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荒鹅逃

=江无名,你想叫江无鹅也行x

大概是曲线产粮

甜饼流瑞金,激情流雷安,干敲碗流雷卡(——。

双贱合璧式修伞。

目前修伞《人间居正》大纲已搞定,不坑不坑,由于学业而且篇幅有点长决定于寒假施工

找我玩找我玩←话废的挣扎

热爱评论和被评论

rio,请评论吧——!
想要听到你们的声音呀

【修伞/西幻】愿赌服输 6

#海盗苏沐秋和意外落网的情报贩子叶修的冒险故事

#他们在一块风起云涌的大陆上

#“啊呀,他是你的吗?”戴妍琦转向叶修,惊讶的捂住了嘴。

#表演时间


留门:(1)


#################


06

  

 轮回是个多雨的国度,不定时不定期不定量的哗哗下,怎么开心怎么下,爱怎么下怎么下,谁都管不着。

 

对此,苏沐秋指着请柬上的“江波涛”三个字声称这一定是他的过错。

 

走进旅馆的时候,叶修和苏沐秋已经浑身湿透了,他们大步走进大厅,黄铜的高脚烛台亮着昏黄的光,由于雨夜的缘故,点起的香氛有些阴冷。

 

叶修走上前去敲敲木制的柜台,“劳驾,还有空房间吗?”

 

坐在里面的小姐闻声抬头看了他们一眼,然后低下头继续慢条斯理地磨她的指甲,“晚好,先生们,只剩一间房了。”

 

苏沐秋抓抓头发问:“可以加床吗?”

 

“本店不提供加床服务。”小姐冷冷的拒绝了他。

 

“那就一间吧。”苏沐秋假装没有察觉到叶修投过来的意味深长的视线,压低声音试图解释——“我们随时有可能遭到袭击,两个人在一起更方便照应。”话一出口他就感觉不对了,他在急着解释什么啊,不对!是为什么要解释啊!

 

“你说了算。”叶修笑了。


小姐正在给他们办理登记,大厅里的内门突然在此时被大力推开,一个欢快的女声响起——“能劳烦您帮我换下上位客人的床单吗,我住进去的时候发现房间还没有整理。”

 

戴妍琦。

 

她漫不经心的整了整自己的尖顶帽,半月胸针扣住了她淡紫色的长袍下摆,这件长袍被她省事的撩起在腰间系了个结,这让她看起来不像一个正经的元素法师。

 

“哦,该死,非常抱歉我们马上为您更换!”小姐懊恼的抓起电话,长指甲滴滴滴飞快的戳了几个数键,“喂,z308房间的客人说房间没收拾,你怎么搞的....”

 

苏沐秋诧异的看着这个背着手向他们走过来的小姑娘,虽然说雷霆是斯诺伐克的贵宾,但他也仅认得当时签下协议的肖时钦,他近乎是好奇的打量着这个个头娇俏的元素法师——然而他很快就认为自己是在自掘坟墓了。

 

戴妍琦蹦蹦跳跳的走过来,一把揽住了苏沐秋的脖子,然后像一只灵巧的黑猫,伏下头颅,唱歌般诱惑的贴在他耳边低声道:“哦先生,您看起来可真倦怠,是什么让你忧心忡忡?”

 

温热的吐息丝丝缕缕地喷在脸侧,苏沐秋的耳朵尖腾一下就红了。

 

戴妍琦愉悦地端起酒台旁的一只玻璃杯,笑吟吟地往苏沐秋嘴边送,继续道:“可爱又迷人的小甜心啊,今晚有空吗?”

 

叶修的表情一瞬间有些崩裂。

 

苏沐秋吓得直往后仰,推也不是躲也不是的慌忙道:“不不!我我……那个……呃……叶修叶修!”

 

他手足无措地把求救的目光转向叶修,而叶修只是淡定的喝了一口茶。

 

“啊呀,他是你的吗?”戴妍琦转向叶修,惊讶的捂住了嘴,装出不认识他的样子连连道歉。

 

“……”叶修无语了一下,没有拆穿她,“是我的,所以请你放开他。”

 

苏沐秋一边躲玻璃杯一边嚷嚷:“喂!你说什么呢!”

 

“那真是太抱歉了,只是这位先生实在是太可爱了,”戴妍琦瞥到叶修已经威胁般按到了腰带间刀柄上的手,立即从善如流的放开了苏沐秋,“那么作为我的歉意,请您一定要收下这杯酒。”

 

“啊?”苏沐秋下意识张了张嘴。

 

叶修探究的看向戴妍琦,元素法师偷偷给他递了一个眼神,证明般轻轻抿了一小口示意酒没问题。

 

于是叶修笑了一声,随意却强硬的从戴妍琦手里接下了那只玻璃杯,转向苏沐秋,似乎打算亲手喂他,对他笑道:“人家请你喝就喝呗,这时候拒绝多不好意思。”

 

“我……呃那个谢谢,我自己来。”苏沐秋不自在地接过,瞥了一眼叶修无异的脸色,微微皱了皱眉,仰头一口一口的喝了下去。

 

叶修看着他吞咽时上下滚动的喉结,眼神里有些无奈一闪而过。

 

“您好,两位的住房手续已经办好了,这是钥匙。”小姐站起身递给他们一把钥匙,然后转向戴妍琦,“请您稍等,您的房间正在打扫,您可以先在大厅的沙发上稍作休息。”

 

戴妍琦冲两人眨眨左眼:“我不打扰你们啦,快上去吧!”

