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荒鹅逃

=江无名,你想叫江无鹅也行x

大概是曲线产粮

甜饼流瑞金,激情流雷安,干敲碗流雷卡(——。

双贱合璧式修伞。

目前修伞《人间居正》大纲已搞定,不坑不坑,由于学业而且篇幅有点长决定于寒假施工

找我玩找我玩←话废的挣扎

热爱评论和被评论

rio,请评论吧——!
想要听到你们的声音呀

【修伞/西幻】愿赌服输 1

#海盗苏沐秋和意外落网的情报贩子叶修的冒险故事

#他们在一块风起云涌的大陆上

#激情西幻,激情修伞

 

啊这里就是门


#################

 

01


“呸…真粗鲁啊……”


叶修偏头吐掉嘴里血沫,怪甜腥的,他抬头看向这群把他从甲板下拖出来的海盗,个个身形魁梧,肌肉结实,身上带着一股子海浪里扎出来的盐腥味,眼神凌厉果断,够戾气,绝对是货真价实的亡命之徒。


不过,巧了,他也是。


坦白说其实叶修现在的处境挺不妙的,双手被缚,腹中空空,难缠的打斗已经耗费了他所有的体力,之前他为了潜入这艘货轮的底仓,挨着几天没进食才把自己塞了进去——那个仅有一匕之宽的小夹层,他的目标是一串价值连城的红珊瑚珠链。


原本照他估算留下的体力,得手后神不知鬼不觉逃脱是没问题的,然而,好巧不巧,谁知道这艘被他盯上的倒霉船,居然更倒霉的碰上了海盗。


还是个有组织有纪律的高级海盗组织。


叶修眯了眯眼睛,目光落到了他们粗壮的手臂上——一只银色的猫头鹰,那是个纹身,它的背后,是令所有海上商船闻风丧胆的海盗团【斯洛伐克】,一群“吃骨头不眨眼的猫头鹰”,据说他们的首领是个神秘的神枪手,能耐几分不清楚,只是见过他的敌人都死了,叶修推测实力不弱,和自己有一较之力。


真是劫的好不如劫的巧,到处找斯洛伐克都没找到,这不正好,他心想。


“别瞎瞄!老实点!”一个酒糟鼻大汉踹了他一脚,在晃荡的船缝之间,拽着叶修两步一跨上了他们的船,其余的海盗三两拨的把货箱撬开查货,他们在船肚子口进进出出,只搬值钱货,干肉和烧酒。


真识货,食物才是最佳的生存保障。


叶修回头看了一眼就转了回来,比起夸奖他们,现在最重要的事情是想想怎么跟那位交涉,他可不想就这么不明不白的死在海上。

 

苏沐秋没料到这艘不走运被他们撞上的货船,护送的竟然是一串价值不菲的红珊瑚链,据说是一位公主定制的嫁饰之一,这一笔横财可能会给他们带来不小的麻烦,他也更没料到,他训练有素的手下会因为抓捕一个俘虏而伤亡如此之多。


他走在甲板上,眼神微冷,靴子上的银链铛铛的撞出清脆的声响,苏沐秋决心去好好瞧瞧这位大有神通的俘虏。


扭送一只失去抵抗能力的耗子,这并不会让他等太久。


苏沐秋抱着手臂,停在一个半跪在甲板上的男人面前,对方垂着头像是若有所思,湿漉漉的黑发遮住了他的眉眼,只露出一个苍白削瘦的下巴,嘴角是上挑着的。


他笑什么?苏沐秋有些莫名其妙。


男人好像并没有因他的到来而有所表示,垂着头的角度一成未变。


于是苏沐秋开口了,“喂,你就是那个……”


