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荒鹅逃

=江无名,你想叫江无鹅也行x

大概是曲线产粮

甜饼流瑞金,激情流雷安,干敲碗流雷卡(——。

双贱合璧式修伞。

目前修伞《人间居正》大纲已搞定,不坑不坑,由于学业而且篇幅有点长决定于寒假施工

找我玩找我玩←话废的挣扎

热爱评论和被评论

rio,请评论吧——!
想要听到你们的声音呀

【喻黄】给你我的小星星

一言难尽的童话风


##########

 

1

很久很久以前,在山的那边,海的那边,有一个神奇的国度——蓝雨,这里有流浪的游吟诗人,有能裁百褶裙的裁缝,有会种桃丝花的园丁,可唯独没有可爱的小姐。


求爱的赞诗,精致的长裙,芬芳的桃丝花,什么都准备好了,可唯独没有可爱的小姐。


可唯独没有可爱......


可唯独没有.......


可唯独......


独......


“够了!”


国王魏琛大喝一声,一边磨牙一边凶巴巴地瞪着下面抽签选出来的“小公主”。


正鬼哭狼嚎的黄少天一下闭嘴了,他一低头从侍女伸向他衣襟的恶爪下躲过,然后视死如归地朝前迈了一步。


“陛下,”黄少天深吸了一口气,躬身行了一个礼,“您说我们国家缺少可爱的小姐,所以非得要我扮公主去参加下周的宴会,然后给我们蓝雨皇室撑场子,这个道理我是懂的而且我也非常深切地明白我们国家目前的国情但是我还是得非常非常严肃地抗议!!!”


侍女习以为常地抹了一把脸上的口水。


黄少天深吸了一大口气,“我不要穿裙子!!!我拒绝!!拒绝!!!拒绝!”


去年的“小公主”宋晓很同情地拍拍黄少天的肩膀,“风水轮流转,今年归你了。”


前年的“小公主”徐景熙很乐意落井下石,他站出来,向魏琛一拱手,“陛下,谁见过不穿百褶裙的公主?我觉得推选一位穿裤子的公主前往赴宴,实在是有失我国礼仪...”


“徐景熙!!!”黄少天跳上跳下地直想掐死他。


民间群众都莫名坚信他们蓝雨皇室里有个从不露面的小公主,是他们蓝雨逃脱诅咒的希望。


然而,愿望总是美好的。


皇室一水的王子,1234567排队站好,就是没有可爱的小公主,而盛大的万国宴会每年都会举行一次,而且每个前往的国家都得是一位公主和一位王子的强制配置。


于是就有人想出了万恶的“公主没有王子来凑”的救急制度,“小公主”每年从几个王子中抽签选出,而今年黄少天无疑是得到了这个成为女装dalao的机会。


“都安静。”


国王魏琛不慌不忙地咳了一声,宋晓竖起了耳朵,徐景熙挑了挑眉毛,黄少天立马调度出一个期盼的眼神望向他。


魏琛一挥手,下达了最终的判决令:

“把他按住,给他穿!”


黄少天吃到了一记暴击。

 

 

2

黄少天恶狠狠地瞪着那些讨厌的荷叶边,方片的薄纱顺着帽沿垂下来,一把糊在他脸上,化妆师陶醉的说这样比较有神秘感,马车摇摇晃晃的停了下来,没等帘子被侍从完全撩开,黄少天就提着裙摆要往下蹦。


“公主公主!”徐景熙吓得上前一把按住他,又压低了声音说:“教你的小碎步呢,注意形象!不能这么蹦下来!”


“......”黄少天想说话,然后想起来他不能说话,于是他给徐景熙递了一个哀怨的眼神。


徐景熙干咳了一声,半扶半搀地把他们蓝雨的“希望”带下了马车。


“看哪!蓝雨的小公主!”


“啊!我的心被她偷走了!”


“她可真美啊,啧啧,看那冰雪般的脸蛋儿!”


