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荒鹅逃

=江无名,你想叫江无鹅也行x

大概是曲线产粮

甜饼流瑞金,激情流雷安,干敲碗流雷卡(——。

双贱合璧式修伞。

目前修伞《人间居正》大纲已搞定,不坑不坑,由于学业而且篇幅有点长决定于寒假施工

找我玩找我玩←话废的挣扎

热爱评论和被评论

rio,请评论吧——!
想要听到你们的声音呀

【修伞/西幻】愿赌服输 7

#海盗苏沐秋和意外落网的情报贩子叶修的冒险故事

#他们在一块风起云涌的大陆上

#换装play

#“yes,honey!”

 

留门:(1)


#################


07

 

堂而皇之的穿着苏沐秋那一身华丽贵气到令人咋舌的正装,叶修歪歪倒倒的靠在同样镶金嵌钻的马车软垫上,一颗一颗的喂自己吃葡萄。

 

除了那些原有的精致配饰,挂银链的佩刀,插着鹦鹉翎的靴帽,白骨骷髅形的黄铜扣夹,他还突发奇想的选了一条颇匪气的独眼布罩,细长的条绳歪歪搭在他挺直的鼻梁上,绕过耳侧,穿过深黑的发丝,利索的系在脑后,眼神懒散又惬意,西装线条下勾勒出的长腿窄腰,越发衬出他一身的痞帅。

 

亏的苏沐秋跟我身形差不多,不然还真不好装。

 

他这么想着,好整以暇地伸手敲了敲那只倒扣在左耳后的珠贝——“进去没?”他懒洋洋的问了一句话。

 

鸽子蛋大小的贝壳很快回应了他——“别瞎敲,我跳柱子在!摔下去了你可得给我陪葬!”一个声音怒气冲冲地吼道。

 

叶修被他嚷嚷得耳朵疼,一脸痛苦的把贝壳拿远了点,好声道:“别嚷嚷别嚷嚷……嘘,你吃子弹了吗,小心点,别被人发现了。”

 

苏沐秋埋怨道:“你要是再这么神出鬼没的突然敲一下,我就没准得吃了,拜托,我现在可是在好几百米的地下,这里安静的能听到耗子哼口水歌。”

 

“听上去好像进展不错,”叶修一面接着话,一面在腿上铺开他那张从雷霆黑来的地图,“虽然老实说我觉得这个活儿由我来干成功率比较高。”

 

“……你想干架吗?”

 

“那倒没有,”叶修一边笑一边在地图上确认苏沐秋的位置——一个蓝色的小光标正一闪一闪的在左下角缓慢移动着,“不过显然穿金戴银地应付那些老狐狸这活儿你肯定不熟吧?”

 

贝壳里传来的声音冷冷的,“那还真是有劳你了。”

 

苏沐秋想了想又问:“你知道怎么装我吗?”

 

叶修道:“好说,端一副“我很烦不准跟我说话”的凶样,谁跟你搭话就瞪谁,这简单啊!”

 

苏沐秋简直哭笑不得:“谁跟你说的!”

 

“哈哈在海市的时候你就这样,我可早已经看透你了!”叶修笑嘻嘻的跟他开玩笑。

 

苏沐秋呸他:“少来,出岔子了就找你!”

 

“哎哟,西南边有三队巡逻的‘工蚁’,估计还有三十秒到你这儿,”叶修忽然话锋一转,严肃地按住了地图,“绕道,或者直接从柱子上滑下去,别担心,下边是暗河。”

 

“1。”

 

苏沐秋抱着石柱往下滑,果然听到了流水声,他没有溅起半点水花的潜下水,紧紧贴着石壁,耐心等待那些金属疙瘩们过去。

 

叶修又按着贝壳低声道:“后面没什么新鲜花样,机关,法阵,迷宫,差不多也跟你已经交代完了,按图走就行,我也差不多了。”

 

“咕噜咕噜。”苏沐秋在水下吐出一团泡泡作为回应,他的眼睛在黑暗中闪着光。

 

与此同时,叶修左手边的车帘缓缓向两侧拉开,侍从恭敬地敲了敲侧板,“阁下,皇宫到了。”

 

“嗯。”

 

“伯爵”沉稳的一颔首,缓步走下了马车。

 

城墙前的两列卫兵同步一立长矛,整齐划一的向他敬礼,身后金色恢弘的皇宫排开铁闸,张开金属的巨口迎接从大陆四方赶来欣欣然自投罗网的猎物们——一只光鲜亮丽的捕兽夹。

 

一位风情别致的贵族登场总是会惹人惊艳的,特别还是一位极少出现的神秘伯爵。叶修靠在大厅舞池外的金色的柱子上,皱着眉摇晃着一杯淡蓝色的鸡尾酒,倒锥形的玻璃杯贴在形色丰满的嘴唇上,有一种漆黑的诱惑,性感又冷漠,像一块烧着的冰。

 

身穿洋装的小姐掩扇惊道:“他可真好看,听说是一……位海盗!”

