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荒鹅逃

=江无名,你想叫江无鹅也行x

大概是曲线产粮

甜饼流瑞金,激情流雷安,干敲碗流雷卡(——。

双贱合璧式修伞。

目前修伞《人间居正》大纲已搞定,不坑不坑,由于学业而且篇幅有点长决定于寒假施工

找我玩找我玩←话废的挣扎

热爱评论和被评论

rio,请评论吧——!
想要听到你们的声音呀

【修伞/西幻】愿赌服输 3

#海盗苏沐秋和意外落网的情报贩子叶修的冒险故事

#他们在一块风起云涌的大陆上

#你是谁,你从哪儿来,你来干什么,以及为什么


 

留门:(1)


#################


3

苏沐秋手上攥着那串红珊瑚项链,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只是时不时摩挲一下顶头最大个儿的珊瑚珠,那珠子色泽血亮得近乎惊心动魄。

 

“你没必要为过负的战损懊恼,那是霸图,只知前进,不懂后退的霸图,”叶修在他身后说,“他们的勇敢理念我觉得很有趣,韩文清还把它刻在霸图进出的城碑上——当你还未开始就已经知道自己会输,可你依然要去做,而且无论如何也要把它坚持到底,你或许赢的不多,但有时也会。”

 

叶修似乎感慨了一下,“真是一群疯子,不是吗?”

 

苏沐秋沉默了一会儿才抬起头,“我没在想这个,我只是好奇这串项链到底对他们来说有什么意义。”

 

“你明明已经知道了,只是想让我给你做免费解读。”叶修毫不客气的拆穿他。

 

被拆穿的苏沐秋没跟他生气,他只是表情复杂地又摸了摸最大的那一颗珊瑚珠,然后两指一捏把它拆了下来,“这就是霸图的凭证。”

 

“韩文清只是把这个当做他的身份象征,被你们截下来的那艘货船上黑东西不少,军火药品都有,他大概是想借此替他行个方便吧,没想到正好撞枪口上了。”叶修满不在乎地往后一仰,靠在了松软的鹿皮沙发上。

 

“你真的很危险,叶秋,”如愿得到解读的苏沐秋笑了一下,只是神色过于平静。

 

然后叶修就听到了他接下来的话——“散伙吧,你可以去找别的合作者,既然你就是叶秋,那么我就不能完全信任你,我得对斯洛伐克负责。”

 

叶修啧啧称奇道:“疑人不用,用人不疑,你是个很好的领导者。”

 

“过誉。”苏沐秋只是笑。

 

还是不放心我的身份啊,我就知道,不该这么快暴露的,叶修在心里叹了一口气。

 

“其实你没必要忌惮我,真的,”叶修顿了一下,坦诚道:“我本就是为你而来的。”

 

“为我而来?”这次轮到苏沐秋诧异了。

 

“你设计过一把武器,战矛却邪,还记得吗?”叶修问了一个明显很白痴的问题。

 

“是的,有人收购了它,只是后来毁于嘉世的王朝政变之中,和它有什么关系吗?”苏沐秋问道,心中却有一个令他惊讶的答案呼之欲出。

 

“关系大着呢,”叶修很怨念的看着眼前这位不为人知的天才设计师,“我就是它的使用者。”

 

尽管是想象到了的答案,苏沐秋脸上还是闪过了一丝惊愕。

 

“所以,你明白了吧?我只是想和你这个人合作,和任何组织,王国,都没有关系。”叶修继续说。

 

苏沐秋已经瞪大了眼睛冻在原地。

 

他的第一件作品……居然到了叶秋手里,那时卖出它后,他就顺着洋流直下罗德海峡,跑到了不知道什么千千万万里之外的地方,多年之后回来,就只得到了一个嘉世覆灭,却邪折戟的消息。

 

海上消息闭塞,有一搭没一搭,他竟完全不知道早已失踪的叶秋就是却邪的使用者。

 

“我很好奇,究竟是什么样的人物,才能设计出那样一把……”叶修似乎不知道该用什么词来形容这杆战矛,他摸了摸下巴,最终给出了评价:“惊为天物的完美作品。”

 

“作为您的仰慕者,我提出建议,继续合作吧。”

 

叶修庄重而正式的向他伸出了一只手。

 

这是一个两人一直没能完成的握手礼。

 

苏沐秋神色复杂的和他握了握手,提出一个疑问:“你为什么要改名?”

 

“仇家太多,没办法。”叶修一脸愁苦的说。

 

苏沐秋忍不住笑了起来,摇着头放开了叶修的手。

 

他当然知道叶修没说实话,但那有什么关系呢?没人不藏秘密。

 

“那你现在有组织吗?”苏沐秋咳嗽一声继续问。

 

“我自愿加入斯诺伐克,”叶修给他敬了个礼,“船长好。”

 

“……为你的从善如流惊叹,你好。”

 

就这样,斯洛伐克始终保密的成员名单里多了一位Y字开头的新人。

 

 

虽然苏沐秋严词拒绝,但叶修还是会每晚准时出现在他的床上,以追慕者的名义,雷打不动。

 

转念一想,都是男人,有什么好忌讳的,苏沐秋也就无奈地由他去了。

 

于是渐渐全船上下,都认定了这位新人和船长之间不一般的关系。

 

“同床共枕,对,没错!”一个大汉仰头干尽了伏特加。

 

“我昨天进去送文件的时候,亲眼看到船长靠在那个新人的肩膀上,抱着不放呢!”一个红头发的小个子男人煞有介事地说道。

 

“哇!那我们船长这是……”

 

“他是被干的那个,错不了!”有人拍板道。

 

“你少他娘扯犊子!船长谁啊,怎么也得压那新人一头!”马上有人跳出来反驳。

 

于是他们关于谁上谁下的问题,开了一盘赌局,并由一位自告奋勇的勇士担起了前去探口风这个至关重要的任务。

 

抢劫这活儿干久了,特别是还得手久了,身上就自然而然地有了一股子匪气,大马金刀地往那儿一坐,保管的气势汹汹,唬谁谁愣愣。

 

叶修和苏沐秋一前一后地从房间出来。

 

这位大汉大大咧咧地一胳膊勾住那个看起来比船长矮半个头的男人,豪情万丈地问道:“你就是那个被我们船长收了的小白鸡?”

 

这位是坚定的船长左主义者,一上来就判定了上下问题。

 

他眉开眼笑的等了一会儿,勾着的这个没什么反应,一旁等着的那个却哈哈大笑起来。

 

“船长……你笑什么啊?”大汉摸不着头脑的问。

 

“我他娘的,”勾着的那个浑身低气压的扣住了他的手腕,“才是你船长!”

 

大汉嗷嗷乱叫着被愤怒的苏沐秋一个过肩摔扔出了栏杆,声势浩大的落进了海里。

 

“这其实不能怪他,”叶修惊叹着从栏杆上望下去,“谁叫你平时出现太少,搞这么神秘,连下属都没弄清楚你长什么样。”

 

“这些人……”苏沐秋只是怒不可遏地磨牙。

 

这件事情的结果是,赌局被暴怒的苏沐秋查封,参赌的人被罚去底舱的小黑屋铲煤,翻来覆去的铲,铲足两天两夜,大汉们泪流满面的进去,两天后再黑漆发亮地排队出来。



############

TBC-



 

注:“勇敢理念”出自<<杀死一只知更鸟>>


点心!点心!(哀嚎



评论(4)
热度(91)

© 落荒鹅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