黄少天顿时僵了一下,心想我靠我都看不清路你怎么看到我那什么冰雪脸蛋,这些来使怎么睁眼瞎吹。


“日安,殿下。”在检查完通行令后,士兵礼貌的行了一个礼,然后拉开厅门,“请进。”


有光,好亮!


啊!我的眼睛!


黄少天伸手挡住眼前的光,十分不情愿的挪了进去。

 

 

3

一条龙躲在黑不拉几的云层里探头探脑,它的鳞片黑的像木炭,眼睛圆得像核桃,爪子细长,指甲磨的又圆又干净。


云层下边有一个冒白光的城堡,它眼神一亮,偷偷摸摸地落了过去。


这些公主,都是金子般的长发,柔柔弱弱,说话小声得像怕把自己吓死,长得也都差不多,真没劲,它咂咂嘴,蹲在城堡顶上指指点点。


然后它发现了一位毫无形象地趴在露台铁栏上的公主,亚麻色的短发被淡蓝色的缎子细细地缠成小麻花,公主打了个哈欠,露出了一颗可爱的小虎牙。


“她!”龙瞪大了眼睛,仔细瞧着这位与众不同的公主,然后倒抽了一口气,“她好可爱!”


黄少天张牙舞爪地打完一个哈欠,又趴在了铁栏上,高空的风吹得他惬意的眯了眯眼睛,然后他就浮空了。


“咦?”黄少天诧异地看了一眼拎起他的龙。


“你好!”龙自我介绍道,“我是卢瀚文!”


城堡里有人发现了它,爆发出一声尖叫,黄少天被它带着在空中上下晃悠,塔楼上成排的弓箭手搭弓开始瞄准龙,一只弓箭擦着它飞过,龙很生气地转过身,呸呸地朝下边吐口水。


“啊!我要死了!”


“这什么,黏糊糊的!”


“我...这味道....”


弓箭手们痛苦地放下了武器。


“哇哦!酷炫!”黄少天兴奋地大叫一声,伸手抓住了几块鳞片,“你是哪儿来的,我还从来没见过龙呢!你们住山洞里吗,我看的书里说你们住地下!”他灌着风嚷嚷,声音激动又惊喜。


龙一扬双翼,迎着鼓起的巨风平地而起,它也同样大声回答:“我是从蓝雨来的!我们住岛上呢!还有很多我的伙伴,我可以把你介绍给他们!”


“好巧啊!我也是从蓝雨来的!!”黄少天大声说。


人群拦不住腾飞的巨龙,卷起的气流掀开了城堡前成排的马车,卢瀚文带着黄少天越飞越高,穿过乌黑的云团,一直往远海飞



4

漆黑的洞穴里,忽然亮起了几对铜铃般的金色眼睛,黄少天坐在一块石头上,咔嚓咔嚓地啃着一个卢瀚文给他摘的青果子。


龙喜欢公主,喜欢趴在成堆成堆的财宝上,它们靠百褶裙辨别公主的等级,而蓝雨出于对可爱的小姐的殷切盼望,百褶裙做工之精致在各国都非常有名。


方世镜抽抽鼻子,“这只公主身上怎么没有好闻的味道?”


“这得怪叼她来的那家伙太不小心了。”喻文州责怪地说。


它们觉得公主是香的,而除公主之外的人类是无味的,经过它们的研究,黄少天的“公主等级”非常高,所以喻文州判断是叼它来的卢瀚文不小心掉垃圾车里了。


香气+辣鸡=无味√


它们一致通过了这个喻文州分析出来的公式。


“她会好吃吗?”郑轩把自己的半只爪子放进了嘴里,用期待的眼神狂热地舔舐黄少天。


“公主不能吃,我们是文明龙。”喻文州提醒它。


“咔嚓。”黄少天一边吃一边好奇地看着它们。


黄少天丢掉果核,清清嗓子正准备说话,忽然一阵风刮了过来,然后他就被慌慌张张冲过来的卢瀚文撞倒了。


卢瀚文走过来的时候正好听到它们在讨论什么吃不吃的问题,吓得他连忙冲过来把黄少天挡到后边,“干什么干什么,这是我的朋友!”