 

“天,身材可真好……”几道挑逗的目光在叶修从肩到腰的劲瘦线条上逡巡。

 

叶修紧紧崩着脸,心里却在痛骂。

 

该死,到早了,现在这儿还全是小姐夫人。

 

“阁下,有兴致跳支舞吗?”衣着华丽的女人举着酒向他搭话。

 

叶修刚想拒绝,抬头一看,顿时又把话吞了回去,漆黑的眼睛适时一弯,笑道:“乐意至极。”

 

这位女士的身份有很多,比如谢顿公爵新迎娶的第三夫人维特,比如身姿曼妙的美妇人,比如神秘遥远的南法尔姑娘,以及,叶修的线人。

 

“你真是救命,维特尔。”叶修在一个错身的瞬间低声道,在外人看来,这贴近耳侧的低喃更像是一种调情。

 

“多谢我,不是?”维特揽住他的脖颈,气声笑道。

 

“你怎么跑去嫁人了?”叶修不动声色地把她推远了点。

 

“情报需要,扫描过的平面图钥匙在谢顿的府邸上,于是我就扮了个女装,如何?”维特一瞬间换回了低沉的男声,漂亮的睫毛下满是作弄的恶意。

 

这可真是一种奇妙的体验,怀里妩媚多情的人儿忽然发出低沉的男声问道:“我美吗?好看吗?”

 

“……你别说,我第一眼还真没认出你来,”叶修诚实道,然后掐住他越发放肆的手,“别瞎摸,维特尔。”

 

“哎哟,需要我的时候就喊小维维,不需要就板着脸喊维尔特,真无情。”千娇百媚的女声哼哼着移开了手。

 

“……我什么时候喊过你小维维?钥匙给我,快点,我家那位还等着在。”叶修给他递了个眼神。

 

“好吧,我是假嫁人,你这可是真嫁出去了,这儿不方便,等着吧。”维特耸耸肩,踩着节拍飞身出了舞池。

 

叶修不在意地找了个铺着白布的席桌吃小蛋糕,耳边忽然冒出一个犹犹豫豫的声音:“这人...谁啊?”

 

是贝壳。

 

完全忘了还有这茬儿的叶修顿时一僵:“……你听到了?”

 

“很清楚。”

 

叶修老实交代道:“嗯…是我一个线人,刚把我从一堆小姐夫人的热情视线网里救了出来,不过今天他扮了个女装。”

 

贝壳挺久没声音,过了一会儿传来一阵咔咔磕磕的声响。

 

“你干什么呢?”叶修小心翼翼地问。

 

苏沐秋的声音似乎没什么起伏:“我还差两道门,现在遇到了一块机械锁,密码你没告诉我,我看你和你那小维维正忙,所以自己动手拆了一个落单的‘工蜂’,现在把它机械臂卸下来了在撬锁。”

 

……还是生气了。

 

叶修欲哭无泪的满口“没有我不是”呼啦啦涌到嘴边,然而他最终只是长出了一口气,认真一字一顿道:“苏沐秋,我爱你。”

 

贝壳里传来“咣当”一声响,好像是什么金属物件掉到地上的声音。

 

贝壳:“你……”

 

叶修忙凝神细听他要说什么。

 

“你有毛病啊?!”

 

苏沐秋似乎有些无语的骂了出来,叶修却很愉悦的听出了他语气里的别扭和软化。

 

于是叶修立即再接再厉的背出一串数字:“密码4973819167381,需要重复吗?需要重复请说滴滴滴。”

 

开玩笑,机械锁拆下来得花多久,没有十几分钟搞不……

 

贝壳冷笑一声:“不用,我已经拆完了。”

 

“啊……你真棒。”叶修捂住了脸,觉得误判苏沐秋的能力是他犯的第二个可恨的错误。

 

贝壳继续道:“最后一道门,靠你了,快去。”

 

“yes,honey!”叶修一面接话一面龇牙咧嘴地从刚啃的那块蛋糕中抠出了一把银钥匙。

 

 

 

############

TBC-

 勇敢的我,试图日更


点心!点心!(哀嚎


评论(3)
热度(102)

© 落荒鹅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