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荒鹅逃

=江无名,你想叫江无鹅也行x

大概是曲线产粮

甜饼流瑞金,激情流雷安,干敲碗流雷卡(——。

双贱合璧式修伞。

目前修伞《人间居正》大纲已搞定,不坑不坑,由于学业而且篇幅有点长决定于寒假施工

找我玩找我玩←话废的挣扎

热爱评论和被评论

rio,请评论吧——!
想要听到你们的声音呀

【修伞/西幻】愿赌服输 8

#海盗苏沐秋和意外落网的情报贩子叶修的冒险故事

#他们在一块风起云涌的大陆上

#“幸好我有PLAN B。”

#特工回合

 
留门:(1)

 

#################

 

08


轮回的晚宴无疑是相当有品位的,从器具摆设到墙壁地砖,都是散发着艺术气息的奢侈品,无一处不是华丽典雅。


叶修一边暗暗扣住了那把维德尔传来的银钥匙,一边若无其事的朝大厅的侧廊靠过去,身后的舞池依旧是华衣美鬓,香槟轻碰,似乎并没有人注意到这位漂亮人物的提前退场。


叶修走在狭长的走道里,神色随意得就像在自家后花园遛弯,一位错身而过的男侍礼貌的向他点头,而叶修只是抬了抬帽子,然后无声无息的转身跟上,一记手刀干净利落的劈晕了那位毫不知情的倒霉侍者。


他扶住软倒的侍者倒退着进了走廊拐角的衣帽间,动作平稳的连那侍者托盘里高低瓶壁的酒水都没洒出一滴。


片刻后,两人身份便一调转,小隔间里走出来一位身量颀长的英俊男侍,他一边单手整理着领结,一边回手把一件花哨的昂贵外套扔在那位新上任的“海盗伯爵”人事不知的脸上,摇身一变的叶修想了想,又俯身捡起了托盘,原地调度出一个得体的标准化微笑,转身迈步上了楼梯。


身后的走廊空荡荡,安静得好像什么也没发生。


苏沐秋砍断绳索,在高低错落的铁网架上跳步前进,余光一瞥,一个黑影从左下方的甬道闪了过去,他奇怪的“咦”了一声。


“怎么了?”叶修问。


“好像遇到了同行,”苏沐秋留意了一下黑影的去向,淡然预言道:“不过他走错道了,这会让他很快扎成个刺猬。”


叶修摸了摸下巴,“估计别家也开始行动了,注意着点,回避他们。”他提醒道。


“知道了。”苏沐秋点点头,忽然又想起叶修看不到,他“唔”了一声,随口道:“你那地图从哪儿来的,相当靠谱啊?”


叶修干笑一声:“其实是我一小粉丝送过来的。”


苏沐秋沉吟一下,有点想问问叶修进一步的来由,转念又考虑到两人现在颇暧昧的关系,拿不准这个问题是否合适,于是便咽了回去。


“以后亲自跟你解释,长话短说,相信我。”没等到回应的叶修小声说,他已经到了戒备森严的顶楼。


“好。”苏沐秋说。


叶修托着托盘,目不斜视地走过坚固的合金拱门,心里却在暗骂:维德尔可没告诉我进这道门居然要刷识别卡。



例行巡视的侍卫长感觉身后有人拍了拍他的肩膀,“什么……”他还没来得及问完就侧颈一痛,这一下居然没有直接劈晕他,侍卫长痛苦地捂着脖子转过来,想要查看袭击他的人。


好吧,再来一遍。


叶修这一次成功的拽走了侍卫长的识别牌并留下了一个不省人事的他。


门禁亮起了象征“通过”的蓝光,叶修刚舒了一口气,屏幕上却又浮起了一行十六位的密码条。


“……”叶修虽然很想徒手拆了它,不过他显然知道这会导致一个激情爆炸的严重后果,于是他果断转回去,毫不犹豫地摇醒了倒地的侍卫长,“喂,起来干活了。”


这道密码锁他当然有办法破解,然而眼前就有一个最省事儿的办法——执行RULE.NO.1当懒则懒。


被暴力弄醒的侍卫长迷茫之中感到有一把枪狠狠地顶住了他的下巴,顿时吓得一激灵,战战兢兢地被叶修押到屏幕前输入密码。


“谢谢。”叶修礼貌的伸手让他又一次倒在了地上,然后把刚才拿来威胁侍卫长的椅子腿扔到一边,大步迈进了滑开的金属门,沉重的大门紧跟在身后合上。


他居然害怕椅子腿,真奇怪,叶修还在想。


另一边的苏沐秋深吸了一口气,跳进了逼仄的漆黑天井,他背抵住身后的铁壁,双腿打开支撑在对面两侧,顺着圆柱形的甬道缓慢向下挪动,天井中过于稀薄干涩的空气让他不得不小心注意着运动速率,苏沐秋无声地落地,然后一个侧滚闪进了阴影处。


这是一处仅有十来立方米的地底密室,中心的台柱上放着一个金属质感的银灰色魔方,除了天花板上的天井口外,右侧的一道重逾千斤的方形石门是唯二的出口。


排除机械魔方周围的警示结界后,苏沐秋一手握住它,打算掂量掂量它的重量,然而他咬紧牙关也只能将魔方提高约莫几毫米的高度,简直微不足道,似乎有什么强力的反制磁场牢牢吸附住了它,苏沐秋恼火的磨了磨牙,松手,“咔”一声让它弹回金属台上。


苏沐秋绕着台柱走来走去,“雷霆真棒,开不了,你弄好没?”