几只龙上上下下的打量卢瀚文,大脑袋有节奏地一摇一晃的。


方世镜:“真奇怪。”


喻文州:“瀚文身上没有那种味道。”


郑轩:“奇怪,真奇怪。”


卢瀚文摸不着北的看着他的小伙伴:“???”


黄少天看着几条龙一上一下的像唱歌一样摇脑袋,迟疑了一下问:“你们唱欢乐颂呢?”



5

“我觉得可能要让你们失望了。”黄少天弄明白它们“邀请”他来的原因——想有一个香香的小公主陪它们一起玩。


重点是香香的吧,它们应该会喜欢雕牌皂。黄少天心想。


他干咳了一声,几条龙很听话地围着他坐了一圈。


黄少天亮出身份,“我是个王子,男的,不穿裙子的。”


“我这次只是个意外。”他又补充。


喻文州眨眨眼。


郑轩费力地把半只爪子拔了出来,好像并不怎么注意黄少天的话。


卢瀚文又递给他一个果子。


方世镜没什么表情,“所以呢?”


“你们不是要公主吗??我不是啊。”黄少天又说。


好像怕它们听不懂,黄少天又耐心的比划了一番。


“公主。”他顿了一下,指指自己“我不是。”


“是香香的,”郑轩想了想,又补充:“可爱的也行,会玩就好!”


喻文州不怎么在意的说:“没关系,我们可以把你当成小公主。”


“我们的重点是能陪我们玩就好。”郑轩不知道从哪儿摸出来一个球。


“你们的重点确定没有偏离吗...?”黄少天接过那个球,然后抬头问:“所以这要怎么玩???”


“很简单啊,”卢瀚文腾一下兴奋的站了起来,“你丢,我去捡!”


“......”黄少天沉默了一下,还是问道:“你是在哪儿看到这个游戏的?”


“不是我,是文州哥哥。”卢瀚文无辜的指了指喻文州。


喻文州数了数自己爪子上的鳞片,然后揪了一片下来,他皱着眉头(如果有的话)仔细瞧上边自己做的标记。


“......”黄少天问,“这是什么?”


“是我的日记。”喻文州回答。


方士镜转身在杂物箱翻了翻,帮他架上了一副圆框眼镜,细长的银链松松地挂在他的角上。


“哦谢谢,我正需要它。”喻文州道了声谢,然后继续看上边的字。


“看起来你是一条有知识的龙,很值得尊敬。”黄少天退了一步打量着这幅诡异的场景。


“谢谢,”喻文州说,“找到了,我是在蓝雨国一户养狗的居民家看到的。”


黄少天心想我就知道。


“我觉得挺有意思的。”喻文州又接着补充。


黄少天已经确信了,“所以你就把这个游戏安利给了你所有的和你一样无聊的小伙伴?”


“是啊。”喻文州点点头。

 


6

喻文州陪黄少天坐在悬崖顶上看星星,一大一小两只脑袋一起仰着。


“我有一个大胆的想法。”黄少天忽然说。


“什么?”喻文州偏头看他。


“我要上天!”黄少天跳了起来,突发奇想的爬上了悬崖边上的一块绿色的大石头。


喻文州一惊:“等……”


“绿石头”动了一下,四周伸出四只象脚,然后一个脑袋从下边探了出来,它扭过头去,黑豆般的小眼睛一眨也不眨的看着坐在它背上的黄少天。


啊,这是一只大乌龟。


乌龟在黄少天惊奇的目光中把自己撑了起来,慢慢抖了一下它的绿壳。


喻文州忽然有一种不好的预感,然后他看着那只乌龟一脸无辜地(如果可以看的到的话)把壳翻了过来。


“啊!!!!!!!!!!!!!!!!”黄少天惨叫着从悬崖上飞了出去。


呼呼的风声从耳边杀过,灌的黄少天耳朵疼,眼睛都睁不开。


“咳咳咳!!!asflkjawhgawho”他手忙脚乱地呛了一口风。


一点都不温柔。黄少天愤愤地想着,然后想起了那条温吞的龙,于是他在半空转了一圈,正对着夜空,睁开了眼睛。


一只独角巨龙落了下来,好像足足有一座城堡那么高,整片天空那么大,它的鳞片整齐圆润,像一把把倒叠起来的小扇子,他打开狭长的黑翼,从高空追着他落下,像救赎公主的骑士,在月光下披着一身深蓝色的铠甲。