 

“走吧。”叶修礼貌的点点头,然后拽过苏沐秋的手腕,目不斜视地向大厅内门走去,只是手里按住了一张从玻璃杯底揭下来的字条。

 

苏沐秋站在电梯里迷惑的揉了揉太阳穴,问:“叶修……我怎么感觉我有点晕。”

 

“回去先洗澡,你被雨淋了那么久,或许是感冒了。”叶修牵着他的手淡声说。

 

“哦…”

 


叶修坐在米色的毯子上,抬起一只手臂悬在在烛台上方,让火舌一口一口吞噬了那张字条——「一个人,屋顶见。」

 

浴室里的水声渐渐停了,苏沐秋拉开门穿着睡衣走出来,晕晕乎乎的。

 

3。

 

叶修一边走过去一边在心里默念。

 

苏沐秋扶住门框,困惑的眨眨眼,站定了。

 

2。

 

叶修又向他走进了一步,双手已经开始向前探。

 

1。

 

叶修看着苏沐秋如沉重的布袋倒向一旁,然后一头栽进了他早有准备的怀里。

 

叶修低着头把他抱起来,苏沐秋像是陷入了沉睡,烂泥般软软的靠在叶修肩上,神色有些困倦,眼底有圈淡淡的青黑。

 

“真不知道你是多信任我一点好,还是对我多防备点好啊。”

 

月光从半边窗户里洒落进来,在地毯上剪出一条明亮的光幕。

 

叶修轻手轻脚的弯腰把他放到床上,替他拉好毯子,然后定定地看着他。

 

苏沐秋浅浅的“唔”了一声,不安稳的皱了皱好看的眉,细软的眼睫无意识颤了颤,穿过月光投下半圈分毫细细的阴影,露出一点毫不设防的神情,叶修无奈的笑笑,然后俯身在他脸侧亲了一下。

 

“我可不会趁人之危,安心睡吧,我出去一趟。”

 

说着叶修一步踏上窗沿,直接从窗翻了出去。

 

这个即将共赴一处角斗场的夜晚,对许多位野心家来说,注定是个不眠之夜,有人推算,有人奔走,有人合盟,有人泄密,有人正前往一处屋顶。

 

银白的月华下,早有一个淡紫色的身影在屋顶闲闲的来回溜达。

 

叶修在瓦楞上顿步,仰头开门见山道:“你有什么要给我?”

 

元素法师笑嘻嘻地从高高的尖角上跳下来,从袖袍里掏出了一张破破烂烂的羊皮纸递给他,补充道:“代表雷霆。”

 

“……”叶修抖开那张羊皮纸,扫了一眼就挑挑眉毛收起来,沉声道:“你们有什么条件?”

 

那是轮回皇宫地下的迷宫构造图,毫无疑问,雷霆的机械技术参与了当时的绝密建造。

 

“一位好的商人总是乐意购买双倍的保险,”戴妍琦歪了歪头笑道,“无论你和苏沐秋谁争得上风,最后的愿望,不能损害雷霆的利益。”

 

不就是想两边站队么?叶修一针见血的想。

 

于是他卷着地图赞叹道:“一份保险在苏沐秋那儿,一份保险买在我这儿,你们还真是不做赔本的买卖,这两样东西,无论是凭证还是地图,对你们来说都毫无价值,所以你们很乐意的就转手了,不是吗?”

 

戴妍琦却敏锐的听懂了他的意思——很乐意的转手了,很乐意的背叛了当初的顾客轮回——你们的信用如何保证?

 

一份同样的地图,可以有两份,三份,甚至七份,正好是凭证的数量。

 

保险的数量,完全可以越多越好。

 

戴妍琦只是狡黠地笑道:“这可不一样,毕竟轮回可没要求和我们签保密协议,不是吗?”

 

“你确信那不是人家对你们诚意的绝对信任吗……”叶修摇着头,语气却并不是质疑,他几乎没有停顿的从怀里摸出了一块水晶。

 

“我还是比较相信契约精神,请吧。”他说。

 

“同样。”戴妍琦咬牙笑道,伸出食指,一个明亮的六芒星光纹很快出现在她指尖,咬开食指的叶修和她相对,两滴同样鲜红的血珠落在水晶上,瞬间亮起了灼目的红光。


“以雷霆王室之名,生命为注。”


“以斯洛伐克之名,生命为注。”


“背叛者罪无可赦。”他们的声音重叠在一起。

 

「ONE TO ONE」水晶上转起一行小字。

 

这是一个人和一个王国的双向结盟,至此,雷霆王室与斯洛伐克彻底的绑在了一条贼船上。

 

在这道亮光中,叶修终于老谋深算的开口道:“虽然最后的愿望我早就让给了苏沐秋,不过还是感谢雷霆对我的支持,拜拜拜拜!”

 

他收回光芒渐渐黯淡的水晶,然后不顾戴妍琦吃惊,愤怒,或许还有那么些无奈的神色,飞快的跃下屋顶,闪进黑暗里不见了。

 

姜还是得老的辣。

 

 

############

TBC-

可以嗅到即将虐的气息吗这里

点心!点心!(哀嚎

评论(3)
热度(85)

© 落荒鹅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