话说了半截,他卡壳了,那个什么,那个俘虏?那个揣着一条珊瑚项链躲在船舱夹缝里睡觉结果被我们挖出来的人?怎么说都怪怪的吧……


“你就是那个人?”苏沐秋还是咬着牙说完了。


叶修好笑的抬头看了他一眼,“什么叫那个人,我是叶修,哦…我跟你握不了手……”说着他龇牙咧嘴地挣了挣捆住他手腕的绳子。


“叶修……”苏沐秋咬着这两个字,眼神动了动。


“就是你想的那个叶修,”叶修歪着头打量他的神色,好像一眼就看穿了他在想什么,“无所不知的情报贩子,大陆上我认为应该没人不知道我了吧。”


的确是个有名的家伙,不过听说很难缠啊……


“叶修……”苏沐秋又重复了一遍,然后面无表情地一挥手,“来的正好,拖桅杆上去,绞死他。”


叶修一愣,这什么鬼发展??直接弄死的吗??不应该说点别的什么吗??


海盗们立刻动手拖他,叶修忙大喊:“等!等一下!我申请缓刑!”


“停,”在一旁看戏的苏沐秋突然出声,示意手下们退开,“放开他,你们都去忙吧,他交给我。”


又被扔到地上的叶修:???耍我玩呢这是?


苏沐秋蹲下来好整以暇地看着他,“你缓什么,还是说你认为你还有什么利用价值么?”


这不还是对我有兴趣么,可吓死我了。


叶修笑了一下,一口白牙雪亮,他没有回答,反而抛给苏沐秋一个问题——“你不是已经知道了么,不然为什么留下我?”


“哎哟,我喜欢你的回答,”苏沐秋挑了挑眉毛,向他伸出了一只手。


“正式介绍一下,我是苏沐秋,斯诺伐克的船长兼头目。”


叶修一动不动地看着他,不说话。


“怎么了?”


“你要我怎么握手?”叶修无奈地向他亮了亮绳子。


“好吧,那就不用了,你很危险,我把你关在我的房间里,没异议吧?”苏沐秋不在意地起身,手里抓着叶修身上的绳子,顺带着把他也拖了起来。


手脚发软的叶修被他拖了一个趔趄,他揶揄道:“你会听我的异议吗?”


“应该不会。”苏沐秋没看他。


“啧,你可真可怕。”


“谢谢。”



 月亮升上来了。


“船长,您真的要把那个人留下来吗?”


苏沐秋靠在船舷上,从刚才起就不知道在想什么,他的手指无意识的敲着木板,声音却很冷静,“凭证一共有七个,它们各自的拥有者都是斯诺伐克的劲敌,叶修是全大陆最好的情报贩子,有了他,我们会更有胜算。”


他伸手握住了胸前的吊坠,那是一片枫叶形的红水晶,指缝间流出暗红色的光,在背光的阴影下闪闪发亮。


格劳瑞是大陆的创世神,世纪之初,他将七个凭证分发到了大陆各地,山原,沼泽,荒漠,海洋,森林,冰原,火山,各个国家分据其地,占为己有,并将其视作荣誉般的威望,赐给王国最强大的战士,而鲜少有人知道,西方古老的秘本传说中记载,若是七个凭证为一位勇者集齐,便能降神创世神格劳瑞,而他,会实现勇者的一个愿望,任何愿望。


这块枫叶形的凭证,便是苏沐秋在一片名为嘉世的王朝废墟中意外得到的,只是一枚凭证而已,他的目光,可不止于此,苏沐秋不是白痴,这个忽然出世的传说,想必已经让各大王国开始蠢蠢欲动了吧。

 


“喂喂,待遇也太差了吧,一定要拴着我吗?”叶修很不满意的冲苏沐秋晃了晃手腕上的铁环,两条细长的铁链叮叮当当地挂在他身上,尾端一直连到墙缝里。


“你要我给你挂脖子上吗?你这么危险,我可不放心你。”苏沐秋走到桌边,头也不抬的给自己倒了杯水。


叶修一边把铁链抖的哗哗响,一边回答:“怕我就直说嘛,我会对你手下留情的。”