黄少天忽然就刹住了,一阵温和的风托起了他,让他安稳地浮空在海上,他惊吓得用力闭了闭眼睛,再睁开的时候有点花,眨了好几下才看清楚。


一个男人抱着他,亚麻的扣绳随意的系在肩上,宽大的斗篷下是一身海蓝色的礼装,黄少天在他怀里眨巴眨巴眼睛,见接住了他,男人好像松了口气,露出了一个轻松的笑容,绅士又温和。


“文州?你是文州吗?”黄少天好奇的问。


“是的,是我,”喻文州回答,“你可吓死我了。”


“你真好看,比我像王子。”王子黄少天穿着他的百褶裙这么说道。


“这个是应该的……毕竟没有穿百褶裙的王子呀。”喻文州笑了笑。


“好吧,你救了我,我得给你一个赏赐,你要什么,说吧!”黄少天很大方的拍了拍喻文州的肩膀。


喻文州想了想,低头看着黄少天,“我有一个大胆的想法。”


“……”黄少天卡了一下,“不要学我讲话,你直接说,我能接受的。”


“我可以亲一下你吗?”喻文州的眼睛亮亮的。


黄少天吞了一口口水,看了一眼脚下深邃的海水,小心翼翼道:“是不是我不给你亲,你就要把我扔下去?”


“放心,我会把你捞上来的。”喻文州笑道。


海水拍在悬崖下,有细小的水沫溅起来,很凉快。


心里的小鹿一个冲刺撞击,黄少天莫名觉得心跳有点快。


他眨眨眼睛。


气氛很好。


喻文州低下头,在黄少天的额头上落下一个轻吻,像羽毛一样软软的扫过。



7

 

“今天晚上你要和谁睡啊?”卢瀚文抱着枕头过来问黄少天。

 

“嗯...”黄少天想了想,指了指一边正慢条斯理地进食的喻文州,身前铺了一堆乱蹦的鲜鱼鲜虾,“文州吧!他的鳞片是蓝色的,我挺喜欢的,感觉睡起来就像我在皇宫的床一样!哦对了忘记跟你说了,我的床就是蓝色的,我很喜欢蓝色!像大海一样软软的,大大的。”

 

卢瀚文想了想,觉得这个比喻没什么不对。

 

大海嘛,飞过去往上面一砸,确实挺大的,也挺软的,反正对于它们坚硬的鳞片来说,什么都是软软的。

 

“少天,你要睡在哪里呀?”喻文州好奇的低头看着他。

 

黄少天指了指喻文州,“我可以睡在你的身上吗?感觉很有趣,我好像还没有睡过这么大的床!”

 

“可以啊。”喻文州伏了下来,半边龙翼垂到地上,方便让黄少天上去。

 

过了一会儿。

 

“文州文州...”黄少天不舒服的翻了一下。

 

“啊?怎么了?”刚闭上眼的喻文州马上醒了过来。

 

“好冷,好硬...我睡不着......”黄少天小声说。

 

“嗯...那你换个地方吗?”喻文州好脾气地抬起爪子接住从他哧溜一下滑下来的黄少天。

 

“我看看啊......就睡在你的爪子上吧!”黄少天抱住了他的一只爪子,找了个合适的凹槽安心钻了进去。

 

“晚安,文州!做个好梦!不过你们龙会做梦吗?”他又说。

 

“会的,”喻文州笑了一下,低下头,“晚安,少天。”

 

他小心地半伏下来,把黄少天虚虚地笼在身下,好像生怕把他压扁了。

 

“这干啥呢?”郑轩从洞口探出半个脑袋,小声说:“母鸡孵蛋啊?”

