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荒鹅逃

=江无名,你想叫江无鹅也行x

大概是曲线产粮

甜饼流瑞金,激情流雷安,干敲碗流雷卡(——。

双贱合璧式修伞。

目前修伞《人间居正》大纲已搞定,不坑不坑,由于学业而且篇幅有点长决定于寒假施工

找我玩找我玩←话废的挣扎

热爱评论和被评论

rio,请评论吧——!
想要听到你们的声音呀

【修伞/西幻】愿赌服输 2

#海盗苏沐秋和意外落网的情报贩子叶修的冒险故事

#他们在一块风起云涌的大陆上

#“你给我闭嘴!”他怒视叶修。


留门:(1)


#################


02

“你想住哪间房?”苏沐秋放下咖啡杯,望向对面的人,他的早餐是一份黄油面包。


叶修叼着半块煎蛋,含糊道:“哪儿都不住,我要睡船长室,你那些个手下看我的眼神活像要把我抽筋扒骨似的,叫我跟他们睡,我怕。”


苏沐秋露出了一个牙疼的表情,“你会怕他们?少找借口,我房里就一张床,你只能睡地板。”


“昨天一起睡不是挺好的么,赶我干什么。”叶修一边说着一边眼巴巴的盯着苏沐秋碟子里的煎蛋。


“……”苏沐秋的咖啡喝不下去了,迷迷糊糊地趴在一个男人身上醒过来并不是什么很好的体验。


“不过你睡相太差了,我怀疑这地板都不够你滚的。”叶修又补充道。


端着盘子进门的小侍卫正好听到了后半句,惊讶的瞪大了眼睛。


天啦!他们的船长!不仅和这个男人滚床单!还要滚地板!


于是他向苏沐秋投去一个“哇”的眼神。


这个眼神非常好懂!


苏沐秋一下子就读懂了!


“你给我闭嘴!”他怒视叶修。


“好的,你管饭听你的。”叶修妥协的抬起双手,眼神示意侍卫把碟子端给他,他还没吃饱。


“……”苏沐秋欲言又止地看着他,和他那一盘他声称不够吃的食物。


叶修对他探究的眼神表示抗议:“我几天没吃饭了,一次性吃回来,不行啊?”


“你吃你吃……”苏沐秋摆摆手。


突然,船身剧烈地晃了一下,一只玻璃杯从桌上滑下来,摔碎了。


苏沐秋唰地站了起来,眉头皱着。


叶修顺着他的目光望窗外望去——海平线上,一支黑压压的船队乘着巨浪滚滚而来,转眼不知道就前进了多少海里,不退不避,桅杆上的旗帜迎着海风卷开。


兽头纹。


那串红珊瑚项链的麻烦,终于找上门来了。


“你继续吃,吃完好干活,我去看看。”苏沐秋扔下一句话,然后拎起他搭在靠背上的斗篷,大步出了房门。


叶修收回目光,遗憾地叹了口气,“还没吃饱就又得受罪了。”


他放下餐刀,起身走到书桌前,抽出一张纸画了一张近海的草图,他在象征大陆附近海域的地方,标上了一只猫头鹰像,然后在更近的地方标了几处重要的城邦,他的笔尖在几条海沟上方划过,连成了好几条弯曲的航线,叶修握着笔杆敲敲下巴,想了想又在所有画好的路线上打上一个叉,然后利落地画了一个长箭头,从猫头鹰指向后方的一只兽头。

 

顶舱的控制室里,


“船长,我们为什么不退走?他们的航速比我们慢,我能甩掉。”大副疑惑的看向苏沐秋。


苏沐秋敲敲长桌上的地图,示意他看过来,“我们现在的位置离大陆已经很近了,其中弗兰卡海域距离我们最近,而且几个大港口都开在这边,”他在几处大城邦上画了个圈,“如果我们花上几个小时甩掉他们,你认为到时候在这片海域看到我们的船只,将会有多少呢?”


大副皱着眉头思考他的话,然后惊讶地张了张嘴,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


苏沐秋直起身,眼神冷静,他不急不慢的继续说道:“那是霸图,一群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豺狼,被这样一只大尾巴咬着的,只能是利益丰厚的肥肉,如果退走,只会引来更多的野狼,这一场追逐游戏,我们必输无疑。”

“迎战吧,我们就地解决。”


他的命令层层下放,三艘副舰以主舰为中心散开,海面下的舱口缓缓开启,一只又一只的小潜艇游了出来,斯诺伐克很快摆出了极具攻击性的阵列。


霸图的船队好像在顷刻间就到了面前,海浪掀飞,开火,双方意外同步地没有犹豫。


 

船舱剧烈地摇晃着,炮火轰到坚硬的钢板上,留下焦黑的痕迹,苏沐秋扶住桌子,烦躁地在沙盘里和沙子,几只小模型舰被他搅得东倒西歪。


这样下去,能赢,但无疑斯诺伐克会受重创。


“如果我是你,我会在右翼留一个豁口。”一只手从他背后伸了出来,在沙盘上的舰队右侧画了一个半弧。


“你想怎么打?”苏沐秋没有转身。


“你的选择应该是迅速逃脱,而不是缠斗,他们船多,但指挥并不是个老手,他叫宋奇英,还嫩的很,”叶修把那几只模型船从沙子里捞出来,一只一只的摆成列队,“右翼只是个钓他们的饵,如果他们发现了我们‘防守偏薄弱’的右翼,一定会咬上来,船多,所以不怕我们有埋伏。”


苏沐秋的目光落在他的手上,那是一只很好看的手,修长有力,经络分明,食指侧腹有一层薄薄的刀茧,他若有所思地继续问:“然后呢?”


“这时我们应留出空位,以队尾为队首,反向往回收缩,放他们的先锋队进来,卡死,”叶修在沙堆上拍出了一个葫芦型的封口,然后在壶口画了一条笔直的线,“‘用兵之法,十则围之’,我们再从这个方向切入,对面指挥必会因为经验不足而选择迅速回防,兵法有云:‘渡河一半,击其中流。’而我们则在他改阵后缩的时候反扑,从这里,一举撕裂他们的左翼。”


炮火轰鸣着,而他好像不为所动。


“这个方向不到百海里的地方一共有好几条海沟,等到宋奇英反应过来追的时候,他们就已经找不到我们了。”


叶修轻轻的把那几艘小船摁进了沙子里,眼带笑意,是那种局势在握,沉稳自信的笑。


一个情报贩子,对战术了如指掌,手腕侧的茧分明是常年使战矛所磨出,收集情报而已,潜入和探查,哪需要有大开大合的打斗经验,而他的自信,显然是基于胜率而非单纯的纸上演算。


苏沐秋深深地看了他一眼,开口:“你和叶秋什么关系?”


“我就是叶秋。”叶修不慌不忙的抖开马甲。


苏沐秋笑了一声,一边把新的命令传下去,一边上下打量好像突然发光的叶修,“好吧,我还是真捡到宝了,四大战术大师之一,帮大忙了。”


“虽然很想礼貌的来一句‘我的荣幸’,”叶修一脸愁苦的说,“但是我现在很饿,我先回去进餐了。”

 


############

TBC-


注:“渡河一半,击其中流。”是叶修在全职原文带莫凡跑路时说过的兵法。


点心!点心!(哀嚎

评论(3)
热度(98)

© 落荒鹅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