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荒鹅逃

=江无名,你想叫江无鹅也行x

大概是曲线产粮

甜饼流瑞金,激情流雷安,干敲碗流雷卡(——。

双贱合璧式修伞。

目前修伞《人间居正》大纲已搞定,不坑不坑,由于学业而且篇幅有点长决定于寒假施工

找我玩找我玩←话废的挣扎

热爱评论和被评论

rio,请评论吧——!
想要听到你们的声音呀

【修伞/西幻】愿赌服输 4

#海盗苏沐秋和意外落网的情报贩子叶修的冒险故事

#他们在一块风起云涌的大陆上

#“你永远也不必和我说对不起。”

  “你也是。”

 

留门:(1)


#################


04

 

“你确定要去轮回这个明显不安好心的晚宴?”叶修不赞许地接过了苏沐秋递过来的一束烫金礼札,正中心繁复的细条荆棘花纹里是一颗子弹——开在荆棘丛中的子弹,这是轮回的标识,一个日益强大而且野心勃勃的新生王国。

 

苏沐秋翻着书,语气有些漫不经心,“当然了,他想一网打尽,也不怕被别人一网打尽,既然敢发这份请柬,那就得做好空手回去的准备。”

 

叶修摸了摸下巴,一边拆那张包装精致的请柬一边道:“这的确是个危险的机会,难以拒绝,或者说所有拥有凭证的王国都不会拒绝它。”

 

非零和博弈。

 

这是一场身份高贵的角斗,准入函就是各自手中的凭证,落井下石,各怀鬼胎。

 

……尊敬的伯爵,以皇室的名义,盛情邀请您于五日后光临轮回共进晚宴……

致以最诚恳的谢意

 

轮回江波涛

 

苏沐秋的家世,的确享有高贵的爵位,只是他不怎么想要,也不怎么提起。

 

“两个‘满’,你要哪个?”叶修抛给苏沐秋一个问题。

 

“什么?”

 

“大满贯,和,满盘皆输。”叶修说。

 

“废话我肯定要大满贯,没人想要满盘皆输的吧??”苏沐秋坚决表态。

 

“说的没错,所以肯定又得一番恶战,你们真能折腾。”叶修评点。

 

说的好像你不是参与者一样。

 

苏沐秋对这番胡搅蛮缠的言辞不予置评,或者说这些天的相处,让他已经深切的领会到了这人的胡搅蛮缠。

 

这时玻璃窗上“咣”的一声,好像有什么东西撞在了上面,叶修回过头去,看到了一对黄褐色的圆眼睛,又大又圆,又大又圆。

 

一只翎羽乱飞的猫头鹰趴在外边的窗沿上。

 

苏沐秋叹了口气走过去,打开窗把它拎进来,边骂边敲猫头鹰的脑袋,“跟你说了不要撞窗子,撞窗子!走门!走门!你这个傻东西!”

 

猫头鹰一瞬间非常委屈,叶修好笑地看着它在苏沐秋手里团成一团。

 

苏沐秋骂骂咧咧地从它的爪子上的小筒里抽出一卷纸条,展开了看。

 

“意外情况?”叶修很耐心地等在一边。

 

苏沐秋盯着那张字条,明显很高兴的挑了挑眉毛,他把纸条揉成一团扔给叶修,“是个好消息,去轮回之前,我得先去一个地方。”

 

他撑了个大大的懒腰,转到舷窗边揪了一片伊诺花的叶子放到嘴里,这种植物被当做珍贵的餐后甜点,是贵族们的挚爱,嚼起来又甜又脆。

 

甜食总是让苏沐秋感到愉快,愉快到这盆花已经快被他揪秃了。

 

叶修把那张字条抚平,悠哉游哉地念了出来:“地下海市,三天后,波克海,洛德乐丝公主号,有你要的材料。”

 

不定期举行的地下海市,是贵族们的狂欢盛宴,是法律的黑暗地带,在这里,没有买不到,只有想不到,一切交易都是被允许的,只要明码标价,金钱至上才是准则。

 

“是我新做的一把武器,构思很久了,只不过一直找不到合适的材料。”苏沐秋大方地和他解释。

 

不知不觉间,他和叶修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近了,分明相识不久,却像是无话不谈的老友久别重逢,天知道他们曾是审判者与阶下囚的奇特地位。


“我想想……我去海市,你…”苏沐秋思考着。

 

“我跟你去。”叶修想也不想地打断他。

 

苏沐秋诧异道:“你也要去吗?”