 

方世镜挤了他一下:“会不会说话,我觉得是黄少天怕冷,所以文州给他捂着了。”

 

 

7

“黄少你真奇怪,之前我们邀请来的小公主都哭着闹着要回去。”卢瀚文好奇的瞧着他。

 

“我吗?”黄少天想了想。

 

大熊星座像一把亮闪闪的水勺,细小的碎钻泼洒在黑天鹅绒的夜幕上,烤鱼的火堆里噼里啪啦的响着,香气四溢。

 

黄少天和他的大伙伴们坐成一个大圈圈,两边各有一个龙屁股挤着他。

 

“你可以对着它们许愿的。”喻文州建议。

 

“诶,这个灵吗?不是只有流星才可以许愿的吗我在书上看到过,要正对着流星,愿望得在它落下来之前默念完。”黄少天一下子话多了起来。

 

喻文州微笑着低头看着他,“反正它们迟早会落下的,现在就可以。”

 

郑轩转了转脑袋,“想许就许啦,规矩这么多干什么,压力山大啊。”

 

方世镜一动也不动的盯着那串看起来好像不够他塞牙缝的鱼,他侧着身点点头,算是认同这个说法。

 

好吧,你们说的很有道理。

 

黄少天“啪”的一声合起手掌闭上了眼睛。

 

许什么愿所以......

 

公主们被巨龙抓走后一般会许什么愿啊,哦早日回家!

 

那么,我希望,哦不对,我向谁许愿啊,我想想这个星座叫什么....

 

嗯......大熊星座!好了就决定是你了!

 

我希望我可以回到皇宫....呸!不对不能这么说,皇宫有什么好的,回去了又要押着我当公主,要玩的没玩的,要出去还要先申请,呸呸呸!不回去不回去!

 

咳!那么我希望,我可以早日回到我的国家蓝雨....不对啊,我现在也在蓝雨境内啊,这个不行不行呸呸呸当我没说,再来!

 

那么我希望...

 

黄少天悄悄睁开一条缝,偷偷看了一眼他的大伙伴们,它们也学着他的动作合起了爪子,闭着眼睛好像在运气,神情一本正经还很严肃端庄。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咳咳!我知道了!我希望我可以永远和它们在一起!它们每个人哦不对是每条龙都非常可爱有趣!我都非常喜欢!我喜欢这个夏天!

 

黄少天心满意足的睁开了眼睛。

 

周围一圈龙好奇地看着他。

 

看来是黄少天许愿的时间花的最长。

 

这时,喻文州张开嘴,“啵”一声,吐出来一个淡蓝色的光球,叮当一声撞在地上,中心浮空着一团蓝莹莹的焰火,像烧着了月光。

 

“这是什么啊,”黄少天好奇地绕着它走来走去,他抬头望向喻文州:“我可以摸吗?”

 

“不可以的,会被冰到的。”喻文州小心的用尾巴把黄少天慢慢按回地上。

 

方世镜好像明白了喻文州的意图,它站了起来,吹了一口气,光球咕噜咕噜地滚到悬崖边,慢慢停在了石壁边上。

 

“咦,要把他抛下去吗?”黄少天在喻文州身后探头探脑。

 

喻文州难得没有马上回答黄少天,他一振双翼,光球“唰”得腾空而起,像一条淡蓝色的光柱,穿过漆黑的云层,然后拖着一条长长的尾巴缓缓下坠,半个海平面都被它温和的蓝光映亮。

 

“好!”

 

“妙!”

 

“棒极了!”

 

几条龙跟着黄少天一起仰着脖子叽里呱啦地赞叹。

 

“流星,你想看的。”

 

喻文州给了黄少天一个微笑。

 

8

 

魏琛又读了一遍那封搁在他桌上的信纸,长长的纸张一直垂到地面,他的目光落到最后,不由得又叹了一口气。

 

“......暂时不打算回来,我有空会带着它们回来给你们介绍介绍,不过你们要是敢让弓箭手对着它们,我就让它们动手拆城堡了啊,拜拜拜拜!”

 

签名是一个龙飞凤舞的黄少天。

 

 

/END

 


评论(2)
热度(51)

© 落荒鹅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