“哦?你对谁都手下留情吗?”苏沐秋弯腰从矮桌上捡起了一本半摊的书,翻到了书签夹着的那页。


“不啊,谁说的,”叶修不摇铁链了,正色道:“我只对美人手下留情。”

苏沐秋的回答是一个飞过来的茶杯。


叶修眼疾手快的闪开,叹了口气,“脾气真不好,这样的话,有什么忙我可不一定帮的了你。”


他的话是“帮不了”,语气却是“我都知道快来问我啊”。


明摆的威胁。


苏沐秋拿书的手一僵,磨牙道:“你这人,怎么这么恶劣。”


“你给我解开我就不恶劣了,快快快,这里只有我们两个人,怕什么。”叶修摆出一副诱哄的架势。


“……”

苏沐秋不打算理他了。

 

这家伙到底应该怎么定位,合作者?阶下囚?身份不同,意义也就不同,承担的风险也就不同,如果合作,那么对方强大的实力就会成为一个不定时的忌惮,如果压制,那么谁也不能保证情报的真实性,这个问题直到苏沐秋睡着之前都在脑海里盘旋不去。


不过他很快就睁开了眼睛,一只手搭上了身后的枪扣。


“从我床上滚下去。”他冷冷地说。


黑暗中有一双发亮的眼睛,闻声眨了眨,“我不,那边冷。”


“你……”


“锁很好,没给你弄坏,是我脱开了关节。”叶修抬起了自己软绵绵的手腕,咔咔几声又熟练地把骨头归位,熟练的好像这活儿他干过不少次。


这个可怕的家伙,居然能脱开关节……


苏沐秋干瞪眼地和他对视,“你想干什么?”


“我想睡觉,”叶修很自然地推推他,“里边去点,我要掉下去了。”


“……你不逃跑吗?”苏沐秋警惕地对上他的目光。


“放轻松,不要这么紧张,”叶修笑得面目可憎,他非常笃定的说:“现在我们是一张床上的蚂蚱,凭证的收集,你需要我,而且非我不可。”


苏沐秋一惊,瞪大了眼睛,原来他早就知道。


“这么惊喜啊……”叶修饶有兴趣的凑近观察他的表情。


“你…闭嘴…凭证的事,我的确需要你的帮助,”苏沐秋忍住一枪崩掉他的冲动,斟酌着开口,“但是你的报酬……”


叶修知道他想说什么,很快接道:“我不要那个愿望,我只要见创世神一面就行。”


“我在乎的是那个最高点的荣誉。”他又说。


打败各王国最强战士的荣誉。


“我该怎么相信你?”苏沐秋迟疑的问。


叶修只说了四个字——我能赢你,他飞快的翻身卡住苏沐秋的肩膀,用一把小刀架开了对方的枪口。


几个来回后,苏沐秋被牢牢地摁在了床铺上。


五米之内,热兵器对上冷兵器,不占优势。


“怎么样,我没说错吧。”叶修毫不客气的把全身重量都压到他身上。


“你居然还带了刀……真有你的……”苏沐秋微微喘着气,对这场不公平的比试不置可否。


叶修继续大言不惭,“赢了就是赢了,你输了。”


“你大爷的……从我身上下来……”苏沐秋试图掀翻他。


海浪哗哗的撞在舷窗上,混着幽沉的夜色。


叶修突然低下头去,眼睛对眼睛,直到两人鼻尖都快撞上,他说道:“合作吧,我有预感,不,我打赌,我们一定会是最好的搭档。”


一字一句,坦诚相见,坚定和信任由他说来,仿佛有直透人心的力量。


苏沐秋眨了眨眼睛。


这家伙没有逃走,他留了下来,为了证明他的筹码和诚意。


好吧,相信他。


或许我们真会是一对不错的搭档,苏沐秋这么想着,把叶修从床上踹了下去。

 

 

############

TBC-


点心!点心!(哀嚎

评论(1)
热度(142)

© 落荒鹅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