 

“和美人一起,去哪儿都行。”叶修诚恳地说。

 

其实他说的没错,苏沐秋的确能担美人一誉,不过出于礼貌,应该得为这位男性换个词才对。

 

叶修顶着一个乌黑的左眼圈,把一只鹦哥绿的长翎歪歪地插在苏沐秋的靴帽上,海蓝色的西装马甲熨帖地勾出他颀长的身形,荷叶褶的袖扣绣着银丝的暗纹,白衬衫的领口被主人不耐烦地扯开了两颗黄铜纽扣,墨绿波点的领带松松的系着,修身的长裤赠予他高贵大方的贵族气质,苏沐秋踩着黑筒靴烦躁地在落地镜前踱来踱去。

 

准确来说,是贵族式的海盗气质。

 

“该死!我一定要系领带吗!我怀疑这玩意儿想勒死我!”苏沐秋发泄似的拽着那条质地上好的领带。

 

“就这样也行,随性,”叶修双手一撑坐在沙发上,满意地点点头,点评道:“赏心悦目。”

 

“拉倒吧你,哪有正装出席不系领带的。”苏沐秋认命般去跟那条折磨他的领带作斗争,却怎么也解不开。

 

“……我来吧,”叶修抓住了那条领带,一拉把苏沐秋拽下来,三两下帮他解开,“你到底有多久没参加过这种正式席会了,我第一次看到差点被自己领带勒死的。”

 

“坦白说,以前都是我派人去的……”苏沐秋一言难尽的说。

 

叶修准确的抓住了重点,“所以你是第一次?”

 

苏沐秋不情愿的点点头。

 

“我有点想笑,怎么办。”叶修其实已经笑了出来。

 

苏沐秋只是沉默,然后用一种欲言又止的眼神看着他。

 

高大的靴帽衬的他脸形更小,他又微微皱着眉,这种眼神让他看起来像一只正犹豫着该不该把手上松果递出去的严肃松鼠。

 

“好了,别这么看着我,”叶修笑着读懂了他的眼神,“领带其实你也不会系是吧,下来点,我帮你。”

 

“……谢谢。”苏沐秋生硬的说。

 

“要你开口求我帮忙还真是难,你得感谢我的心有灵犀。”叶修揶揄地拍拍给他系好的领结,标准漂亮。

 

“是是,感谢您。”苏沐秋有点想骂人。

 

叶修笑嘻嘻地放开他,把一根桦木手杖递给他,然后指着上面的猫头鹰徽章问道:“我刚才就觉得眼熟,斯诺伐克的这个图案,我怎么感觉和你那只猫头鹰很像?”

 

“就是它,我照着它那蠢样描的。”苏沐秋很嫌弃的看了一眼他的猫头鹰,好像打算用这根手杖敲它。

 

猫头鹰愤怒的竖起了翎羽,像一只小刺猬。

 

“它叫什么?”叶修很无聊地一掌把它拍得趴在桌子上。

 

“斯诺伐克。”

 

“……所以你这个海盗团的原型就是这只猫头鹰吗?”叶修惊恐的问。

 

“……敢笑我就掐死你。”苏沐秋威胁地扬了扬拳头。

 

 

 

野兽需要窝,朝圣者需要路,死人需要灵柩。

 

人类需要罪恶。

 

水藻色长发在海水里浮浮沉沉,细卷的睫毛无助颤动,淡红色的唇紧紧抿着,一切都无不向外倾诉他的惊惶和弱势,他就那样以抱着膝盖的姿势抱住自己的尾巴,细碎发亮的鳞片层层叠叠,小而密的透明泡泡绕着他,或者说它,上下浮动,水纹反射到玻璃壁上,给人一种梦幻般的不真实感。

 

一尾人鱼。

 

“他很美。”苏沐秋轻声说。

 

