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荒鹅逃

=江无名,你想叫江无鹅也行x

大概是曲线产粮

甜饼流瑞金,激情流雷安,干敲碗流雷卡(——。

双贱合璧式修伞。

目前修伞《人间居正》大纲已搞定,不坑不坑,由于学业而且篇幅有点长决定于寒假施工

找我玩找我玩←话废的挣扎

热爱评论和被评论

rio,请评论吧——!
想要听到你们的声音呀

【修伞/西幻】愿赌服输 5

#海盗苏沐秋和意外落网的情报贩子叶修的冒险故事

#他们在一块风起云涌的大陆上

#“他说不清这种感觉,但好像并不讨厌,这就够了。”

 

留门:(1)


#################


05

 

他被船摇动,船被海摇动,海被风摇动。


叶修无聊的靠在船舷上,斯诺伐克那只苏沐秋的猫头鹰同样无聊的陪他看海,陌生月光的照耀下,斯诺伐克号依旧像是从白月光中出浴的暗夜精灵,远远冷冷,神秘而诱惑的藏在黑蓝的海水包装下,流线型的船舰漂亮的让所有目睹者都忍不住倾倒称赞——这件大个儿的艺术品,同样是苏沐秋的杰作。

 

他可真是个天才的设计师,叶修忍不住感叹。

 

“哟,这不是叶神吗?”一个脑袋从二楼的甲板倒着探下来。

 

叶修吃了一惊,认真的看着眼前的小魔女,“你怎么跑这儿来了,船上人不抓你的吗?”

 

戴妍琦忍不住笑了起来,笑着笑着抓栏杆的手一松就从二楼“啊啊啊啊”栽了下来,叶修连忙手忙脚乱地要去接她,惊声道:“慢点!大小姐!”

 

戴妍琦不好意思的被叶修馋起来,咳了一声,大大方方解释道:“我呢,现在是斯诺伐克号的贵宾,或者说我们整个雷霆皇室都是!”


但她很快又补充道:“当然我是指肖大哥这边,肯特萨斯还在想着舔微草的狗骨头呢!”


雷霆的王储争夺战很早就开始了,一面是强大睿智的大皇子肖时钦,一面是阴险狡诈的二皇子肯特萨斯,一个选择了苏沐秋,一个选择了王杰希,多年来上下风之势已经渐显,而涉及他国内政,叶修不好多说,他想了想,只是试探的猜测道:“所以说你们把雷霆的凭证给苏沐秋了?”

 

戴妍琦惊奇地点点头,然后得瑟似的说道:“条件是在整片东方海洋不准劫我们雷霆的船,碰到了还得护送,然后碰到其它国的船一定要劫,如果是因为势力问题劫不了就撵着跑,怎么样!肖大哥想的!”

 

她笑嘻嘻地看向叶修,露出了奸商一般狡诈的微笑。

 

雷霆以商行闻名大陆,高技术的机械产品远销海内外,稳坐顺差交易的头把交椅。

 

“你们啊……人人都在想着怎么偷鸡摸狗地把其它凭证拐过来,就你们还在想着做生意,闷声发大财,烫手山芋似的把凭证抛出去。”叶修无奈地感叹同人不同命。

 

“那你是来干什么的?”叶修又问。

 

“听说叶神你重见天日,特地过来看看。”戴妍琦双手打开,踩在栏杆上摇摇晃晃地说。

 

叶修摇摇头:“我没透露过消息说我在斯诺伐克上,你是怎么知道的?”

