱转,手脚发软,浑身都疼,顿时有种自己再也爬不起来的错觉。

 

“你好意思就行,”叶修随口说,抓着苏沐秋的手腕举到眼前,有些心疼地帮他揉着那些铁拷勒出来的红痕,边揉边道:“地图是戴妍琦给的,就是那个在旅馆搂着你叫小甜心的女人,她是雷霆的人想绕过你跟我搭线。”

 

“什么?”苏沐秋没反应过来。

 

叶修抬手掐着他脸上的软肉往外拽,和颜悦色道:“这是我在轮回欠你的那个解释,你还有什么要问我的吗?”

 

叶修想解决掉他们之间所有可能会被趁虚而入的误会,他不想再失去苏沐秋的信任,永远不想。

 

“哦……”苏沐秋被他拽的口齿不清,好在他的回答只有两个字,叶修很容易就听清了:

 

“没了。”他这么说。

 

叶修笑了一下,温声道:“谢谢。”

 

苏沐秋恹恹地挑挑眉毛,开口:“你说过一句话,同样返还给你。”

 

“真不好意思,忘了。”叶修笑着低头亲吻他,心里明白他说的是在海市上的那句“你永远也不必对我说谢谢”

 

他知道苏沐秋相信他了,剑和弩,怀疑和痛恨都齐齐放下,嘿,这感觉真不错。

 

苏沐秋感觉叶修好像喂了什么又酸又甜的东西给他,他皱着眉咬开那颗果子咽下去,随后虚软和烦乱从他身上打包滚蛋,久违的力量重新流窜在他活过来的血脉里。

 

苏沐秋诧异地低头活动双手,感觉好像又有了单手提起一只黑犀牛再狠狠摔到地上的力气。

 

叶修叼住他肩颈间的一小块皮肉,牙齿细细的碾咬,含糊地解释道:“现在允许你夸我,非常值得一提的是雷霆的另一半以肯特萨斯为首的皇室一夜之间突染恶疾而亡,是他们向微草泄密背叛了斯诺伐克,于是我和微草做了个划算的交易——继承人换你加凭证,成交了。”

 

“你还真是个奸诈的资本家,”苏沐秋嫌弃地推了推叶修,指责道:“别拿我磨你的牙,你应该去跟狗抢骨头。”

 

“唔。”叶修只是哼哼。

 

意料之中的没推动,于是苏沐秋以牙还牙地找了个角度一口咬上了叶修露出来的侧颈,用力用力用力。

 

“苏沐秋!!你要咬死我吗!!!?”叶修顿时惨叫起来。

 

“哈哈!哈哈!”苏沐秋松了口,无情嘲笑起来。

 

去他娘的背叛,他想。

 

我要这个人,一生如此。

 

叶修龇牙咧嘴地捂着脖子,感觉怀里的罪魁祸首似乎在颤抖,苏沐秋把下巴轻轻放在他的肩膀上,碎头发擦过,脸侧有点痒痒的。

 

叶修顿时了然地把手轻轻放在他的脊背上,他不用查看,心里也有数。

 

“你是来救我的……”苏沐秋说,声音带着微弱的哽咽,他再怎么掩饰也掩饰不了。

 

“不然呢,”叶修叹了口气,“微草现在可是冬天,冷的要死,我大老远跑来挖琥珀的吗?”

 

叶修想了想伸手捂住了苏沐秋的眼睛,他看不到他的脸,可是能感受到细软的睫毛轻轻蹭过手心,与之同时还有温热的泪水。

 

“……你捂我眼睛干什么?”苏沐秋有些不自在地小声问,知道自己被发现了。

 

“我觉得你不会愿意被人看到掉泪,所以帮你挡一下。”叶修淡声道,轻轻搂紧了他。

 

这言语像一柄旋转着的利刃,直直地捅进苏沐秋的心脏,流出汩汩的红的血,他起先以为那是冰冷死气的,用手一触才发现它们是温热激荡的,这让他如梦方醒般活了过来。

 

于是他也搂紧了叶修。

 

“是该夸你,真棒。”苏沐秋笑着闭上眼睛。

 

没有任何难缠可怖的谎言能够阻挡两颗赤诚的心赤诚相见,什么也不能。


“你还能起来吗,我们得走了。”叶修拉开了铁门,往外探了探。

 

“拜你所赐,”苏沐秋试着站起来,他成功了,但是得扶着墙,“你得搀着我大概。”

 

“那倒不用,咱们快点,我抱你出去。”叶修走过来,不顾苏沐秋的反对抗议,一手抄他的膝弯一手抓他肩膀抱起来,大步朝外走去。

 

他身手矫健地在黑暗的地牢里左拐右闪,连头顶挂着打瞌睡的蝙蝠都没惊醒。

 

“……老实说,这让我有点尴尬。”苏沐秋眼神复杂的盯着叶修的下巴。

 

“没事,我不尴尬,”叶修只是笑,“咱们现在可是一只肥羊,七个凭证里有五个都在手上,海上已经封锁了,我们没法儿联系斯洛伐克,只能徒步过去了。”

 

“去哪儿?”苏沐秋愣了一下问。

 

“蓝雨啊,醒醒,准备干活儿了,还有两个凭证等着我们去收入囊中呢!”叶修笑道。

 

还有什么比误会澄清重新上路更愉悦的呢?



###########


TBC-

看!我成功甜回来了!


 点心!点心!


评论(3)
热度(108)

© 落荒鹅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