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荒鹅逃

=江无名,你想叫江无鹅也行x

大概是曲线产粮

甜饼流瑞金,激情流雷安,干敲碗流雷卡(——。

双贱合璧式修伞。

目前修伞《人间居正》大纲已搞定,不坑不坑,由于学业而且篇幅有点长决定于寒假施工

找我玩找我玩←话废的挣扎

热爱评论和被评论

rio,请评论吧——!
想要听到你们的声音呀

推《银河帝国之刃》|加文·西利亚

△“尤涅斯,在我眼里你不过是下水道的耗子罢了。”
——加文·西利亚


谈及西利亚这个男人总是会觉得很奇妙,圣母玛利亚,圣母西利亚。

西利亚活了五百年,童年,少年,青年,成年,每一阶层的他都有着几乎完全不同的人格。

童年孤僻,少年叛逆,青年像一把刚开刃的尖刀,嗜血而锋利,二百年后的他则化为一块磨纹的澄明琥珀。

每一个他都变得不像他,每一个他却又都是他。

那么,你喜欢的,究竟是20年的他,100年的他,300年的他,还是500年的他?

如果直面结果,应该是进行时的他,然而淮上铺开了时间,每一个他都耀眼都迷人,不自主跟随,不由得停留。

人这种东西啊,本就是富有变化的啊。

他的睿智,他的隐忍,他的温和,他的灵魂,他的思考,他的一切,500年前那个发芽在淡蓝色的培养液里的苍白生命体不可能一把接过。

性格由环境磨合,有人抗击一切,有人清明至死。

你喜欢的是一堆分子,是一次言行,是一截音调,是他的阅历,是他看过的书,他的思维,你看,说不清楚吧。

成年人的老成多虑很少出现在少年人身上,牙牙学语的婴儿不会玄幻的摆阵设伏。

而少年人的稚气,热血,也不会永垂不朽不毁不退,50岁的大龄不屑于天上的星星有多少颗这样实际无解的问题,严辞拒绝在毛绒绒的地毯上打滚这样的行为。

西利亚不妨说是,每一个顾盼的眼神,每一句出口的话语,每一圈落脑的深思,都是对100年前的他,253年前的他的ooc。

帝王似乎总多疑,军师大概总多计,然而没有一样的人生,是多样的,是十成在变的。

对于一切细小事物的处理又会有千千万万种选择,每一次重生,不可能活出一模一样的自己,因人而异,因路而异。

因时间而异。


评论(6)
热度(31)

© 落荒鹅逃 | Powered by LOFTER