叶修的回复很快,“BINGO!谢顿公爵的权限有三十秒,我开了?”


苏沐秋:“来啊!”


叶修抬手敲了敲画框上冰凉的镜面,用力按下了画上马车的左前轮子,一个凹槽露了出来,他摸出银钥匙插了进去,银色的金属在凹槽里自主变形,很快严丝合缝地融了进去。


谢顿公爵深受皇室信赖,是绝对的幕席亲信,这份殊荣带给了他无穷的财富和权力,甚至连收放轮回凭证的绝密地库他也有30s的指令权限,而这恰恰就是维德尔所看中的。


这把银钥匙是他的身份凭匙,准确来说,是一把代表他最高权限的万能钥匙。


叶修握住它的尾端,轻轻一旋,“嚓”一声,地下几百米的一个小房间里布满的强制磁场瞬间消失,右侧的石门缓缓提起,迎宾般露出了宽敞的甬道。


“30秒。”叶修又不放心地提醒道,心里无来由的一阵心悸。


“明白了。”苏沐秋三两下扒开那只恢复它应有轻便重量的机械魔方,取出了一只金色的袖珍小轮,正准备从大开的甬道中撤出时,石门却在此时轰然落下,同一方向的远处接连传来几声同样的重响,形成了一道道暗无天日的封闭空间,与此同时,地面上的宫殿里响起了尖锐的鸣笛。


叶修忙问:“你那儿怎么样!?”


“哇,”苏沐秋惊奇地拍了拍面前的高大石门,“估计是凭证脱离磁场的自动报警,别担心,我没事。”


听到他没事,叶修紧提的一口气顿时才松了下来,感叹道:“幸好我有PLAN B。”


“是啊,”苏沐秋侧身趴在门上,听到了门后不断放出有毒气体的“滋滋”声,他半开玩笑道:“感谢你提前建议我走那受罪的天井,这让我对再来一次做好了充足的心里建设,甚至还有可笑的熟手感。”


“快上去,从暗河出来,轮回的水循环系统不会停行,我去墙外接你。”叶修匆匆扫了一眼落地窗外警笛通鸣的房屋,近十公里内的空间一览无余,还能看到迅速集结的卫兵队从四面八方向这座城堡赶来。


苏沐秋笑道:“哎哟,你要是到的比我慢怎么办?”


他正叼着一把匕首往天井口爬,这让他的声音含含糊糊的。


叶修道:“好说,我比你快,你就跟我睡,你比我快,我就跟你睡。”


苏沐秋呸他:“去你的!这不一样吗!”


叶修飞快地下楼,转过走廊,嘴角噙着笑,只是这笑意在他敏感地察觉到身后袭来的风声时转瞬就冰冷了,他眼神一凛,一颗凝着杀意的子弹几乎擦着他的衣角飞过。


“你是谁?”身后执双枪的男人面容冷峻,声音冰冷的近一线。


轮回,周泽楷。



苏沐秋潜在冰冷的水底,沿着暗河的方向向城外游去,贝壳里轰轰响着听不清楚,或许是水流的影响吧,苏沐秋想,头顶的光亮越发明亮温暖,大概是快到了,他忍不住放松的展颜一笑。


另一边的大厅,舞池里乱成一团。


维德尔悄悄地往大门退去,一把冰冷的手枪却从身后抵住了他。大厅内的人群忽然自发的退让开一条通道,银发的公爵从里走出来,阴冷的眼神牢牢盯住了试图逃跑的维德尔,他顿了顿,扬声道:“贱女人,你偷了我的钥匙,还想跑吗?”


维德尔叹了口气,闪电般出手夺枪,一气呵成地磕碎了身后亲卫的腕骨,然后他在惨叫声中一枪崩落了大厅中央的水晶吊灯,女人们尖声乱窜,维德尔不紧不慢地走过去,踩住了被压在巨大吊灯下公爵持枪的右手,他换回他的本音,低声笑道:“蠢货,你对女装play一无所知。”


公爵一副见了鬼的模样看着他,颤声道:“你……你……”



苏沐秋缓慢地向水面渐进,就在他准备欣喜地一跃而出时,一阵杏仁般清涩微苦的气味漂到了他的周围,他皱着眉发现这些淡绿色的水团渐渐包围了他,岸上有一道黑影掠过,苏沐秋骤然瞳孔一缩,暗道不好,然而还未等他已经麻痹的躯体作出任何反应,他就眼前一黑,彻底失去了意识。


当王杰希把“守株待兔”的成果捞上来后,他一眼就认出了这个昏迷过去的男人,同时还眼尖地发现了那只倒扣在他耳后的漂亮贝壳。


如果我没记错,今天叶修也戴了一只一模一样的,王杰希想。


他眯了眯眼睛,颇满意地从苏沐秋身上搜到了那只金色的小轮子。


看来肯特萨斯那废物还能提供点不错的消息,王杰希决定继续和这个狡诈的雷霆二王子合作。


“别忙活了。”王杰希试探着向贝壳道。


贝壳的回应很快——“你是谁?”


这个声音虽冷,激烈交战中的呼吸却不免急促。


“王杰希。”


“……真糟糕,”叶修叹了口气,“别动他。”




###############


TBC-

刺激,发了就跑


点心!点心!(哀嚎


评论(9)
热度(89)

© 落荒鹅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