 

“有人在海市看到你和苏沐秋在一起。”戴妍琦诚实道,“我觉得是肯特透露给他的消息。”

 

“谁啊,这么惦记我。”叶修背靠在栏杆上,仰着头问。

 

“王杰希呀。”戴妍琦吐吐舌头。

 

“啧,这家伙,肯定准没好事儿。”叶修有点牙疼。

 

大陆东边微草的消息能传到最北边雷霆那边去,看来他保密的身份已经瞒不住了,虽然见过他真容的人没多少,但叶秋和斯诺伐克的海盗们混到了一起的这个消息是板上钉钉的逃不掉了。

 

要小心啊。

 

“叶神你是站在斯诺伐克这边的,是吗?”戴妍琦半晌问。

 

谁要站在那只傻猫头鹰那边,叶修看了一眼蹲在他肩膀上的斯诺伐克,它迷茫的眨了眨那对又大又圆的眼睛。

 

当然他不可能这么说,他只是“嗯”了一声。

 

“为什么啊?”戴妍琦不明白,雷霆纯粹是因为斯诺伐克强大的海上势力才站了这边的队,要真打起来,怎么说大陆上的那些虎视眈眈的大国实力都要比区区一个海盗团强吧?

 

“因为……”叶修故意沉吟了一下。

 

“因为??”戴妍琦好奇的凑过来。

 

“因为,”叶修一偏头看到顶舱苏沐秋房间里的灯光暗了下来,不再逗她,直接翻身踏在栏杆上灵活地攀了上去——“我看上了他们船长。”

 

苏沐秋披上西装外套打着哈欠从房间里出来,眼睛熬的通红,他诧异的看着从栏杆外面翻进来的叶修,“嗯?你一直在等我吗?”

 

“我锻炼身体,”叶修随口说,“你成功了?”

 

“嗯,这个零件算是成了,不过整体还差的远呢。”苏沐秋疲倦的抬手揉了揉酸涩的眼眶。

 

叶修从栏杆上望下去,戴妍琦已经不见了。

 

这小姑娘,叶修笑了一声。

 

夜空里飘着淡淡的清凉水汽,梦喃般的风儿盘旋着,带来大海深处人鱼隐约飘渺的歌声,从千万海里下的深渊打着转儿浮上来,温柔的像漂在湖面的清月光。

 

“出来缓缓眼睛也好,”叶修看向他,露出一点几不可见的微笑,“我好像还没问过你,你想要的那个愿望是什么?”

 

“我啊?”苏沐秋趴在栏杆上,仰着头,语气随和:“我想去更远的地方,这个世界这么大,总有没见识过的得意风光,我要去看看它们。”

 

他吹着海风,惬意的阖上眼睛,稻草金的头发不服气的乱卷,温和的眉睫间落下清澈的月光,平阔又安宁,恍然间叶修以为自己看到了海飘雪时的日光,天地冰封,这一点细小的温暖珍贵又明亮。

 

“苏沐秋。”叶修忽然说。

 

苏沐秋睁开眼睛,诧异的转过头,“什么……”

 

——一时间天旋地转,他狠狠地撞上了硬冷的船板,苏沐秋吃痛地皱了皱眉,却无法发出痛呼,也无法爬起来——叶修正俯下身吻他,而他被牢牢的按倒在了地上。

 

苏沐秋瞪大了眼睛,然后缓慢的眨了眨,“你……唔。”


叶修狡黠的咬了咬他的下唇,眼睛里满是得逞的笑意,苏沐秋奇异地没有挣动,于是叶修轻轻的松开了他的肩膀,去寻他的手腕,一并十指扣住。


苏沐秋定定地看着对方,他说不清这种感觉,但好像并不讨厌,这就够了。


这是一个很有耐心的吻,谁也没有加深,谁也没有后退,试探的辗转,像林深处的小鹿弯下形状优美的脖颈,温吞的一下一下舔水。

 

苏沐秋的视线越过叶修的肩膀,都说天空是倒过来的海,游水里的星星那么亮,他的眼睛也那么亮,于是他心情很好的笑了起来。

 

“……你傻笑什么呢?”叶修好笑的松开这个傻子。

 

“我要陪你一起去看,你得捎上我。”他又说道。

 

苏沐秋只是笑,他指指叶修身后的夜幕,半晌轻声道:“星星已经到齐了,”

 

——“所以你当然也得来。”

 

 

############

TBC-

感谢[奇异的感觉]提供了助攻。


点心!点心!(哀嚎

评论(3)
热度(110)

© 落荒鹅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