“他也很害怕。”叶修看到拍卖人举起了标牌——三百万金币,这只可怜的小家伙被卖给了一个涂着猩红长指甲的狐裘贵妇人,她饶有兴致地把手探进水里,挑起了那尾人鱼的下颌,他吓得更厉害了,求救的眼神四下乱飘。

 

误入人群的红尾人鱼,就像一只误入狼窟的小绵羊。

 

贵妇的妆容还是那么精致,插着孔雀毛的礼帽一点也没歪,她高傲的一抬下巴,随从把人鱼抬了下去,她们白日里在人前端庄高贵,在深沉的夜里隐秘而欢愉地享受玩物灵活的舌头。

 

没人会救他,贵族们礼貌的拍手祝贺这位女士得到了她的新玩物。

 

璀璨的的水晶灯光华四溅的欢迎漂亮人物,玻璃碎钻的金色大厅里,贵妇小姐们掩着扇子窃窃私语,绅士们目不转睛地盯着台上的“餐点”,是的,餐点。

 

叶修注视着那只惊惶的人鱼,却若有所思的看见了那只生物眼底的冷静和厌恶,只是一丝丝,藏在温顺而弱势的外皮下,微不觉察。

 

苏沐秋似乎有些恼怒的低头攥紧了拳头,叶修察觉到了,在他背上安抚的拍了拍,“怪不得你不喜欢亲自出面,这种划物分食的场面,很难受吧。”

 

从未出席过任何晚宴的神秘贵族,居然是海上横行霸道为祸一方的海盗头目,叶修在心里笑了一下,然后看着他难受的样子,心里又有些心疼。

 

这个人,只属于自由和坦荡。叶修想到。

 

“我……”苏沐秋偏过头去,心里像有一团火。

 

叶修叹了口气,轻轻握住了他的手,苏沐秋没有挣开,只是垂着头。

 

半响,他低声说:“谢谢。”

 

叶修笑了一下,“你永远也不用跟我说谢谢。

 

苏沐秋抬起了头,还没来得及说话——“下面,是萨罗伯爵出售的罗浮木,具体用处……呃这个,伯爵没有明说,下面开始拍卖,两百金币起……”

 

叶修看着苏沐秋眼前一亮,明白了这就是他要的东西。

 

“两百零一金币。”

 

然后叶修看到他举起了牌子,嘴角忍不住抽搐了一下。

 

贵族们显然对一块烂木头没什么兴趣,意思意思的抬抬价,苏沐秋很快如愿以偿的把这块他心心念念的宝贝木头收入囊中。

 

他们很快就出了海市。

 

“你这个出价……”叶修走上甲板后还是忍不住想吐槽一下。

 

“我一分钱也不想多花在这个地方。”苏沐秋抱着木头低头说。

 

“……”叶修愣了一下,“对不起。”

 

苏沐秋好像是笑了,打趣道:“你永远也不用跟我说对不起。”

 

这时,一声凄厉的尖叫突兀的打破了游轮上的平静,两人诧异的回过头去,只看到一抹半红半蓝的影子从栏杆上跳了出去,巨大的玻璃箱碎在离栏杆不远的甲板上,只是里面已经空了,贵妇人惊慌的跪坐在地上,跪坐在一片血泊里,她细嫩的脖子上开了一道狰狞的口子,鲜血源源不绝的涌出来,她慌张的想用手帕堵住,却怎么也无法止住生命从她身上离去。

 

“这……”叶修吓了一跳。

 

苏沐秋早已明白,他在反应过来连忙冲上去的医护人员中不退不避地淡声道:“那是一条蓝尾人鱼,大海中最嗜血的杀戮者,爪子尖的能开鲨鱼的膛,根本不是什么柔弱可欺的红尾人鱼,这群没见过世面的蠢货把他涂成了黑市上最抢手的红尾巴,这女人要是死了,准赔死他们,活该。”

 

叶修“嗯”了一声,倒是很乐意看苏沐秋的心情明显变好,“我们走吧?”

 

“嗯,回去吧。”

 

 

 

############

TBC-


点心!点心!(哀嚎


评论(2)
热度(102)

© 落荒鹅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